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王范地先生因心脏衰竭于2017年12月8日上午9点51分去世,享年84岁。王范地先生是1989年“六四”镇压中遇难的北京月坛中学19岁高中学生王楠的父亲,28年来一直坚定不移地和群体一起走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寻求公平正义的道路上。
我看来,刘晓波之死是1989之后世界史上最重要的精神事件之一。刘晓波之死,也是一个巨大的痛苦象征,象征着崛起的中共专制政权对人类正义和良心的极大嘲讽,象征着西方对华绥靖政策的恶果和未来更大的威胁。在这个意义上,人们将越来越体会到刘晓波的死亡,乃是冷战结束之后人类精神史上的一个令人震撼的事件。
胡石根博学、敦厚和坚韧。在他的身上,融合了知识分子的谦和睿智和革命家的执着勇毅,在他知行合一推进民主的道路上,从未听到他“廉颇老矣”的慨叹,反而总透出少年才有的热忱。在709大抓捕中,胡石根获刑最重,当他满头白发站立在中共的法庭上慷慨陈词地“认罪”,我突然觉得这个国家这个民族亏欠他太多,为了每一个中国人都可以自由地有尊严地生活,他付出了自己的所有。
中共政权必然对普世价值采取一种骨子里的轻蔑,一种敌视的态度。要指望这种政权主动地走向自由民主的道路,那是相当的困难。所以,这对不仅是对中国人,也是对整个世界提出了非常严峻的挑战。可以说,目前世界面对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应对一个崛起的专制的中国。这个问题解决不好,不仅是对中国人,对整个世界都将是一个极大的灾难。
今年是天安门民主运动28周年,为了帮助经济困难的“六四”受难者,给他们家庭一个希望,“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颁发第八届“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
毛、邓、江、胡时期拆信件、偷邮包、偷钱的事太普遍了。现在是高科技时代,想去检查信件内容,根本无需去偷信,拆包裹。用那套仪器设备一照,信件内容一目了然,又何苦担着个下三滥的骂名呢?显然高科技是造福人类的,而习近平却是在继承并推动党的下三滥传统。所以也难怪为个十九大,习近平又是命令军警备战,又是要防止政变、兵变和暗杀。
香港司法当局,不顾民意反对,起诉了十几位雨伞革命领袖,史称双学三子的黄之锋、周永康、罗冠聪锒铛入狱,成为香港近代历史以来,第一批政治犯。如果他们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将是挪威的无上荣耀。我也真的看见了殉道者刘晓波的灵魂在这叁个年轻人身上复活,他们是我们的未来。
“豆瓣网”如此迅速地删帖,显然不是主动为之,而是中共宣传部门下达的命令。原因很简单,很多评论将《出租车司机》呈现的光州屠杀与二十八年前北京的“六四”屠杀相提并论,这正是中共最忌讳的言论禁区。当过和尚的朱元璋当上皇帝之后,不准所有人提及“光”和“秃”这样的字眼,共产党比朱元璋还要杯弓蛇影。
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强权的铁蹄下,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不管你是贩夫走卒,还是中产贵胄。整个全斗焕时代,韩国民众在反抗强权中完成了一个现代公民社会的自我构建过程,这是韩国最终走出传统宫廷历史的最重要一步。韩国成功转型,恐怕也更在潜意识里勾起了许多中国人无限的遐想和憧憬。中国“这个国家的人到底是怎样想的呢?”,说起这个就尴尬了。
“赵家人”明知不会有永久的执政党、明知共产主义专制党国已经被人类历史所淘汰、明知无论如何折腾都改变不了党国政权传不到红三代的命运,然而,他们仍然丧心病狂地残忍打压拥抱现代政治文明的温和人士,堵塞中国宪政转型的和平理性非暴力路径。

页面

订阅 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