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我无力挽住你生命的脚步,只得祈愿你放心地走吧,而且要一路走好!我会永远永远怀念你,我的好姐妹!
“八九”民运“天安门三君子”之一的余志坚先生于2017年3月30日在美国印第安纳州病逝。后数日,我们收到廖亦武先生惠寄的这篇旧作(他在2006年对余志坚先生的采访),及对余先生的悼词。为纪念余先生,我们重新发表廖亦武先生这篇采访,并表达我们的哀悼!余志坚先生千古!
亲爱的斯诺夫人!在尘世,十七年前您不顾年事已高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强权阻扰我们相见,然而,不久的将来,在天国,我终能可以与您自由相拥。
江苏苏州异议人士顾义民于9月9日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其律师要求会见被拒绝,其妻找丈夫被忽悠。有孕在身的妻子质问这到底是什么机密大案,办案人员为何见不得光,是否有人性。 顾义民案 今天是10月31日,顾义民已经失踪快两个月了,在这一个多月里我一直在寻找,苏州公安局去了好几次,电话打了好多个,听的最多的就是,“我不是办案人员,具体事情我不清楚,我会替你向上级反映的”但是他们的反映永远都是忽悠……记得上星期我打王天宇警官(警号:642410)电话(0512-65225661--21872)他说:上次你律师来时我们安排了会见,但是你律师走了。...
在这片国土上,天安门母亲群体得以自然形成,并不畏强权的高压,能坚持到今天,除了母亲们自身的努力之外,离不开海内外友人们的关爱与相助,在此,请朋友们接受我衷心的感谢。
7名维权人士在北京张宝成的家中举行纪念“六四”和声援郭飞雄、于世文的活动,结果赵常青、许彩虹、马新立、李蔚、梁太平、张宝成等6人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刑事拘留,关押在丰台看守所,李美青被以涉嫌“寻衅滋事”遭传唤后下落不明。律师已会见了张宝成和徐彩虹,但赵常青的律师被拒绝会见其当事人。徐彩虹5月31日凌晨1时被抓,至6月6日已被提审7次,其中一次提审时间长达16个半小时。 附1:哎乌(吴玉华):《因合影纪念64声援郭飞雄、于世文,五公民被刑拘》 附2:赵常青、张宝成、许彩虹、马新立的拘留通知书和李美青的传唤证影印件 因纪念六四, 6 人被刑拘, 1 人下落不明 京花 收集几位律师的跟踪报道,...
在“六四”镇压27周年之际,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的家被警方由六人三班倒站岗值班进行监控。他这一天在家绝食并静坐静思,以纪念“六四”死难同胞。他静思所得有三:六四给他的最大启示;八九民运失败的原因;中共为“六四”平反的两大障碍。他写的“今日晨话”被屏蔽,他说:当局这种下作手段、这种不自信只能使我们更自信:我们正确,你们错了! 今日晨话(之 36) 查建国 大家早上好,晚上好! 今天是“六四民运”27周年日。我家门口按例监控我。我一人在家绝食一天。在狱中和出狱后都为六四绝食过,仅以此祭奠六四死难同胞,并静坐静思。将今晨静思三点写如下。 一,六四对我最大启示是什么?我88年底从内蒙古辞职回京。...
何维凌是一个精力无穷的活动家。我对他某些曾经的政治观点不尽赞同,不过我认为他扮演的角色是必要的、有益的,而且扮演得相当好。对他的英年早逝,我深感哀痛。在“六四”27周年之际,我写下此文,表达我对他的思念与敬意。
“郑州十君子”之首于世文的妻子陈卫,得知丈夫为抗议法院对他的超期羁押而展开无限期绝食后,想告诉丈夫:“任重而道远,请保重身体,珍惜生命!” 背景资料: 于世文因组织“六四”公祭活动于2014年7月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 ” 正式逮捕 。2015年4月22日于世文接到起诉书,次日于世文 发表狱中感言 ,说因为为六四实质性做出了一点努力而遭到起诉感到很荣幸。 于世文在1989年的民主运动中,是广州支持天安门民运活动的发起人和组织者之一,“六四”镇压后,于世文被监禁一年零六个月。2014年2月,于世文和妻子陈卫及其他30多人在赵紫阳老家附近举行公祭赵紫阳、胡耀邦和“六四”死难者的活动,同年5月,...
中国政府对1989年民主运动所进行的“六四镇压”已经过去27个年头,随着“六四”难属们年岁已高并相继去世,国际社会的广泛和更有效的行动对支持难属的正义诉求愈发至关重要。 中国政府当年对手无寸铁的平民实施军事镇压导致许多人死亡,并拒绝承担责任,采取各种手段逃避惩罚。自1989年以来,当局不断试图歪曲和掩埋真相,强迫整个民族遗忘那段历史,让年轻一代对此毫无所知。当局不仅禁止公开举行“六四”纪念活动,还对那些私下进行纪念活动的民众予以拘留并进行刑事指控。 当局使用各种非法手段——绑架、恐吓、监视、限制行动自由、封锁通讯,试图阻断“六四”难属对死难亲人的记忆,破坏相互给予精神支持的难属群体的团结...

页面

订阅 六四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