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不会因为缺少一个谢长发而停止运转,但它的运转却是谢长发生命的全部意义所在。搬动山丘的蚂蚁们不会停下,终有一日,蚂蚁们会爬满整座山丘,然后告诉全世界:“我们不是蚂蚁,是真正的人!”
2018年的中国春节来得晚,2月15日是斯诺先生的忌日。这天上午,我在难友——病中的尹与尤陪同下,与往年一样,就在斯诺先生的忌日当天,来到北京大学未名湖畔,为斯诺先生扫墓。
北京市民王连禧在1989年的“六四”镇压中被判处死刑,因他是精神发育迟滞的患者才保住性命,但在狱中度过了18年。在坐牢期间,其家被拆,至今未得到任何补偿。今年2月初,王连禧因摔倒造成骨折而入住医院。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徐永海呼吁大家帮助、关心王连禧。 29年前的64死刑犯王连禧骨折手术住院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8年2月14日 王连禧是一个28年前的“(1989年新华社北京6月17日电)在北京发生的反革命暴乱期间进行打砸抢烧的严重刑事犯罪分子。放火犯……王连禧……等八名罪犯,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死刑犯。后因他是精神发育迟滞(智力低下)的患者,...
天安门母亲群体重要成员李雪文女士因病医治无效于2018年2月10日离世,享年90岁。李雪文女士的小儿子袁力在1989年六四惨案中遇难,时年29岁。
人们通常会认为当下由科技支撑的极权统治,达到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严密,任何异己都没有生长空间。是不是在这样的状况下,极权统治便没有了变化的可能,从此只能按照极权的逻辑发展?我认为不会的,有时极权体制内的一个很个别的环节,都有可能导致整体的崩坍。
基恩·夏普给我们留下了巨大的精神遗产。他的非暴力抗争思想对于正在展开非暴力抗争的中国人民具有极大的现实意义。同时也希望,通过对基恩·夏普的悼念,强化我们对非暴力抗争的信心,深化我们对非暴力抗争的原则与策略的领会。
20年弹指一挥间,当年的“案头”胡石根今又陷牢笼,当年的张纯珠、芮朝怀、高玉祥……这些市民们,他们自始至终未曾想过要去成为风潮中的角色,而是在风潮中和风潮后,为了良知和受害的人们尽一份单纯心力。但我相信,至少我们脚下的土地会记得每一位生灵。
早在微博时代,我就注意到了学文的存在,也已经发现了他不同于其他公知大V,对现实有一种真切的关注,而不是通过话语在表演。几年来,我能感受到,在日益严酷的现实面前,学文认知却越发深入,表达却越发清晰,意志却日趋坚定,而最终,在这么一个时代,学文用自己的行动,交出了自己的答卷:
今天,胡石根用他的孱弱之躯承担着民族的苦难,如果中国政府真如标榜的那样“尊重和保障人权”,如果写在宪法上的权利不再是愚弄欺骗的代名称,那么先从释放胡石根开始吧,给他自由,让他得以全面系统地检查治疗,以杜绝彭明、刘晓波、杨天水们的悲剧在胡石根的身上重演!
2018年1月13日,“天安门母亲群体”部分在京难属举行了辞旧岁、迎新春的聚会,共有四十名难属参加。与会难属为已经离世的50名难属默哀,并表示将始终不渝地坚持三项诉求:真相、赔偿、问责,直至正义的一天到来。

页面

订阅 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