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作者的丈夫唐荆陵一个月前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名刑事拘留。作者在文中详细讲述了丈夫长期以来所参与的各种维权活动,他所倡导和推动的“中国公民不合作运动”,以及他和家人因此所遭受的打压。唐荆陵的维权活动涵盖面广,涉及公民、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等,包括呼吁废除户籍隔离制度,反岐视(乙肝、残疾、妇女权益等)、以静思方式纪念六四、赎回选票行动等。唐荆陵的梦想:“那就是推动公民不合作运动,带来民主和自由的中国”。 我丈夫唐荆陵的自由民主梦 2014年6月16日 2014年5月16日,维权律师唐荆陵在家中被警察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名刑事拘留带走,并被抄家带走两台电脑、3部手机、1部照相机。...
低估的不守诚信 1989年中国的天安门大屠杀已经过去四分之一个世纪,它是促使世界各国政府将人权列入外交政策议程当中的事件之一。从那时起,外交官、活动人士、学者以及其他人已经在辩论支持尊重中国人权的最佳途径,尤其是考虑到中国政府在这一问题上毫不妥协,而现今中国日益增强的国际影响力和经济实力更坚定了中国的立场。在20世纪90年代,标准的外交工具包括将贸易与人权状况挂钩,迫使北京政府释放监狱中的犯人或流放海外,在联合国通过批评中国人权纪录的决议,并试图让中国官员参与到更为系统的关于人权的讨论当中。 但在随后的十多年, 随着中国政府威胁采取经济和外交手段打击报复的实力大大增强,...
2014年6月20日, 王清营 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羁押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当局在“六四”25周年前夕,抓捕了一批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5月16日,王清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 刑事拘留 ,关押于广州白云区看守所。王清营因签署《零八宪章》丢掉了在广东工业大学华立学院的教师工作。他与 唐荆陵 一同推动 “中国公民不合作运动”。
2014年6月20日, 唐荆陵 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正式逮捕,羁押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当局在“六四”25周年前夕,抓捕了一批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 5月16日,唐荆陵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 刑事拘留 ,关押于广州白云区看守所。唐荆陵是 《零八宪章》签署者;2006年发起了“中国公民不合作运动”。2005年因参与太石村罢免腐败官员事件,被吊销律师执照。
6月9日,张思之律师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高瑜,未获准,看守所却主动允许他会见了他的另一名当事人浦志强。本文即是张思之律师对关心浦案友人的情况通报,概括了浦志强的谈话要点和张律师对会见的感受。文中说,浦志强几乎天天被提审,有时长达10小时,腿有些肿,再这样下去,“身体会招架不住”;提审的内容宽泛,就“案情”而言,目前的发展对当事人非常不利。张律师提醒友人要有思想上的准备——硬整个“数罪并罚”,何其恐怖?!浦志强5月3日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六四纪念研讨会”,5月5日被抄家,5月6日被刑事拘留,6月13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正式逮捕。 报关心浦案友人书 张思之...
本期《中国人权论坛》关注“六四”镇压25周年后中国大陆和香港面临的主要人权问题和挑战。
龚纪芳,女,1970年4月14日生,上海人,家庭所在地内蒙古包头市,生前是北京商学院企业管理专业一年级学生。 1989年6月4日凌晨从天安门撤至六部口的时候,左上臂中弹(炸子)倒地,因毒瓦斯中毒造成昏迷,送北京市急救中心,抢救无效死亡,年仅19岁。死亡证明书上载明:死因主要是由毒瓦斯造成肺部糜烂。 我们很早就知道有一位女大学生——龚纪芳遇难,但是她家一直拒绝我们了解和探访。今年正好去看望外地难属,便有机会前去她家看望她的父母。 2013年10月7日我们到达包头后,由难友与龚纪芳父母联系,10月8日在征得龚纪芳的母亲同意后,我们到她家探望。见面后大家都很激动,毕竟是同命相连的难友,...
李评,男,1967年生,辽宁丹东凤城人,生前是北京首都师范学院政教系三年级大学生,一位优秀的学生会干部。 6月3日晚左面颊中弹,6月4日凌晨抢救无效死亡,年仅23岁。 1989年6月3日李评和同学们得知下周准备复课,晚上和几个同学在校门口拦了一辆卡车,想最后去天安门看一看。但是卡车还没有到木樨地就无法前行,因为成千上万的北京市民聚集在长安大街。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于是大家下车步行向东走;此时戒严部队向群众开枪扫射,李评左面颊中弹。他被同学送到北京复兴医院抢救,因伤势严重,4日凌晨抢救无效死亡。他的尸体存放在复兴医院太平间,后来由学校领回,存放到首都师范学院附近一个小医院。...
任文联,男,家在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1970年生,遇难前是北京科技大学采矿系一年级大学生。 1989年6月4日凌晨在长安街六部口头部中弹,一只胳臂被轧断,左胸腔被轧扁,因伤势过重在北京积水潭医院死亡,年仅19岁。 2013年10月3日我们乘火车去巴彦淖尔市,经过14个小时的旅程,于次日凌晨3点40分到达临河。任文联的弟弟热情地接待了我们。 任文联的父亲任金宝,今年75岁,一位善良朴实、性格豁达的老人。他有6个子女,老伴已去世多年,大女儿、二女儿在老家务农,三女儿在中学当老师,四女儿患脑瘤于2013年病故。大儿子任文联是学习最好、最有前途、能考上北京的大学生,他是全家人的骄傲和希望。...
( 十一 )( 十二 )( 十三 ) 连儿牺牲之后,一些与我们不甚熟悉的朋友曾劝慰我们:“想开些吧!好在连儿还有哥哥和姐姐呢!”是的,从表面看来,我们是个多子女的家庭,三个子女中连儿最小,哥哥姐姐均已成年。哥哥在北工大攻读博士学位,姐姐已大学毕业,在中央电视台的梅地亚传媒中心当会计。平日里每逢节庆假日就是家庭聚会之时,此时的连儿最开心了,哥哥带着女友,姐夫陪着姐姐回家,欢聚一桌,其乐融融,好不热闹的一大家子。 可是,谙知我家内情的朋友都清楚,失去连儿,对我们两人意味着什么! 我们是个重新组合的家庭。我的前夫于1967年去世,留下一子,在“文革”中我遭劫难的日子里,我们母子相依为命。...

页面

订阅 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