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律师

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对许志永的起诉书显示,要求“教育平权”和“财产公示”居然是构成指控新公民运动创办者许志永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的要件。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 起诉书 京一分检刑诉[2013]306号 被告人许志永,男,1973年3月2日出生于河南省民权县,汉族,身份号码:620102197303025316,研究生文化,北京邮电大学讲师……因涉嫌犯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于2013年7月16日被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安全保卫分局刑事拘留,经本院批准,于同年8月22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逮捕。 本案由北京市公安局侦查终结,以被告人许志永涉嫌犯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
中国人权 从消息来源及目击者发布的微博获悉,江西新余市渝水区法院今天继续开庭审理刘萍等3人案件,在法院外发生了对被告律师和家属的口头谩骂和肢体攻击。 今年初,刘萍、魏忠平、李思华等人公开举牌示威,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结束腐败。他们 3人被当局以“非法集会”罪起诉,刘萍和魏忠平还被追加了“ 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两项罪名的指控。该案于 10月28日第一次开庭审理,并于昨天(12月3日)再次开庭;今天的庭审仍未有结果, 将在明天(12月5日)继续审理。 6位辩护律师之一的 浦志强 律师在微博上说:“两百来位工人模样的群众,诅咒我‘流氓律师’、‘汉奸律师’、‘卖国律师’...
132位律师发表"关于张军律师拒绝违法安检竟被非法拘留"的声明。签名律师中包括许多中国最活跃的维权律师。声明抗议11月27日张军律师在湖北省武汉市地方法院遭安全检查人员“动粗”。当时张军前往法院立案,他拒绝违法安检。事件发生后,他被拘留。 律师声明引用省级法院评论以及最高法院发布的规则,都明文规定对律师进出法院免于安全检查。 律师声明说,虽然已经有这些规定,但在地方法院违法对律师进行安检已呈常态。声明要求最高法院出面制止地方法院的这种做法。 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关于张军律师拒绝违法安检竟被非法拘留"的声明 11月27日晚,各方面陆续传来信息:“今天上午11时许,...
286位包括律师在内的中国各地公民签署了这份呼吁书,敦促司法部和各地司法局恢复包括唐吉田在内的38位律师的执业权,保证他们不受干扰地执业。呼吁书说:“我们这个社会需要更多的良心律师为弱势群体代言、不畏强权依法执业,捍卫人权坚守良知与正义。”这一签名活动将持续到2013年10月30日。
刘卫国律师在这封他明知收信人不会收到的信中,告诉他的委托人,他被拒绝见他,还被当局抓捕,他要求当局公开有关信息,但至今未果。他感到愤怒:中国的法律在强权面前的脆弱,以致律师会见委托人、委托人会见自己辩护律师的双重权利,一直处于持续被侵害中。
许志永的律师刘卫国发表两封公开信,指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和北京第三看守所非法阻碍他会见其委托人、被拘留的维权人士许志永。两封公开信注明日期为7月21日,发表在 刘卫国的网站 上。(两封公开信全文附后)
【要求官员财产公开】这10位律师分别是因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而被以“非法集会”刑事拘留的赵常青、丁家喜、袁冬等人的辩护律师(参见 中国人权 新闻稿《 赵常青等7人因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被刑拘 》)。10名律师在给北京市公安局的信中列举法律条款,证明他们当事人的做法“完全不构成犯罪”,并以宪法为据,指出要求官员公示财产属言论自由范畴,因此他们认为,丁家喜、赵常青等7人都是无罪的,当局应依法撤销案件,释放被羁押的当事人。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就当局对北京的维权人士赵常青和律师丁家喜刑事拘留发表声明,指出当局这样做只会让不稳定的社会更加动荡,让更多正义的维权律师勇敢地站出来。声明呼吁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赵常青和丁家喜。
【律师被打】4月12日,四位北京维权律师在东北大连准备在当日开庭审理的一宗指控13个法轮功学员犯“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案件中为被告进行辩护,因法院临时决定取消开庭,四位律师前往法庭索要“不开庭通知”。在法院门口,梁小军律师和王全章律师被盘查并被禁止用手机发微博,而程海律师和韩志广律师则与其他围观人士一起被强行驾到在一旁等候的大巴车,程海律师被打,手机和公文包被强行拿走,后被带到大连市委团校强行搜身。
【律师遭“非人道待遇”案】湖南湘军律师所律师蔡瑛日前从被羁押的地方秘密传送出求救信,透露自己被以“监视居住”为名,从今年7月30日至今变相羁押在湖南省沅江市纪委的双规审讯场所,受尽各种非人道待遇、生不如死。家人也向外发出求救信,称蔡瑛是因为被检察人员报复。侦查机关并无证据但希望罗列行贿、伪证、诈骗等多个罪名“搞死”蔡瑛。蔡瑛所在的律师所向长沙市司法局和律师协会报告求助,称蔡瑛被羁押没有依法通知家属和所在单位,也没有律师能够获得会见。

页面

订阅 律师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