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制度

作者在文中列举了上海居民陆立明、陈宝良、谢穗好、韩忠明、浦美英、顾建国和葛开英因房屋遭非法强拆而被迫走上上访维权路的遭遇。他们虽曾屡屡遭威胁、被非法关押、被殴打、被行政拘留、被判刑,甚至被关精神病院,但依然在2018年“两会”召开之时前往北京,要向当局和世界昭告公民之心的存在。他们目前均被截访后押回上海关押,并与外界失去联系。作者说,还有很多维权者的遭遇更为险恶。 上海维权者频遭虐治,人代会再成刃民会 马亚莲 年年会相似,场场人相近。寄望好新政,梦碎人代会! 2018年春节期间,十三届全国人大尚未召开,各地重拳缉拿、整治维权冤民或花钱买稳的各项措施就全面落实。霓虹闪烁、权贵集中的上海,...
就生命力而言,《大宪章》已有漫长的过去,可以相信,它将有更加久远的未来。《大宪章》,从发端于英国的自由传统,传承为美国的自由传统,同时在扩展为是人类自由的大传统。
“这次修宪对中国作为一个国家来说具有破坏性,是历史的倒退。修宪并没有如官媒《人民日报》所宣传的那样‘为民族复兴提供有力宪法保障’,而是将中国推向了一个危险的未来”,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表示,“取消任期限制,等于忘记了毛泽东时代的痛苦教训,让中国人民再次由于不受制约的权力集中在一人手中而遭受巨大的痛苦、摧残迫害和国家灾难。”
在法治基础上完善对私有财产的保护,保障人们的安全感。这些年资金外流中的一个重要趋势,就是中产阶层甚至一般民众加入了这个过程。无论是富人的资本外流,还是中产阶层包括一般民众的资金外流,都与财富的不安全感有直接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些动辄打打杀杀的狭隘民族主义言论就是很值得警惕的,因为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没有吓住别人,反倒造成了国内民众的不安。
3月11日,中国立法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近乎全票通过了21条修改宪法草案。其中最重要的是取消了国家主席和副主席连任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第79条),并把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地位由序言部分写入正文(第1条)。这一修改使习近平可以成为终身主席并拥有不受限制的权力,并且在宪法上强化了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的绝对统治。(无记名投票2,958票赞成,2票反对,3票弃权,1票无效。) “这次修宪对中国作为一个国家来说具有破坏性,是历史的倒退。修宪并没有如官媒《人民日报》所宣传的那样‘为民族复兴提供有力宪法保障’,而是将中国推向了一个危险的未来”,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表示:“取消任期限制,...
现代法制是以公民的权利、自由,以社会的相对独立为基本的精神取向的。而这次(修宪)的取向是完全相反的,事实上是违背现代的法制精神的,是以个人意志、以党的意志为转移。这有可能会扼杀民族的活力、生命力,扼杀它的精神,它的自由。这是非常令人担心的一件事。
虽然现在的世界潮流显示民主体制有功能障碍,“但长期而言,专制体制更危险,不受制约的最高领导人迟早会犯大错”。“我仍然相信没有完美的政治体系,它们都会犯错误。但长期来说专制体系更危险,因为最高领导者没有挑战,他迟早会犯下一些巨大错误。”
李律师就这么走了,离开了自己的亲人,离开了自己热爱的事业,离开了和他共事的同行,也离开了需要他服务的民众。。。或许他太累了,需要静静地休息;或许他还有许多工作未结;或许他还想贡献更多力量。。。一切一切都无需多言:相信他会在天国默默地注视着自己眷恋的神州大地能逢凶化吉,那时他定将露出特有的微笑。
今年这个狗年不是一般的狗年,而是六十年循环轮回的戊戌年。回望之前最近两个戊戌年: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了,中国走了大弯路;1958年,大跃进,又失败了,中国再次走了大弯路。这一个戊戌年,中国是不是能有“狗屎运”否极泰来?
终审法院关于公民抗命的最新论述,对香港民主抗争的影响是深远的,不过为公民抗命所设下的条件是非常严格的。对于抗争者来说,这必然会增加进行公民抗命的难度,但也不表示以后不能继续进行非暴力的公民抗命,只是抗争者要更有创意及有策略,才能既符合公民抗命的严格条件,亦可透过行动向公众展示法律或现有制度的不公义。

页面

订阅 法律制度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