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历史钩沉

他究竟是个“卧底”,还是个地道的反革命,已经不重要,但可以确定,他是那个惨无人道的年代的产物。那时,在对毛泽东的个人绝对崇拜统治下,人们都成为党的驯服工具,因此都争先恐后地献身革命。即使像董麻子,也活在一张假面孔下,成为暴政的附庸。而且,五十年来,无论是统治者还是臣民都没有质的变化。
1968年,这里与广西其它地方一样,却发生了一场反人类的大屠杀,一个面积不大(1540平方千米)的小县,当年的人口仅十多万人,据官方在1980年代“文革处遗”时的统计,就有近三百人惨遭杀害,且杀人手段极端残忍,枪杀、棒杀、石头砸死、用刀捅死——等等无奇不有,更有把被害者人头割下挂在电线杆上示众,令人惨不忍睹。
如果说,文化大革命是人的劣根性的大暴露、大检阅,那么在文化大革命之前的漫长岁月里,我们的社会环境和体制缺陷不是在天天培育和滋生着这种劣根性吗?国民素质的高低受许多因素影响,其中社会环境和体制是重要因素,所以,只有进一步全面深化政治体制、经济体制、社会体制改革,在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才能提高全民素质,也才能从根本上避免旧体制的复归和文化大革命悲剧的重演。
当一个政权把你教育得使你不会对它的正确性有任何怀疑的可能时,你便开始怀疑起你自己。你被抓了,你根本没有想过抓错了,而是竭尽全力从心的角角落落翻出“反动思想”,从生活的饮食起居各个方面搜寻出“犯罪的事实”,以证明他们把你抓对了。
苦难之后,父亲仍有选择快乐的能力,而我的母亲在颂圣,原罪,一轮紧似一轮的阶级斗争中,终于无路可退,精神崩溃。苦难之后,她失去了选择快乐的能力,成为那个时代的活祭。我的父辈啊!
那时代,成百上千万的地主及其子孙,有的一夜之间便成了冤魂,而活下来的也因此生不如死,成了永远的阶级敌人,永世不得翻身。我想,苦难者和失败者必须言说,有言说才可能进入历史,让后人不至重蹈覆辙——这是一个写作者对暴政的反抗和对自由的基本渴望。
六四被残酷血腥的镇压之后,虽然少有直接抓捕家属,但是每一个遇难者家属,流亡者的家属,残疾者的家属,做监者的家属都经历了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和煎熬。
我忽见有条“金珠鳞”的鱼鳃似在煽动,还有气息,便心痛地想扑上去要救它,但一只红卫兵的脚,猛地踏了上去,并用脚尖狠狠地一碾,血淋淋的鱼肠子飞溅四处。那一刻,我一个完整的童真世界霍然崩裂了。
中国文革期间走在极权的路上又对极权不满,冒出了一个超极权的路,这是错上加错。
当前中国一切社会矛盾和弊端的根源在于一党专权的政治体制,而毛是这一体制的政治图腾。毛的政治遗产是中国社会转型成为宪政民主国家最大的障碍。如果不能从政治体制、意识形态领域,乃至精神文化层面全方位祛除毛的魔咒,让全体国人知道文革历史的真相,中国就永远摆脱不了血腥、暴戾、恐惧的宿命,进入现代文明国家的行列。

页面

订阅 历史钩沉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