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人士

如特别报告员所强调的,江天勇是从事那种工作的核心人物,这有助于稳定,而不是与维稳相冲突(第75段)。成员国必须要求释放江天勇和其他因维权工作而遭受惩罚的人,抵制将合法行使受中国和国际法保护的权利定罪的行径。国家主权不能被合法地用来攻击联合国专家的独立性,及破坏既定的实况调查团的职权。
江天勇的妻子惊闻江天勇解聘两位辩护律师的声明,不相信这是江天勇的真实意思。她推定,江天勇在被指定监视居住六个月届满之时签署解聘辩护律师的声明,是酷刑之下的产物,并特此声明:家属有权聘请律师,非见到其本人确认,解聘声明无效;两位律师受家属委托,继续工作直至江天勇被释放。 江天勇是在去年11月中旬探望“709”案件被捕律师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及陪同她与谢阳的辩护律师到长沙看守所了解谢阳的会见事宜后,于11月21日晚在上火车准备回京时失联的;12月17日中国媒体报道称,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冒用他人身份证以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遭到警方逮捕。 关于江天勇被胁迫辞去辩护律师的严正声明...
河南省鹤壁市浚县看守所在押人员赵现中于2017年4月18日心脏病发不治身亡,其后家属获知,在赵现中22个月的关押期间,他因心脏病发曾三次被送往医院急救,医院建议住院治疗及完善相关检查,但看守所随行人员强行将他带回,赵现中未能做任何心脏病的基本检查和治疗。家属请求公安部门就看守所人员的失职渎职行为进行调查,但浚县公安局给出了赵现中属于正常死亡范围的书面报告,仅以口头形式告知家属浚县看守所不负有任何形式的责任。家属向浚县检察院提出了复议,检察院2017年5月9日表示,根据“相关规定”将于60日之内出具对于“赵现中是否属于正常死亡”的复议报告,而非家属最初提出的“看守所是否存在失职渎职行为”...
2017年3月26日(2017年4月4日寄出) 在美中两国举行首脑会晤前夕,“709”大抓捕案中被捕律师李和平、王全璋、江天勇的妻子联合发出第四封致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公开信,信中列举了由于公安的不作为而导致“辱母杀人案”的发生,以及“709”案被捕律师及其家人遭受公安各种迫害的事实,指出中国公安的首要职能已经不再是保护公共安全,而是把一切官方认定的敌人打击消灭掉。她们盼望特朗普总统向中国政府提出要求,释放“709”案中被酷刑折磨的无辜的人权律师。 第四封信: 709家属致川普总统 尊敬的总统先生: 近日中国网络上沸沸扬扬在传播一个案件的判决书,所涉及的案件是一年前,...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709”案被捕律师谢阳、李和平、李春富及维权人士吴淦等人在被羁押期间遭受殴打、被强迫服用不明药物、剥夺睡眠、被滥用戒具等严重侵犯基本人权的情形相继曝光,就此,80多位中国律师和维权人士致信全国人大常委会,要求依照宪法的规定立即成立特别问题调查委员会,就“709”系列案件存在的酷刑问题以及其他违法犯罪问题进行独立调查,并向全国人民公开调查结论,及依法追究相关违法或犯罪人员的法律责任。该信开放签名,联署邮箱: 871210035@qq.com 。 关于要求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查明“ 709”系列案件办理过程中有关酷刑问题的建议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自2015年7月9日以来,...
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于2015年10月5日在浦东机场被限制出境,边检警察称因其“出境后可能危害国家安全”,据说是与709律师案有关。今年2月20日冯正虎再次获得日本签证,准备去日本探亲旅游,购买了3月3日赴日的往返飞机票。这次,他事先通知上海市公安局国保警察,但他们也不清楚冯正虎是否能出国,因2015年10月5日被限制出境的禁令来自北京;他们提议冯正虎改期,避免在敏感日子(两会期间)发生限制出境的尴尬事件,冯正虎接受建议,将赴日日期改为5月15日。在时隔一年半后,不知限制其出境的禁令是否已撤销,特此,冯正虎于4月16日向中国公安部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要求公开其被限制出境的期限(...
5月8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扰乱法庭秩序起诉的“709”人权律师谢阳案在长沙市中级法院进行所谓的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谢阳在法庭上承认被指控的犯罪事实“属实”,并称未受到刑讯逼供,更没有受到过酷刑,等等。其妻为此发表声明,谴责当局的各种不法行为,并断定谢阳是因受到了非人的酷刑折磨,为了求生存,才屈膝于公权力的。谢阳曾在2017年1月13日委托律师发表声明,称他若认罪,那不是他的意思的真实表达,而是因为持续酷刑折磨所致。 陈桂秋关于谢阳案开庭审理的谴责声明 我极其气愤地看完了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所谓公开开庭,谢阳对指控的犯罪事实“属实”、否认刑讯逼供、并声称“他们完全保障了谢阳的权利”。...
3月31日宣判后,律师于4月6日上午第一次会见了苏昌兰。苏昌兰告诉律师,虽然她对判决有所预料,但判决后还是感到气愤难平,认为她因参与本村的万亩土地维权先失去工作,再遭判罪完全是打击报复。律师和苏昌兰交流了二审聘请辩护律师的意见,并于当日下午向佛山中院提交了上诉状和要广东省高院公开开庭审理二审的要求书。 苏昌兰的丈夫、哥哥和婆婆在她被宣判后不久即与外界失去联系,直至律师与她会见时仍然没有消息,苏昌兰对此感到非常吃惊。 判决后第一次会见苏昌兰 吴魁明 2017年4月9日 3.31宣判后,4.6上午律师第一次会见了苏昌兰。说到判决,苏昌兰虽然有所预料,但判决后还是感到气愤难平。...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几天前花4万元租下一处房子,接着就受到中介和房东等人的骚扰,并被要求搬家,称这个房子是公房不准出租,而她租房时中介说是私房。4月15日晚,一群年轻壮汉闯进她的出租房,把她丈夫和女儿拖走,她也被女假房东及其儿子等人拖走。他们被囚禁两个多小时后,扔到德胜门附近。倪玉兰因为拆迁维权,从一个原本身体健康、充满活力、工作条件优越、生活充满阳光的公司法律顾问变为一个无住所、无工作、行走不便、屡次入狱的残疾人。 维权人倪玉兰被强行拖出已付 4万的出租房 (北京)徐永海 2017年4月16日 倪玉兰电话:18910171015 董继勤电话:132 4028 7061...

页面

订阅 维权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