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治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之际,年过八旬的北京老太太王秀英发表致习近平的公开信,指出“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权是悖论”。公开信说,战争年代军队绝对服从党的领导是特殊环境所致,建政后,特别是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之后,这种提法有悖于《宪法》。公开信提醒习近平尽快将中国共产党到民政部登记注册,让其成为一个合法组织。 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权是悖论 ——八旬老人再次公开致信习近平 我亲爱的朋友习近平先生:您好! 我叫王秀英,我是一个年过八旬的北京老太太,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之际,我要对您,对您这个有着几百万军人的最高统帅,谈谈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关系问题,...
因在网上发表言论,称毛泽东为“毛贼”、习近平为“包子”等而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2年的山东招远市网民王江峰,在其一审判决生效之日,收到法院《再审决定书》。“决定书”称法院院长发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故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启动再审程序,对案件进行重新审理。但是,担任本案再审审判长的招远法院副院长王春东却要求王江峰写认罪书及不再上访,并指派社会刑满释放人员王某某参与提审王江峰,要求王江峰“认罪”、“不委托律师”、“不上诉”、“不上访”;如果王江峰满足了这四条要求,就可以在再审审理时,将原审的两年刑期减为一年。为此,王江峰向招远市检察院提起对王春东的刑事控告,要求对王春东滥用职权进行刑事调查,...
余文生律师向北京市检察院发出刑事控告状,要求依法追究北京市司法局局长苗林等人利用年审换证滥用职权打压律师的责任。控告状指,苗林自2016年11月担任北京市司法局局长后,继续打压人权律师;在2017年5月北京律师进入非法年审(年度考核)月后,苗林及属下更是利用官权配合中国各级公检法看守所等强权单位,不给一些律师事务所年审、不给一些律师盖年审备案章,以限制律师正常执业;余文生的律师执业证被以换发新律师执业证为名非法扣押。 余文生律师是“709”案被捕、至今仍被关押的王全璋律师的辩护人。 刑事控告状 控告人:余文生,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政达路2号CRD银座712室,...
习中央应该懂得:“两制”高于“一国”。如果主权在党或主权在中央政府,那么,香港或自治的地方没有任何主权可言;但如果主权在民,并有高度自治的历史声明与法定承诺,那么,两制或遵守地方自治的政制,中央政府不得突破与改变。
刘晓波身罹重病。坐牢8年多,才被通知已到肝癌晚期。这到底是评价中国当前医疗水平的可靠根据,还是有关当局有意草菅人命的实际结果?我只知道人命关天。救命更急于救火,一天,甚至一个小时,也耽误不得!这才是当务之急!
我们现在能够做的事情,我看就是再重新读一遍刘晓波先生的《08宪章》,想一想我们自己应该怎么办。我看大家都这样做,对刘晓波先生也是一种安慰,也是一种帮助,也是一种支持!
之所以没有律师就没有宪政,其实道理很简单。你能想象民法可以没有民法律师就能得到实施吗?刑法是否能没有律师而得到实施呢?如果一般的法没有律师就得不到实施,也就是说有法律而无法治,那么宪法为什么会例外呢?没有律师,宪法也同样得不到实施。
惊闻王全璋律师有了官派律师,我们不禁怒火中烧。啥叫官派律师?用某律师的话说:就叫“官驭律师”或者“官奴律师”。用高律师的话讲,是人格太监者。
像我们这样的家庭有千千万万,可悲剧的制造者只有一个,那就是共产党的政府。前几天我看到中国著名人权律师谢阳夫人不堪当局的野蛮迫害而带着两个幼小的孩子偷渡至泰国的消息,心里感到一种刺痛。作为曾经的偷渡逃亡人,我明白这样的家庭会经历怎样的人间悲惨经验……
如特别报告员所强调的,江天勇是从事那种工作的核心人物,这有助于稳定,而不是与维稳相冲突(第75段)。成员国必须要求释放江天勇和其他因维权工作而遭受惩罚的人,抵制将合法行使受中国和国际法保护的权利定罪的行径。国家主权不能被合法地用来攻击联合国专家的独立性,及破坏既定的实况调查团的职权。

页面

订阅 法治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