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曾节明:追忆彭明先生

2016年12月09日

11月29日,遭中共判处无期徒刑的彭明,莫名地死在湖北咸宁的监狱中。一周以来,我的心压抑着,心底是深深的悲哀。

彭明是我最崇拜的民运人士,但我与彭明只有一面之缘。

中国桂林,1997年十月份的一个秋意初起的傍晚,我和一个要好的中学同学,预备一起观看当晚中国队客场战伊朗的世界杯足球预选赛,因时间尚早,就陪这位同学乘摩托车去了一趟南门桥附近的桃园大厦。

那时这位同学对传销兴趣浓厚,要去桃园大厦看看“老鼠会”(传销者发展下线的聚会和讲座)。不知为什么,当晚找不见那个传销会,却见桃园大厦的舞厅几乎挤满了人,一个洪亮的声音在荡漾,却又不像是讲课。

入场是免费的。我那时才24岁,在桂林电视台当记者,对社会政治方面的问题,充满了好奇心,就挤进去看。

只见一个四十岁左右、中等身材的男人在演讲:黑色西裤、浅色衬衣、打着蓝黑花色领带;其人一表人才,天庭饱满、头发浓密、前额宽阔、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竟如费翔一般光彩照人。

此人演讲不用稿,只见他口操略带湖南或湖北口音的普通话,讲得十分流畅,时而如数家珍,时而引经据典,时而慷慨激昂,抑扬顿挫,挥洒自如——我在大学课堂上,都从没见过这般精彩的讲话。他正在演讲“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发展战略”。

与大学教授不同的是,眼前的这个人全无学究的酸腐之气和揉捻概念术语的矫揉造作,他用的是读报人都听得懂的通用语,却敏捷地切中问题的要害。

他讲“战略”却不尚空谈,处处对应着社会实际;他所揭示的中国社会弊病,处处闪耀着其独到的眼光,有的就是生动的现实。虽然他当时不可能点名直指共产党专制的问题,而只能打“擦边球”,但是已然令人耳目一新,深有共鸣。他讲的这些,都是我在课堂、报纸、电视上听不到、看不到的。

当晚这个人的演讲,听得我耳目一新、心驰神往,但是那个同学却不耐烦了——他是那种一心渴盼发财,对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兴趣了了的人。他再三催促我:球赛快开赛了!最终我只得恋恋不舍地离去。

后来我才从新闻口的人得知,那个如费翔般神采的人,名叫彭明,是北京“中国发展经济战略研究所”的所长;这个所头衔很大,但只是一个挂靠社科院的“民间组织”,彭从香港的某基金会搞到了一笔钱,目前正在全国跑——来桂林是推销他正在筹建的一个什么“联合会”(指“中国发展联合会”)。

我得知后即申请采访彭明,遭拒,新闻部副主任说:这种人来路不明,且涉及的是敏感的社会政治问题,又没有接到市委宣传部的采访任务,不能轻举妄动!

等到第三天我私自想去结交彭明的时候,彭明已经离开桂林了。没有在当晚结交如此卓越的一个人,是我毕生的遗憾。

党管新闻、不能报道社会真实的压抑,令我早已厌倦了共产党,在“邓南巡”后那个全民躁动、政治冷漠的年代,好不容易通过彭明开启的这扇窗子呼吸到一点思想的新鲜空气,窗子却很快被堵死了。

大概在1998年秋,当我打算报名参加彭明创建的“中发联”之时,却得知,“中发联”是“非法组织”,已经取缔了!彭明其人也不知所终。

2000年,我在桂林一位异议的大学计算机教师的介绍下,开始通过电邮订阅李洪宽的《大参考》。2001年夏天,突然看到了彭明的消息:“中发联”被取缔后,彭明因“被嫖娼”而劳教两年半,出狱后已逃到泰国。《大参考》并整版登出彭明在泰国亲笔撰写的长文《民主工程》,系统地论述了颠覆中共专制的方法,其独具慧眼地指出了:

一、民运组织“不民主”是一个伪问题,结束中共专制后“民主”与否才有意义,民运组织必须比中共更有效率,才能够战胜中共;二、对付中共,单纯和平理性的道路走不通,必须走红(暴力)、蓝(八九式民运)、绿(和平理性)相结合的道路。

那个挥汗如雨的仲夏晚上,《民主工程》读得我几乎废寝忘食,第二天又打印出来,给关系好的同事、甚至给某个领导看。

我记忆犹新的是:该领导在家中接过《民主工程》,大吃一惊,先是如饥似渴地猛读起来,好一阵子后,变作大汗淋漓,面如土色地训斥我:你小子真是没经过“文革”,不懂得共产党的厉害!这种东西你赶快烧掉,这是要坐牢杀头的东西呀!

我当时很看不惯这位领导的庸俗和懦弱,现在想起来我的确是不知死活——初生牛犊不怕虎。我也感谢这位领导,他要是背后举报我的话,我早就栽了。

由此也可见,彭明思想对中共的杀伤力。

当年秋,我因为帮助电视台的某位法轮功女主持人上网,兼给《大参考》写文章,遭刑事拘留,记者工作被剥夺。出狱后,我彻底变成了一个反对派,并通过电子邮件,与当时已移居美国的彭明,进行了几次交流。当时彭明的电邮地址遭封锁,电邮发不过去,我就通过一个在美国留学的朋友转寄彭明:先把信发给留学生朋友,再由朋友转发彭明。

像我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联系反对派的名人们,基本上就是石沉大海,没有回复,尤其是前“六四”领袖们;那时只有两个人回了我的信,一是陈泱潮,另一个就是彭明。

彭明每次都亲笔给我复信,简明扼要地答复我的问题,如果他忙,就会以这样的惯用语回答:“XX先生,你很聪明,你提出的建议我会详加考虑。——彭明”

记得大概在2004年春天,我向彭明兄提出:你创建的“联邦政府”没有经过民运各政党组织的选举,是否有合法性的问题?

彭明在电邮中循循善诱:XX先生,你提的问题很好,但你太年轻,缺乏社会经验……一个政府,合不合法,最重要的是它为不为民做事,即便是选举出来的政府,如果成天吵架做不成事,那它就是一个窝囊废,它跟非法有什么两样?现在海外这些因为选举吵成一锅粥的民运政党,就是这样的窝囊废……再说,现在我们没有搞选举的资源和条件,现在搞选举,民运各派肯定吵得什么事都做不了,什么都成立不了……不管政府是怎样成立的,只要它为老百姓做事,它的合法性就自然产生了!

彭明又发给我一则前“六四”某些领袖的新闻发布会照片,不屑地说:你看看这些人,都只会说说而已!

彭明看问题的独到的着眼点,使我茅塞顿开,大为叹服,我虽然不完全同意他对前“六四”领袖的评价,但觉得深有道理。每次听他的指点,都有前景豁然开朗、浑身充满力量的感觉——或许这就是魅力型领袖与众不同的地方。

彭明有不择手段的特点,但却非常讲义气。2003年,奉彭明之命,潜入北京,预备在天安门广场放气球、撒传单的新西兰华人孙刚被捕,被以“恐怖”罪判刑五年。彭明在孙刚入狱后,一直经济资助孙刚的家人,直至自己在缅甸被抓。

我那时已暗中立志,今后若是出国,非彭明的组织不参加。

然而做梦都没想到的是,这竟是我与彭明此生的最后一次交流,2004年六月份,赫然在博讯网上读到一则消息:彭明在缅甸被捕了,已移交给中共当局!

这则消息,对我不啻是晴天霹雳!

彭明缺点很多,有厚黑的一面,但这厚黑的一面,却是用在反对中共专制上,能够完全否定之吗?叶利钦也有厚黑的一面,但叶利钦却埋葬了苏共极权。彭明可能算不得君子,可他却是一个大写的人,绝对称得上豪杰!

彭明是天生的、不可替代的魅力型领袖,他的缺失令人空空荡荡。五年前,我抵达美国,但彭明却久已不在了,我感觉空空荡荡;五年后,彭明莫名地去世了,我更想起了崔颢的《登黄鹤楼》: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愿彭明兄的在天之灵,祝佑去中共专制早日成功。

2016.12.04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98期  2016年12月9日—12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