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长平:重建西单民主墙(图)

2018年12月07日


在天安门广场附近巡逻的武警

1978年,作为一个开始学习写作文的小学三年级学生,我对一位上初中的表哥充满了崇拜之情。我偷看他的作文,篇篇都能背下来。那些作文差不多都是这样写的:“让我们豪情满怀,展翅高飞,奔向二○○○年,为实现四个现代化作出贡献!”在漆黑的夜晚,我常常吟诵着这些诗一般的句子,畅想着祖国阳光明媚的未来。

仿佛一夜之间,“实现四个现代化”取代“千万不忘阶级斗争”刷满了墙壁。这让人以为,它是邓小平时代出现的新口号。邓小平自己也曾这样讲:“对我们这个集体,人民基本上是满意的,主要是因为我们搞了改革开放,提出了四个现代化的路线……”

事实上,毛泽东早在五十年代就作出了这样的规划。1957年2月,毛泽东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讲话中说:“将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具有现代工业、现代农业、现代科学文化的社会主义国家。”两年后,他有将其完整描述为“工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科学文化现代化,现在要加上国防现代化”。

对此可以有两种解读:一是,毛泽东虽然提出了目标,但没有付诸行动,邓小平推陈出新,落到实处;二是,中共的政治口号是一回事,政策方针是一回事,政策方针的执行又是另外一回事--按照中共早期的政治口号,中国早就实现民主了。


如今的西单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当年的民主墙早已不见踪迹

被重新粉饰的历史装点了我的少年梦想。粗糙的泥墙上白色的大字“实现四个现代化”至今仍历历在目。然而,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在所谓“改革开放”的巨轮高歌启航的同时,中国真正的希望正在“希望的田野上”被绞杀,那就是以北京西单民主墙为标志的当代中国第一波民主运动,其中的代表是魏京生提出的“第五个现代化”--民主政治。

西单民主墙的光芒

1978年12月5日,也就是40年前的今天,魏京生在西单民主墙贴出了他的署名文章《第五个现代化:民主与其它》,认为自由民主比改善生活更重要,要求反省毛泽东的个人独裁和实行政治民主化。1979年3月25日,魏京生又贴出大字报《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直言邓小平走的是独裁路线,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独裁者。

在此期间,西单民主墙成为盛极一时的民主论坛。自由的梦想激励着勇敢的先驱者,他们组织了民主讨论会,创办了民间刊物《四五论坛》、《探索》、《中国人权同盟》、《今天》、《北京之春》和《沃土》等。

地下刊物在全国范围内兴起。天津有《渤海之滨》,武汉有《钟声》,青岛《理论旗》。即便在一些偏远的乡村小镇,油印机也开始忙碌。

除了魏京生之外,陈子明、胡平、徐文立、刘青、任畹町、北岛、芒克、秦永敏、牟传珩、王希哲等等先知先觉且先行者的名字也已经载入史册。

1979年3月22日,《北京日报》发表文章《人权不是无产阶级的口号》,发出公开镇压的信号。随后,魏京生被捕,开始了他两度入狱、共计长达18年的牢狱生涯。北京的“探索”、“中国人权同盟”、“兴中会”,上海的“社会主义民主促进会”、“上海民主讨论会”、“振兴社”和贵州的“解冻社”等民间组织被定为反动组织。全国各地上千人遭到拘审、逮捕、虐待和判刑。

值得一提的是,前述邓小平讲话的时间是1989年5月31日,也就是“六四”大屠杀的前夕。他一边残暴地扼杀“第五个现代化”,一边不忘以“四个现代化”为自己表功。

邓小平先生,建起这道墙吧!

这是一场被“真理部”从历史上抹去的伟大民主运动。如果你去查看各种编年体,你看到的是“十一届三中全会”、“恢复高考”、“否定文革”、“中美建交”、“真理标准大讨论”、“建立经济特区”等等展示邓小平改革开放英明形象的重大事件。不少中国读者还记得在国内媒体的各种“周年纪念专题”中去查看“六四”,发现“大事记”中,不仅没有“6月4日”,甚至没有“6月”,甚至整个“1989年”都不见了。但是,记得去查“西单民主墙”的人,可谓寥寥无几。


1984年,里根总统访华时与邓小平会谈

1987年6月12日,美国总统里根在柏林勃兰登堡门发表演说,为柏林墙的历史留下了最动人的声音之一:“戈尔巴乔夫先生,推倒这堵墙吧!”刚刚辞世的老布什总统,作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其对华政策再度引发人们的思考。毫无疑问,他是中共政权的老朋友,但一定不是包括西单民主墙运动参与者、“六四”民主运动死难者在内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他被称颂为温和的国际关系的建设者。如果真的是这样,他应该指着西单民主墙说:“邓小平先生,建起这道墙吧!”

中国媒体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国际舆论也在唱和与反思。“西单民主墙”是这段历史中最重要的部分,不仅不应该被遗忘,而且应该作为历史的丰碑竖立起来,被怀念,被瞻仰,被继承,让它作为希望之光,照亮中国以及中国所影响的世界的未来。


作者长平(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转自德国之声中文网(2018-12-05)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0期,2018年12月7日—12月20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