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陈秉中:国际艾滋病日向党中央喊话——中纪委不查处河南血祸却搞造假作弊的巡视(图)

2016年11月29日

中纪委2014年3月下旬至5月下旬派往河南省的第八巡视组,本应将发生于90年代因推行“血浆经济”造成至少三五十万农民因卖血感染艾滋病毒和至少十万感染者死亡的世纪浩劫,作为此次巡视一大焦点。然而,两个月的巡视,竟没有发现河南曾经发生过这样的灾难被一夜蒸发大翻盘。河南血祸元凶则由黑变白成了有功之臣,一位还当上总理;受害者则由白变黑成了罪人,上访就判刑。上演了一出举着打虎神圣旗号,行纵虎归山之实的闹剧,创造了没有什么不可以造假作弊的新纪录。古人言,事出反常必为妖。

6年卧底调查看清河南血祸“庐山真面目”

1980年代至90年代初,我在卫生部工作和在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任职期间,出于健康研究和危机干预职业敏感性,那时就关注河南省因隐瞒疫情导致艾滋病大暴发一事。虽身在主管机关,但由于封锁信息,只知辘轳把响,不知井在哪里。为了摸清河南血祸从发生、发展到泛滥成灾的来龙去脉,退休后我于2010年起,连续6年自费去河南省30个重灾市县上百个艾滋病村进行卧底调查,会见数千名艾滋病患者及死者家属,还现场拍摄数百幅照片,获得了可以充分说明河南血祸的极端严重性和李长春与李克强就是血祸元凶的一手材料,前两位党总书记江泽民和胡锦涛就是包庇血祸元凶的后台

在我调查的市县中,死亡100的艾滋病村比比皆是,死亡200的也屡见不鲜,死亡300的上蔡县文楼村一天最多死7人,5名自杀;该县后杨村死亡400,5户死绝;柘城县双庙村死亡500,自杀者多达30人。新蔡县东湖村老高家6兄弟,5对夫妻因卖血感染艾滋病毒先后死去,另一对逃过鬼门关的夫妇还是艾滋病晚期。6年的卧底调查,因握有铁案如山的证据,才敢于冒险揭露河南血祸真相和撩开造假作弊中央巡视的那层面纱。

铁案之一是:把卖血农民推向坟墓的“血浆经济”

骇人听闻的以血致富的“血浆经济”,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就已在河南省一些地区出现。后来有“艾滋厅长”之称的刘全喜1992年担任省卫生厅长后将其作为卫生系统创收手段,致使农民卖血成风。特别是由于1992至1998年主政河南的李长春的严重渎职和怂恿,卖血成为河南农民一种产业得到大发展,几年间形成一支一二百万卖血大军。令人发指的是,遍地开花的血站为获取高额回报,采血前不做任何检测,有的又多人共用针头针管,采血后除血浆之外的其他血液成分多人混合后,又分别回输给卖血者,以至造成严重的交叉感染。有的卖血者为了尽快致富,一天多次卖血不足为奇。上蔡县后阳村因卖血感染艾滋病毒的王玲,20岁就卖血,因抽血点就建在她家,有时一天卖二三次。因过量抽血,有几次抽得心难受扑通倒下都不认识人了。可是她对血站大夫说的“人血和井水一样,不管你抽出多少,总是那样多”深信不疑,点滴输液恢复过来第二天又继续卖。王玲丈夫因卖血感染艾滋病毒已于2006年病亡;她弟弟2005年去世,弟媳亦是艾滋病人;王玲的大儿子也卖血,已于2004年命丧黄泉。王玲没能以血致富,最后成了孤家寡人。


陈秉中在上蔡县后阳村看望王玲

铁案之二是:李克强与李长春同流合污酿成河南血祸

发生于1992年河南省艾滋病大面积蔓延,根据国际惯例,本应于第一时间公示于众。李长春政府如果首先将大力推行“血浆经济”的省卫生厅长刘全喜拿下,并实施扑灭疫情的应急预案,完全可以将在局部地区刚冒头的疫情消灭在萌芽状态。可是,由于他害怕公开疫情担责,竟将最早向政府举报疫情的卫生人员,一位以“泄密”为由被停职停薪;另一位以“泄密”罪被软禁。李长春为保乌纱帽一系列违背处置重大公共安全事故的基本原则,失去了非常宝贵的亡羊补牢时机,将可防可控的疫情推向严重的失控境地。

1998至2004年接任李长春主政河南的李克强,如果他一反前任隐瞒疫情的做法,第一毫无顾忌地揭开被李长春隐瞒的疫情盖子;第二毫不手软地查处河南“血浆经济”始作俑者卫生厅长刘全喜;第三不失时机地对因卖血和输血感染艾滋病毒患者进行抗艾滋病毒治疗;第四给因举报疫情遭受无情打击的受害者平反昭雪等多项亡羊补牢措施,就可以将疫情有效控制住转危为安。但那时谁能巴结上一手遮天的前总书记江泽民,谁就可步步高升,大展宏图。当李克强有幸被前总书记点将前去河南接替李长春时,面对“一地鸡毛”的河南,为讨得江总书记的绝对信赖,在他主政河南6年间,应该做的亡羊补牢措施一件也没有做,而是以一不揭露李长春的老底,二不查处“艾滋厅长”刘全喜为觐见礼,一头扎进江总书记怀抱。可控的疫情不仅没有得到控制反而恶化,河南血祸受害者则成了他向上爬的垫脚石。

铁案之三是:在两位前总书记包庇下一路隐瞒一路升迁的血祸元凶

1992年担任十四大的党总书记江泽民,本应对因隐瞒疫情导致艾滋病疫情大面积蔓延的李长春问责,然而,不仅不追究,反而加官晋爵,一是当李长春因推行“血浆经济”把河南搞烂难以为继时,还以业绩可佳转任经济最发达的广东任省委书记;二是1997年的十五大,尽管河南血祸旧帐未了,艾滋病疫情还在大面积蔓延中,李长春竟像凯旋而归的将军,在江总书记一手提携下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三是2007年十七大又当选为政治局常委坐进金鸾殿。

无独有偶的是,继十四和十五大之后担任十六和十七大总书记的胡锦涛,全盘继承前任衣钵,既没有清算李长春,也没有追究爱将李克强河南血祸的责任,而是仿照前任提携亲信的模式,如法炮制大力提携亲信李克强,2007年十七大被选上政治局委员,又于同一天与李长春一并当选为政治局常委双双进入中南海。到了十八大,又是在胡总书记大力推荐和前江总书记点头下当上总理一步登天。从十四至十七大20年,因丧失亡羊补牢时机坠入万丈深渊的河南血祸受害者,至今仍在死亡线上挣扎。

铁案之四是:栽赃诬陷,把本无过错的5名上访者打入监牢

这是河南省继新蔡和宁陵两县于十七大期间给3名受害上访者判刑首开世界纪录后,汝州市于十八大后一次性又给5名上访者判刑,再创世界新纪录。5名上访者中,两名是因卖血感染艾滋病毒受害者,两名是丈夫卖血感染艾滋病毒又传染妻子、丈夫不治病亡后为其申冤的寡妇,另一名则是20岁做人流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小媳妇。

5人上访那天,在市政府大楼电动门前等待领导接见。因为站立一上午深感疲惫,做人流手术的马霞不知不觉把腿伸进展开的电动门的缝隙中,那位死去丈夫的陈书霞的胳膊也伸进去了,以缓解几个小时的疲劳。就在这时,把守大门的安保人员在没有任何提示情况下,突然间用遥控器把打开的电动门紧缩起来,刹那间陈书霞的胳膊和马霞的腿被紧紧夹在电动门的缝隙中拔不出来,惨不忍睹。

IMG_0005
陈秉中在汝州市政府展开状态的电动门前

IMG_0009
夹住受害者紧缩状态的电动门

险情发生后,周边的人们顿时向门卫大喊:“夹到人啦,快停下来!”然而,在一旁的保安人员不但没有用遥控器把紧缩的电动门重新打开,还说“夹死你们哩”。更可恶的是,门卫不顾伤者的痛苦,竟然坐进一辆轿车在市府大楼前的院子开车转圈玩。为了救人,依靠众人力量把电动门推倒,方把被夹的伤者救出。

惊心动魄事件发生后,汝州市政府只字不提在黑手操纵下羞辱和戏弄上访者的恶行,而是颠倒黑白,把推倒电动门救人的正义之举诬蔑为艾滋病患者聚众闹事,以“敲诈勒索”市政府为由逮捕上访者。逮捕马霞时给她戴头套还背铐,陈书霞坐老虎凳被电视问罪。2014年5月9日,马霞等4人被判刑二年缓刑三年,诬陈书霞是挑头闹事被判三缓五。

IMG==
陈秉中到汝州市看望被戴上黑头套还背铐的马霞和她女儿

被关进拘留所的5位受害者深感冤屈,但百口莫辩而绝望,其中4女子两次绝食,另一男子先服药自杀抢救过来后也绝食以死抗争。现他们正在服刑中。

铁案之五是:成批销毁病历 200多名被输血产妇遭灭顶之灾

于李克强河南任职期间的1998年,年仅23岁的村妇赵凤霞在宁陵县妇幼保健院住院分娩,该院为了创收,本不该输血却被输了从血站买进的800毫升血感染艾滋病毒。不仅母婴传播给孩子,夫妻间又传染给丈夫,其夫病情恶化不治身亡后,赵凤霞因要求追究责任给予赔偿被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刑二年缓刑三年。

接受采访的赵凤霞
陈秉中在宁陵县倾听赵凤霞的诉说

赵凤霞那次住院分娩,出院时院方没有按常规给她开具出院证明,她也不知道索取。当她到法院状告县妇幼保健院给输血感染艾滋病毒时,法院以她拿不出住院证据为由,判定她是对县妇幼保健院“敲诈勒索”。尽管赵凤霞反复申辩,但法院不去县妇幼保健院追查被隐匿的病历这个重要证据,而是以欲加之罪将寡妇赵凤霞关进牢笼。

入住宁陵县妇幼保健院分娩的年轻女子曹兰英,也因被输血感染艾滋病毒上访,与赵凤霞同一罪名同一天被判二缓刑三。

在狱中的赵和曹
赵凤霞(右)与曹兰英在狱中

在宁陵县同赵凤霞和曹兰英一样入住县妇幼保健院的210多名被输血产妇,均因法院与被政府保护的县妇幼保健院狼狈为奸,无法拿到被销毁的病历无一不败诉。她们虽然年复一年到卫生部上访,不仅得不到解决,还被当地警方押回拘留。住院分娩被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又母婴传播给孩子和丈夫,丈夫病亡后到卫生部上访被刑拘的宋占英就是其中一例。

IMG_000ggggg
深陷囹圄的宋占英

我查遍世界卫生史,销毁和藏匿病历有的国家虽偶有发生,但多为个案,像宁陵县成批销毁病历毁灭罪证,除德日法西斯外,没有第二个宁陵。其实这样搞猫腻只要一查就露馅,但因层层包庇谁敢查。

铁案之五是:“访二代”为被判刑的妈妈申冤遭灭族式追剿

河南省上蔡县五龙乡孟楼村农妇李小贺,90年代在“要想奔小康,快去卖血浆”口号下,年仅21岁时也加入卖血大军感染艾滋病毒,后又母婴传播给孩子。因只为濒临死亡5次下病危通知书无钱医治的儿子向政府请求救助,于2015年10月以“寻衅滋事”罪被判有期徒刑二年。


被判刑的李小贺

李小贺被判刑后,没有了家庭主妇实在过不下去了,全家老少齐总动员到北京上访,就连上小学的孩子也去了,但不论走到哪里,都被截访不是训诫就是拘留。已长大的儿子王雪峰去北京上访,其中一次刚到河北省境内就被抓回来。刑警队威胁他,县里有专门的牢房,你要是再上访就把你关进去,还用冷水浇头,看你还硬不硬。


陈秉中听取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王雪峰血泪控诉

年刚18岁的王雪峰妹妹在妈妈被抓后也到北京上访,一天4次去中南海,怎么撵也不走,后由四五个大汉将她抬上警车强行拉走被拘留10天;后又去中南海上访,4次被关马家楼,5次被关久敬庄。


王雪峰妹妹在打工地为含冤的妈妈写上诉信

李小贺母子感染艾滋病毒是河南“血浆经济”受害者。两个孩子渴望中央为妈妈平冤狱,早日见青天。

铁案之六是:将“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置于死地而后快

原河南中医学院古稀之年的妇产科教授高耀洁,1996年得知卖血农民得了一种原因不明的“怪病”,深入到100多个“怪病”大流行村庄调查得出结论,所谓“怪病”就是艾滋病。面对艾滋病泛滥局面,她大声疾呼不要再号召卖血了,并拿出一百多万元编印宣传品发往重病区,还亲手救助164个艾滋孤儿。然而,李长春政府不但不接受她的举报,反而被扣上“泄露国家机密”、“损害河南形象”和“为国外反华势力服务”三顶大帽子,将其软禁。

高耀洁顶着压力救助河南血祸受害者的大无畏精神感动了世界,被誉为“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和中国的“德蕾莎修女”,虽获得国际10多个奖项,但不允许她出国领奖。2007年2月是美国民主党参议员希拉里致信国家主席胡锦涛才得以赴美。然而,领奖回来后再遭软禁,哀叹生不如死。为了寻求自由空间,用最后生命书写中国艾滋病真相,无奈于李克强任副总理的2009年出走美国。流亡期间她以“最立得住”的个案写出《血灾10000封信:揭开中国艾滋疫情真面目》等十多部专著,让世人知道是谁把百万计老实巴交农民推向坟墓,死也不回去,化灰后将骨灰和已故丈夫骨灰一块洒在黄河里再归故里,不留坟墓。现已90高龄的一代女杰,身体每况愈下,严重血栓,心脏装了起搏器,已失去自理能力独居纽约。960万平方公里任凭“血祸”地下蔓延,却容不下地表上一个站着说真话的老人。

铁案之七是:先保“车马”再保“将帅”的奇葩策略

河南省政府意识到,要查处“血浆经济”始作俑者刘全喜,必然牵出血祸元凶李长春和李克强被“一锅端”。为防止这样的结局,只有先保住刘全喜这个“车马”,才能保住血祸元凶二“将帅”。为此刘全喜得到原河南省委先后两位组织部长(后均为省委副书记)陈全国和黄晴宜的鼎力相助,稳坐厅长宝座没有人敢碰,后来竟石破天惊地当选为中共十六大代表和人大代表。这给世人一个明显信号,刘全喜不仅没有任何过错而且是一位模范党员,不然怎么能给他戴上两顶耀眼的光环。既然刘全喜没有什么过错可追究的,当然也就谈不上追究李长春和李克强了。刘全喜退休后又在省人大常委会任要职。为防止追究刘全喜顺藤摸瓜“打草惊蛇”,中央至今没有一位领导敢触动刘全喜一根毫毛。刘全喜就这样在打虎运动中安居于给他“量身定制”的安乐窝。刘全喜当年还向陈全国“进贡”。

69_130605172648222_1
原河南省卫生厅长刘全喜

本应雪中送炭却雪上加霜的造假作弊中央巡视

赴河南第八巡视组本应站在受害者一边,然而,罪恶明明就在眼前,却偏偏看不到大恶人,客观存在的河南血祸被一夜蒸发彻底颠覆大翻盘。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要求官员:“要站对位,跟对人”。中央赴河南巡视组站在了什么位,又跟了什么人呢?让伤疤未愈的受害者再添新伤。

一般而言,作为“钦差大臣”的巡视组组长而且是曾经的中组部副部长欧阳淞,如果没有幕后操控,他绝不敢掩盖世界最大污血案。本应“有虎必打”却衍生为选择性打虎,造假作弊巡视的锦囊妙计就这样出笼。

tim5555555g
中央赴河南省巡视组组长欧阳淞

这种选择性打虎,要保的当然不包括对立派的李长春,而是本派的李克强。并让名声显赫的中央巡视组给他抬轿子充当保护伞,通过背书洗地,妄图将其在河南血祸的罪恶历史一笔抹去而欺世盗名。真正白的人,不怕别人抹黑,只有做贼心虚才想抹黑别人把自己洗白。把此当成李克强的救命稻草不仅不可能,反而偷鸡不成反蚀米。造假作弊的中央巡视何人设计不得而知,但中纪委书记难辞其咎。

守信是人生第一要素;承担是生命里最美的东西。做错了事能认错,那是心地坦诚和自信的表现,是我们可敬佩的人。

研究发现,有官员一是他们会清楚记得自己做过的合乎道德的行为,但对不合乎道德的行为则患“道德遗忘症”;二是发生重大事故不是勇于担当,因患上“归因偏差症”,并依“丛林法则”嫁祸于受害者。事实表明,河南血祸已经是一个烂透了的大脓包。可是至今,不仅李长春和李克强谁都不认错,几届党中央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责任,却把板子打在受害者身上,对不起对国家做出巨大贡献的中原父老乡亲。

我赴河南危机干预何罪之有

河南暴发艾滋病后,本应争分夺秒进行危机干预,通过紧急危机调停改善危机情景,让被艾滋病毒这个高危因素侵袭的高危人群及时得到救助。时间就是生命。然而,当局不仅不这样做,从中央到河南因怕我进入河南暴露那里被隐瞒的疫情而横加阻挠。

十七大期间我去河南,不知谁给北京警方下令,先是入户警告,后又被召到派出所传讯,交待去河南何人指使,出于什么目的与中央对着干。进入河南,警方一不许我去艾滋病村,二不许会见艾滋病患者,三不许召开座谈会;为躲开警方眼睛,后来只能“偷偷摸摸”进村。十八大后对我监控更严,我去死亡500艾滋病患者的柘城县双庙村,县国保大队长扬言:“这个XX糟老头子今晚要是不离开河南我就弄死他”;更有甚者:“他要再来河南调查艾滋病,就让他得艾滋病”。

WP_20131114_12333_52_29_Pro
令我离开河南艾滋病村的凶悍警察

本应主导危机干预的卫生部和现国家卫计委,两次派员其中包括部机关党委书记,登门指责“河南艾滋病关你什么事,让中央对卫生部有意见,影响了卫生部声誉,你知道中央对你怎么评价吗?现正在对你调查!”卫生部一位原籍河南省的主管艾滋病防治的副部长还抛出河南污血案“无过错论”,为河南血祸元凶开脱罪责,也为自己包庇省卫生厅长刘全喜洗衣清身。

60多年前解放军进入北平时,目睹官兵露宿街头,秋毫无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令我对“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自己”的理念深信不移,并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但后来就变了,特别是在河南血祸问题上的黑白颠倒,负罪者升官,受害者被落井下石成了阶下囚。失于信,逊于诺,背叛了“最后才能解放自己”的初心。别看李克强现在与给他带来鸿运的前总书记势不两立,那是见其大势已去的见风使舵。如果他敢于揭发那位总书记是怎样让他掩盖李长春劣迹的,才是真英雄立地成佛;但他没有反躬自省的修养,是个典型的“上什么山,唱什么歌”的实用主义的变色龙。

面对死亡威胁,我不会气馁。八十多岁又是肝癌晚期,土都埋到脖颈,不怕死了。因有为受害者救死扶伤这个目标支撑,哪怕明天就死,现在也不改初衷。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殷切期望敢于担当的习总书记力挽狂澜,将河南污血案解决在十八大,让几十万“血浆经济”受害者及死者家属梦寐以求的“一立案、二问责直至刑责、三给予国家赔偿”的中国梦成为现实!

此次举报同以往40多封举报信一样,文责自负,承担法律责任。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  陈秉中
2016年11月28日
chbzh2014@126.com

附件:

1、放火的州官当总理蒙冤上访的百姓坐监牢——国际艾滋病日质问党中央百姓何日能点灯
2、河南污血案20年不查处还倒打一耙太过残忍五问党中央
3、法国加拿大日本等国污血案的查处和中国河南污血案不查处又倒打一耙——就河南血祸三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4、李长春和李克强隐瞒疫情导致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罪不可赦必须问责——致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投诉信
5、已经到了对河南血祸责任人立案问责的时候了——致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公开信
6、打虎还是放虎归山——中央巡视组掩盖河南血祸黑幕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7、河南省对“血浆经济”受害者大搞刑事化8名被判刑吁请中央救救他们——就河南血祸八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作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97期  2016年11月25日—12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