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陈奎德、王康:历史的审判:《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

2018年05月14日

座谈人:王康先生,中国独立学人一、历史背景

1848年2月21日,德国人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在伦敦发表《共产党宣言》,迄今已经170年了。

该宣言的时代和思想背景(工业革命、文艺复兴、启蒙运动、人本主义和理性王国及科学神话),法国大革命。

1848年,是欧洲革命风起云涌的年代,而《共产党宣言》,则是其中最为激进的声音。
这份短短的宣言,可能是给人类命运带来最大灾难的文献之一。

该宣言鼓励无产者联合起来发动革命,以推翻资本主义并最终建立一个无阶级的社会。《共产党宣言》是无产阶级政党(通常为共产党)最基本、最重要的政治纲领之一。

据不完全统计,20世纪发生在共产主义政权下的大规模屠杀和灾难造成至少1亿多人死亡,远远超过了人类历史上任何政权屠杀人的死亡记录。

二、基本思想脉络

这是马克思最易阅读的文章之一。

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因此 (从原始土地公有制解体以来)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即社会发展各个阶段上被剥削阶级和剥削阶级之间、被统治阶级和统治阶级之间斗争的历史;而这个斗争现在已经达到这样一个阶段,即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就不再能使自己从剥削它压迫它的资产阶级下解放出来。

共产党人取得权力后所应该采用的政策也在宣言中有所说明。他们将实行社会主义。这些政策包括了废除土地私有制和继承制、征收高额个人所得税,以及工业和交通运输业的国有化。这些由一个革命政府所实行的政策最终将会实现共产主义,即一个没有国家和阶级的社会。“共产主义”一词也被用来形容共产党人的信仰,包括了苏联时期的共产党人,虽然他们的许多作为与马克思和恩格斯有很大的不同。

《共产党宣言》中最核心的句子是: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

《共产党宣言》中最著名的一句口号是:“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另一个句子也广为流传:“工人没有祖国。决不能剥夺他们所没有的东西。”

现代社会学的创始者涂尔干研究马克思主义后大为诧异:它从科学借用来的资料是那么稀少、那么薄弱,但是从此引申出来的实际性结论却那么多,而且这些结论却又正是社会主义的中心论点。当我们看到这两者之间这种极不成比例的情形,谁能不感到惊讶?

实际上,作为一位对人类的痛苦有着敏锐感受的抗议者,马克思本人负有一种宗教式的使命感,他期望自己能像先知一样拯救全人类。因而,在他的著作中有一种内在的激情和道德上感人的力量。其结论是预先就给定了的,然后再去搜集材料。于是,这些经过筛选的极不充份的材料实质上不过是某种经过刻意经营的辩护词而已。鉴于此,远在上世纪末,学者们就指出:“马克思之所以能发挥影响力,主要因为他算是个道德上的导师;因此,他或许也能够在自十八世纪以降的伟大的世俗改革家中占有一席之地。”

明乎此,当我们看到共产主义几乎总是在那些贫穷专制的国家得手,而不是如马克思预言的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成功时,就不会特别诧异了。因为它以天启式的预言勾画未来,以先知的方式传布福音,在感情上和道义上调动了这些国家文化较低的穷苦者对乌托邦天堂的内在向往,从而产生了某种神秘的控制力量,导致了魔幻式的迷狂。

《共产党宣言》最后这样写道: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这是一种魔咒式的呼唤。

所谓“入魔”,系指一种世界性的心理体验,即被魔咒所笼罩所支配。魔咒使人类的群体心理感受到某种狂迷、某种召唤、某种乌托邦式的幻影,从而坚信有某种超自然的魔力在冥冥之中控制,它无所不能,战无不胜。这种类似宗教神谕式的感应,在历史上像阵阵狂涛,骤然而起,呼啸而去。

所谓“脱魔”,正如著名德国学者马克斯韦伯所描绘的:“世界的脱魔,就是从魔幻中解脱出来,、、、、、、脱掉了那层神秘的但有真正精神行为的外壳,、、、、、、进入从各种宗教预言中脱颖而出的有条不紊的伦理生活方式的伟大理性主义。”简言之,这里的脱魔,就是拒斥神秘力量的世界理智化进程。

以科学自命的共产主义学说为何应被恰当地称作魔咒呢?马克思坚信有某种神秘的内在矛盾推动社会从一种形态嬗变到另一种。这种不可抗拒的必然性驱使社会达到终极天国----共产主义,于是,人类得救。这在相当程度上吸引了知识者的想象力,满足于其潜在的理想主义心理需求。并且,马克思主义内蕴的极强烈的道德感和批判色彩,引发了这些国家备受压抑而强烈反叛的知识者共鸣,从而在感情与理智两方面都征服了其中不少人,进而使其丧失了科学工作者应有的怀疑和实证的基本态度,弱化了其判断力。

特别在在这些文明发展相对落后国家,共产主义携有了现代魔咒的主要特征。

历史上曾经发生过多次入魔与脱魔的交替嬗递的更迭。以20世纪为例,法西斯主义运动、共产主义运动和以伊朗霍梅尼为代表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都是其典型代表。
三、共产主义魔咒的兴衰

一八四八年,共产主义的先知马克思和恩格斯发表《共产党宣言》,宣布共产主义幽灵降临世界。第三国际与东方共产党;

一九一七年,俄罗斯在一战后期,被怀揣德国人马克的列宁煽动入魔,被共产主义魔咒所罩。

一九四八年,柏林危机。

一九四九年,共产主义魔咒全面笼罩中华。共产主义阵营成型。

一九五三年,斯大林死。

一九五六年,苏共20大赫鲁晓夫做反斯大林秘密报告。波兰波兹南事件、匈牙利起义及其被镇压。中苏出现裂痕。

一九六一年,柏林墙竖立。

一九六二年,古巴导弹危机。

一九六六年,毛泽东发动文革。

一九六八年,捷克布拉格之春及其被镇压。

一九七二年,尼克松访华。毛泽东倒向美国,联美抗苏。

一九七六年,毛泽东死。

一九七八年,邓小平“改开”,经济非毛化。

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件及其被镇压,一九九二年,中国开始党国垄断资本主义进程。

一九八九——一九九二年,柏林墙倒塌。东欧、苏联开始伟大的历史性脱魔。共产主义在冷战的主战场失败。

二零一二年至今,红二代习近平登台,习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历史背景和目标。习开始扭转邓式党国垄断资本主义进程,向毛式政治倒退,共产主义最后的迴光返照 ……。

四、《共产党宣言》的历史后果及其教训

有谁会料到,当两位魔性先知在19世纪中叶宣称共产幽灵在欧洲徘徊时,该幽灵竟会在下一世纪支配了半个地球,使落后世界陷入迷狂?又有谁会料到,当本世纪五、六十年代共产主义势力鼎盛,似乎将席卷全球时,三十多年后它竟然在顷刻之间,几乎土崩瓦解?

倘若人类没有经历共产主义实验,也绝不会有脱魔狂飙。因此可以说,共产主义这种魔咒导致的迷狂症,正如天花等疫病一样,倘若人类从未患过,就不会具有免疫力。因而,在这层意义上可以认为,五四以及之后共产魔咒的兴起,也许是中国的劫数,在劫难逃。

共产主义迷狂最充份的表演,是在它与国家权力溶为一体之后。

所有的巨型灾难都是它夺取国家政权后发生的。

共产主义神话的肆虐,给予人类最重要的教训之一或许是:凡是借助理想王国的美好诉求以批评现存秩序者,倘若这种理想世界是理想家构思设计出来的,并非自然生长演化起来的;假如它从未曾在现实世界试验过,那么,最稳妥可行的办法是如实地把它视为一种批判力量、净化力量和改革力量,从而促进现存社会的良性变迁。倘若把该理想王国当做某种必然归宿和正面目标来狂热追求,并不惜任何手段强制实施革命性总体动员,则对人类往往是一场血腥的悲剧。简言之,各式各样的乌托邦,作为批判性的因素是富有价值的,作为肯定性的目标是极其危险的;作为遥不可及的彼岸世界,它具有净化现实社会的作用,作为在现实人间强行施工的天堂蓝图,则这条通向天堂之路往往导致地狱。

这是人类从共产主义神话中获得的历史智慧,简单而朴素。但是,凝结在这个单纯的智慧背后的,却是一百多年间数亿人的生命、鲜血和热泪!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8-02-22)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5期,2018年5月11日—5月24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