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程凯:不可信以为真——解读中联办官员对中共越境绑架香港书商案的首次表态

2016年04月21日

报导称:王振民形容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波失踪案“非常不幸”,并说这样的事情不应该在香港重演。他还表示很高兴看到李波已返回香港并恢复了“正常生活”。王振民对记者们说:“无人希望在香港发生这样的事,未来亦不希望再发生”。虽然王振民对路透社记者关于李波是不是被中国当局绑架了的问题拒绝回答,但从报导的字面上看,这的确是中共当局间接承认他们绑架了李波,他们终于承认了一个连三岁小孩都不会疑问的事实。

中共从来对他们给国人带来的灾难不认账,即使是再清楚不过的事实:他们不承认人为制造的大饥荒饿死了3000多万中国人;他们不承认1949年以来有8000万中国人在他们的统治下非正常死亡;他们不承认1989年6月4日他们用坦克和冲锋枪屠杀了数以千计的北京学生和市民;他们不承认中共权贵们贪污和盗取国家资产转移到海外开设离岸公司逃税避税……如今他们倒是承认了绑架铜锣湾书店书商李波,尽管是间接承认。

但从这篇报导中,我看不出这位中联办官员对中国内地国安人员越境绑架香港书商事件有任何反省、认错和道歉的表示,他们是认账而不认错——这可能比不认账也不认错更糟糕。接下来他们没有说出的话就是:事情是我干的,你能把我怎么样?我今后还会干,你又能把我怎么样?正如一位朋友对我所说:人们不断地写文章批评中国的人权状况,写的是事实,中共都承认,但他们仍然要这样干,你能把他们怎么样?还有一位朋友以近来“巴拿马文件”揭示的中共权贵盗取国家资产转移海外开设离岸公司为例,说他们不承认反而比承认好:不承认说明他们心虚胆​​怯;承认了,无所顾忌,继续干,谁能把他们怎么样?在海外开设离岸公司的客户,百分之三十来自中国,“巴拿马文件”揭露的只是冰山一角,仅去年,中共权贵转移到海外的资金就多达1万亿美元,谁能阻挡得住他们贪污和盗取国家资产?

其实,中共越境绑架香港书商事件并未停止:中联办官员王振民说李波“恢复了正常生活”,是罔顾事实,李波仍然生活在极度的恐惧中。李波在告诉媒体他自愿偷渡到大陆配合调查的天方夜谭后,便自我蒸发,像是离开了人间。李波实际上仍处于被绑架中,只不过地点从大陆到了香港。香港时政评论员林和立说李波在大陆遭受了难以想像的酷刑,这酷刑的恐惧将伴随他今后每一年、每个月、每一天的人生岁月。而同时,香港出版商、《前哨》杂志主编兼出版中共禁书的夏菲尔出版社社长刘达文,近来被中共国安人员三次登门造访。刘达文本人、他公司的员工、他在香港和内地的家人,人身安全正受到威胁。自铜锣湾书店书商被绑架后,香港禁书出版业几乎被中共扫荡殆尽,唯夏菲尔出版社仍固守自己的出版自由。不屈服的刘达文、他的员工、他的家人,随时会成为另一个被偷渡到内地、协助国安调查的李波。

如果不是中共越境绑架香港铜锣湾书店书商事件,以及从去年10月以来接连发生大陆人士幸清贤、唐志顺、包蒙蒙、姜野飞、董广平、李新等人在缅甸、泰国被绑架事件,人们还不知道中共镇压政治异议人士有越境绑架这样的事。多年前王炳章、彭明被越境绑架,已被人们淡忘。1990年代初,前中共香港《文汇报》总编辑金尧如告诉我:内地中共国安人员来香港,绑架背叛的中共地下党员,五花大绑,装进麻袋,通过海上或者塞进香港新华社​​(中联办的前身)出入罗湖海关免检的汽车尾箱,运回内地惩治,是常有的事。金尧如本人就因为涉入《文汇报》六四社论“痛心疾首”事件,和帮助前香港新华社​​社长许家屯出走,获知他将被绑架回内地,而不得不远走美国。那时香港在英国治下,越境绑架背叛的中共地下党员,是中共施行家法,他们还不至于对香港市民下手。

铜锣湾书店书商被越境绑架,以及去年10月以来政治异议人士接连被越境绑架,是具有标志性的事件:一是宣告香港“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井水不犯河水”,过去从来没有真正实行过、今后绝对不会实行了;二是宣告中共开启了向境外输出国家恐怖主义的新时期。

王振民说只有香港政府人员才能在香港执法,但他一个香港中联办微末小吏,说话是不算数的。去年12月23日,习近平会见香港特首时说“要确保‘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不走样、不变形”,话音刚落,12月30日李波就被越境绑架。港人应该记住:今后任何中共官员,包括习近平在内,对“一国两制”信誓旦旦的承诺,都是欺骗港人,忽悠世人,都是要采取更公开、更严重的行动越境执法、干预香港司法、摧毁香港法律的潜台词。港人如果仍以“一国两制”为依据向中共表达诉求,那便是幻想和不识时务,都要遭受中共官员的嘲弄。

自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回应持有英国护照的李波和持有瑞典护照的桂民海被境外绑架事件,指称他们首先是中国公民始,所有移民国外并且加入居住国国籍的华人就不再安全了。旧金山一家中文书店已把中共禁书从书架上撤下,书店老板怕​​自己成为李波。有朋友劝告我:停止写批评中共、尤其是批评中共最高领导人的文章,中共的国安人员已无所不在成为美国华人社会的威慑力量,他们即使不能把人绑架回国,却可以让人就地消失或死于非命。朋友们还劝告:不考虑自己,也得考虑自己的家人,旅居德国的政治评论人士长平的弟弟和旅居美国的政治异议人士温云超的父母被绑架,便是现实的例子。而中共政权向境外输出国家恐怖主义已呈现肆无忌惮的状态,近日,他们公然从肯尼亚绑架涉及一件诈骗案被肯尼亚法院判无罪的45名台湾人回中国大陆,台湾人也成了李波。未来,中共会对海外持政治异议的华人做出什么样的举动?人们尽管去想像,未必想得到,但他们一定做得出。

所以,我解读中联办官员对中共越境绑架香港书商事件的首次表态:我劝人们千万不可信以为真。

在香港书商和中国政治异议人士被中国公安越境绑架后,网络上曾流传海外一位知名华人评论中共境外绑架的谈话,他指出:中国公安的境外绑架已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中国一旦被联合国人权机构认定为境外绑架国家,就将被列入恐怖主义国家的名单。目前这个名单上有两个国家:朝鲜和伊斯兰国。我相信,向境外输出国家恐怖主义的中共政权,列入这个名单的日子不会远了。

2016年4月14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81期,2016年4月15日—4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