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程凯:穿透无道中国的一缕人道之光——美国华人“人道中国”组织

2016年08月15日

七月十九日,带着四岁的儿子、怀着九个月身孕的中国著名政治异议人士赵常青的妻子刘晓冬,由海外知名民运和人权人士杨建利陪同,由泰国曼谷飞抵美国旧金山,他们在机场受到美国华人“人道中国”组织的代表周锋锁、方政等人的迎接。杨建利是受他自己创办的民运和人权组织“公民力量”的委托及美国另两个人权组织“人道中国”、“基督教对华援助协会”的委托,专程前往曼谷营救刘晓冬母子。刘晓冬带着孩子五月九日逃离中国到达曼谷,向设于曼谷的联合国难民公署申请政治难民身份,不料消息走漏。由于这些年来,中共政权越境绑架政治异议人士和他们的家属的事件屡屡发生,曼谷对刘晓冬母子来讲已不是安全的地方,于是“公民力量”、“人道中国”、“基督教对华援助协会”启动对刘晓冬母子的营救计划。他们的计划获得美国国务院的支持,由一位负责人权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经办,国务卿批准,美国国务院七月十四日向美国驻泰国大使馆发出为刘晓冬母子提供人道庇护、特许母子俩直接入境美国的备忘录。杨建利七月十五日飞往曼谷。

这是一次中共政权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便完成了的漂亮的营救行动,是对围追堵截逃亡民运与人权人士的中共的一次完胜。连一向喜欢对海外民运信口雌黄、对“人道中国”说三道四的《环球时报》总编辑单仁平,也没有了声音,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刘晓冬母子已在美国居住下来。赵常青“八九六四”后五次入狱,他一家,和中国的几乎所有政治异议人士的家庭一样,一贫如洗。刘晓冬到达美国身无分文,她八月份就要生第二个孩子。她母子的生活由“人道中国”负责安置和照顾。“人道中国”向海外华人发出募捐通告,为帮助刘晓冬渡过未来几年的生活难关募集资金,这是“人道中国”对刘晓冬母子营救行动的继续。

“人道中国”是由曾参加八九民运的三位清华大学学生二〇〇七年在美国旧金山创建,当年天安门广场学生领袖之一的周锋锁是创建者之一。“人道中国”现任主席是海外华人知名人权人士葛洵。

世界上所有的独裁者都迫害政治异议人士,唯有中共,不但残酷迫害政治异议人士,而且摧残异议人士的妻子和儿女,让这些无辜的女人和孩子生活在贫困、屈辱和恐惧之中。“人道中国”创建九年多来,营救多名中国政治异议人士的子女来美国,给这些孩子一个良好的生活和学习环境。有的孩子来美国后才真正认识父辈为之奋斗牺牲的民主事业对于中国的意义,他们结成了一个“小政治流亡者”群体,每年参加六四纪念活动,及参加关注中国人权的活动。

并非所有的营救行动都能获得成功。去年七月九日中共在全国范围内抓捕维权律师,北京律师王宇、包龙军的16岁儿子包蒙蒙和父母同时被捕。包蒙蒙是即将登上飞往澳大利亚留学的飞机时在机场被抓捕的。包蒙蒙被拘押四十多个小时后获释,不能回家、不能见父母、被没收了护照,出国读书的希望破灭了。“人道中国”去年十月策划了营救包蒙蒙来美国读书的行动,但行动失败,包蒙蒙和护送包蒙蒙出国的两位仗义人士唐志顺、幸清贤在缅甸被越境而来的中国公安绑架,前去泰国接应的“人道中国”成员无功而返。包蒙蒙被押送到内蒙古科尔沁草原与大兴安岭交汇的小城乌兰浩特他姥姥家看押,任何人不得去探望,就像当年中共把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围困在山东临沂东师古村家中一样。

经过一年多的关押,王宇本月初被“认罪悔过”取保候审。王宇是一位坚强的女性,但她是一位母亲,母亲心灵最脆弱之处系于孩子身上。王宇一年多不知道孩子的音讯,中共把包蒙蒙作为人质,以加害孩子来逼迫王宇,这就足以摧毁王宇的任何坚持。如果去年能够将包蒙蒙营救出来,就可消除中共对王宇的人质威胁。这让人想起几年前被“人道中国”营救出来的四川政治异议人士刘贤斌的女儿陈桥,刘贤斌至今被关押在监狱中,他从未认罪悔过,相信这与他的女儿被营救出来、中共手中没有了逼迫刘贤斌的人质不无关系。

“人道中国”多年来,每年向生活陷于绝境的一百多位中国政治异议人士的家人提供小额紧急救助,使得这些家庭免遭灭顶之灾。前年和去年,他们还为被判处无期徒刑没收全部财产的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的妻女、被判刑入狱贫病交加的著名记者高瑜,开展专项募款,就如这次为刘晓冬母子募款一样。凡专项募款,每募得一笔救助款,“人道中国”便注入同样金额的款项,交到收款人的手中的钱便是募款金额的一倍。

“人道中国”是海外华人的一个纯粹的“非政府组织”(NGO),建立九年来,没有向美国政府申请任何资金。但他们获得美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亚马逊的支持,凡通过亚马逊开设的网站“亚马逊微笑(smile.amazon.com)”购物,并指定与“人道中国(Humanitarian China)”连接,亚马逊便将购物款的0.5%捐给“人道中国”。只是“人道中国”通过“亚马逊微笑”获得的资源有限,他们对中国人道救助资金的主要来源,仍然是理事会成员自己的捐献和向社会募集。

“人道中国”理事会成员全都是靠薪水过日子的人,他们中,有白领,有蓝领,在全美生活费用最昂贵的旧金山湾区,连中产阶级的日子都过不上。“人道中国”是个穷困的组织,筹募每一笔人道救助款都不容易。遇到有重要的救助项目,他们的理事,就有人把自己的积蓄捐献出来。“人道中国”主席葛洵,是美国的一级汽车技师,但在百万、千万、亿万富翁几乎像树上的蚂蚁一样多的旧金山湾区,他是个低收入者。他本来有条件住上一幢像样的房子,几年前,他购下带有四五间房舍的一个小院,自己与妻子只挤住其中的一间,其它都用来安置刚刚逃亡来美还不能独立生活的中国政治异议人士或他们的家人,刘晓冬母子就住在那里。

当代中国,是无道中国,所以美国旧金山就有了一个“人道中国”。“人道中国”每营救一位政治异议人士或他们的妻子儿女,每救助一位政治异议人士的家庭,都是穿透无道中国的一缕人道之光。海外民运和人权组织之多,不知凡几,但我从没见过有哪个组织,像“人道中国”这样,为了那一缕缕人道之光透进无道中国,如此竭尽全力,如此无私奉献。

二〇一六年八月十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90期    2016年8月19日—9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