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大唯:李永成:本土思潮是为了抵御劣质文化冲击——香港本土主义观察之四十

2017年03月21日

2015年底的民主党换届中从第二梯队被推举到民主党副主席位置的李永成,与同年9月份立法会选举中几名当选的党内中青代议员一起,承担了民主党新旧交替后的领导使命。民主党在立法会选举的胜利,使该党比上届多了一个议席,证明了香港主流民意继续支持民主党的“和平、理性、非暴力”路线。

2010年由民主党建议的政改中途方案通过后的5年间,民主党受到来自泛民激进派和本土派的抨击,尤其是2014年“雨伞运动”后声名鹊起的本土派,更猛烈攻击民主党,拒绝与之合作,另外提倡“港独”的思想,直到2016年底,本土派立法会议员梁颂恒和游蕙祯因10月份的宣誓风波而被褫夺了议员席位,导致本土派遭受挫折,士气低落,随后进入蛰伏期。

本土思潮的核心是捍卫香港价值观

对于本土思潮的兴起,民主党副主席李永成的解读是,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本土思维,香港人早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就有自己的身份认同,1970年的保钓运动,1971年港大学生会举办回国观光团,各大专院校开始出现“认中关社”,都是一种身份认同;及后经济起飞,百业兴旺,身份认同建立在香港远较大陆优胜的经济和社会条件,再加上自由、法治和人权等普世价值,使独特的本土文化更加成熟,进而向大陆延伸;当年的政治意识以抗共为主,而社会普遍接受香港人和中国人的双重身份。

李永成表示,八十年代是香港本土文化的光辉岁月,粤语流行曲、电视剧和电影风靡亚洲以至全世界;适逢这段时期是中国的开放初始阶段,学习香港的知识文化、商业管理以至生活方式等,大陆人对香港的优质商品趋之若鹜,对港式文化和生活的追求成为时尚,香港的核心价值观也对大陆有所冲击。

了解中英香港前途谈判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大陆对于收回香港主权的决心是坚定的,同时大陆政府也清楚地看到香港特有的社会制度和经济优势,其中包括了香港人独特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还有香港的法治、公务员制度以及自由港地位。香港回归中国,但是保留香港的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马照跑,舞照跳”,是中英联合声明和随后颁布的《基本法》中所确认的,香港本土文化和价值观的保留和发展在法律上是得到保护的。

李永成说,随着大陆改革开放深入发展,国力渐强,经济增长速度快,但是政治权利和公民教育未能配合,在回归不到20年的时间里,中国传统的优质文化未能影响香港,大陆的劣质文化却冲击香港本土文化,首先是2003年意图为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以削弱香港的自由,2006年开始香港特区政府以经济发展为名拆除历史建筑,引发了香港年青一代的社会保育运动,反对天星、皇后码头迁拆,利东街重建,菜园村保卫战中,本土思潮开始发酵,接着是2012年的反对国民教育科运动,拒绝下一代被洗脑,2014年的“雨伞运动”更是将本土运动推上高潮,一系列的社会运动凸显了港人身份认同为内涵的对外来劣质文化和价值观的抗争。

李永成认为,香港独特的制度和价值观包括多元、平等和包容,价值观的核心包括自由、法治、人权、民主。这是香港的优质文化,应该影响中国大陆,使其进步,而不是让大陆的劣质文化侵蚀香港本土文化。香港人热爱自己的家,亦欢迎朋友来访,但是如果是来破坏一国两制,摧毁我们的家园,削弱香港的人权自由以拉近与大陆之间的距离,便必须全力抗争!

民主党的“本土路线”

据观察,民主党中央在2015年就要求起草一份正式的本土论述,说明该党的本土立场,但是直到2017年初还没有正式文本。从该党高层人士在不同场合的讲话片段和表达中可以看出,民主党是反对本土派的“港独”主张,仍然视香港为中国一部分,促进香港民主进程乃至实现整个中国的真正民主。民主党认为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最符合香港的利益,因此反对中联办插手香港具体事务。

李永成表达了民主党对于本土路线的看法,他说,民主党的“本土路线”就是立足香港,坚持多元和平等价值观,维持包容度高,文明理性,有投资价值的国际大都会地位。本土思潮之所以这几年发展迅速,是因为梁振英制造了太多社会矛盾。民主党反对“港独”,坚持普世价值,团结社会,面向世界,有长远的制度保障,香港才能继续繁荣安定。

他说,香港人的身份形成了自然的命运共同体,无论在哪里出生,什么家庭背景,都是香港人身份的组成部分,香港的独特城市魅力、独有文化、繁体字、港式粤语,都具有身份价值,这种身份定义既是中国人也是香港人。

谈到如何与本土派相处,李永成说,民主党将继续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处理与包括本土派别在内的其它派别的关系,以包容态度,鼓励多元化,共同推动进步。其它民主派朋友,本土派朋友,都可以坐下来讨论问题,择优而事,沟通中求同存异,尊重各自的信念,相辅相成,以争取香港民主为大任。即使少数本土派人士不愿意沟通,甚至恶意攻击,民主党也不惧怕,以理服人,若遇无理攻击,定必反击。

本土价值观不容中方干预选举

据观察,对于2017年的特首选举,民主党最不满意的是代表中央政府的中联办过多干预,从特定候选人的筛选到攻击属意候选人的对手,选举中出现的“三论”,都与中方干预有关。“三论”包括“中央不任命论”(首届特首董建华在一个聚会中所说的“如果选出来的特首得不到中央信任,中央可以不任命”)、“唯一支持者论”(主管港澳事务的中央领导表示的“中央仅支持林郑月娥作为特首候选人”)、“对抗中央论”(建制派大员陈永棋声称的“如果不选林郑月娥就是与中央作对”)。

李永成说,回归至今的行政长官选举都是小圈子选举,绝大部分香港市民无权参与;今年一样,七百多万市民无权投票,不论是本土派或民主派的参与皆很少,介入得最多的反而是中联办。中方内部钦点特首,既没有香港人的普遍参与,也没有广泛支持。在此情况下,民主党选择了三位候选人中最远离中联办,最有竞争力,较高机会取胜,最能够抵御外来劣质文化侵蚀,以及最能够守住本土价值和尊重两制差异的候选人。

据观察,320多名泛民选委中,大部分支持曾俊华任特首,认为他既能够吸收来自泛民和建制派提名票,说明他的支持者来自不同的政治光谱,也就是具有广泛的民意基础。从2016年立法会选举的情况看,泛民的支持率是58%,建制派的支持率是42%,也就是说,曾俊华的支持者来自两大阵营,民意支持度高。而中方力捧的林郑月娥的提名票仅来自建制派,只占民意支持率42%的阵营。

如果以民意为先,曾俊华的胜算较林郑高;如果以中央信任为先,则林郑当选的机会较高。此届特首选举实际上成了干预和反干预的博弈,中方认为自己有权过问特首选举,而泛民坚持选举是香港的内部事务。

一国两制各自表述?

如果说,一国两制是泛民迄今最常用的抵御外来干预的“护身符”,那么泛民心中的一国两制与中方所解释的一国两制是否一样东西呢?据观察,北京和泛民在抢夺一国两制的话语权,这种争夺过去从未发生过,至少在“雨伞运动”前没有发生过,是否意味着李永成所说的外来劣质文化开始侵蚀香港本土特有文化呢?是否外来价值观进入本土价值观体系形成常态呢?

李永成说,一国两制的框架和概念,从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到后来的《基本法》,应该是一致的,其条文含义都是一个概念,一种解释,只是近年有人开始尝试扭曲,明显是以偏概全,混淆视听。

“港独”不被民主党认可,本土思维和价值观衍生的本土思潮或者本土主义,成为了港人保卫自己生存环境的一道屏障,因此提到本土主义,并不都是泛民和民主党一概排斥的“港独”代名词,而是本土价值的体现。这也许是李永成所表达的意思。

据观察,中方对于一国两制的落实,泛民和本土派都认为是走了样,中方强调一国而不尊重两制,对《基本法》条文的解读也是为己所用,斗争需要。中方对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占有优势的法统地位,握有最终解释权,这就给捍卫一国两制的泛民未来的道路带来不确定性甚至危机。如果一国两制的解释与泛民坚持的概念不同,那么泛民应该如何还原概念呢?如果概念斗争持续,将来一国两制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李永成作为民主党副主席,自然坚持民主党的立场和观点。他与党友日后工作中面对的挑战难度可想而知,如何捍卫一国两制,坚守本土核心价值,反对北京的干预,团结本地的非建制派力量,实现真普选,这些都是困难的任务。

——转自纵览中国(2017年3月19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05期,2017年3月17日—3月30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