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戴耀廷:四代特首,四种嘴脸(图)

2018年06月22日

经过21年,港人已见过四代特首。按着香港威权体制的特性,一天特首不是由普选产生,无论由谁来当,特首的本质也不会改变。当然,因应着中共对港政策的转变及各人的个人特质,四代特首的身份及他们当特首时的心态还是有些不同,虽然从收回香港主权开始,中共就已决定必须绝对掌控香港,但因应不同时代的需要,方法会有不同。在刚收回香港的主权时,中国经济发展还在起始阶段,中共需向世界展示尊重香港高度自治的胸襟,故选了一位他们能充份信任的董建华来当第一代特首,让他享有相当大的自主度,把中共在港的利益差不多完全交到董建华手上来代理,并尽可能不插手。

有了这代理人身份,雄心壮志的董建华有着不少鸿图大计,要把香港推上一个新的高寐。不幸地,董建华初上任就碰上亚洲金融风暴,又因他是一名商人,缺乏公共事务经验,终导致50万人上街要求他下台,令这第一代特首黯然下台。

当发现董建华虽可信任却力有不逮,要找人替换以拯救民望低迷的特区政府,中共只能拣了一名在殖民地时代当了佷多年公务员、由英国人一手栽培出来的曾荫权来当第二代特首。中共不能如对董建华般那样信任曾荫权,甚至要他先通过两年的「试用期」,才让他正式出任一整届的特首。

曾荫权毫无疑问是「机灵鬼」和能吏,他深知自己不受信任的处境。他争取连任的口号是「做好呢份工」,把自己定位为一名雇员,雇员能有的自主度自然比代理人少,更何况那老板还是紧紧盯着自己是否越界。曾荫权这第二代特首成为了一名小心翼翼的雇员。他甚至在某程度上是不作为,因在这种环境下工作,「少做少错」是雇员的金科玉律。但即使如此,曾荫权在不自觉间可能还是踩了不知是甚么的红线,最后由高位重重跌下,锒铛入狱。

接替曾荫权的,本是与董建华背景有些相近的唐英年,但因他丑闻缠身,中共惟有临急改由更根正苖红的梁振英来当第三代特首。与前两代特首不同,梁振英与中共的关系更紧密,甚至可说是直属臣子。不过,梁振英虽是中共可信之人,却未必是中共最希望放上特首之位的人。

林郑熟政府运作危害更大

梁振英由争夺特首之位始,已展示他的政治野心。在履行中共交下来的政治任务之余,他虽不敢做一些与中共利益相冲的事,但还是有一些想要达到的个人目的。梁振英昭然若揭的政治野心令他的管治出现种种问题,难以完成中共想在香港做的事,尤其是在雨伞运动之后。中共也看到这点,故在一届任期满了后,又要逼退梁振英。

历史在重复,但也有一些演变。替换梁振英当上第四代特首的林郑月娥也是公务员出身。梁振英祸港五年,已使香港礼崩乐坏。原先,连不少反对林郑月娥当特首的人,都以为林郑月娥当了几十年公务员,怎也会比梁振英懂得珍惜香港多年来的管治传统。但从林郑上任约一年的表现看,却正因她熟知政府运作,梁振英想做而做不到的,在她手中反是更快和更彻底地做到了,令港人赖以为傲的核心价值受到更大破坏。

林郑并没有如曾荫权般只是选择成为中共的雇员。俗语说「东家唔打打西家」,雇员与臣子不同,不需对雇主有太强的忠诚度。现在习主席「称帝」,在皇帝面前,特首成了奴才。臣子与奴才也是有分别,臣子怎也会保住一点尊严,但奴才已不介意在皇帝面前俯首跪拜。主子交下来的政治任务,即使怎样不情愿,当奴才的也要把它们完成。但俗语也说「伴君如伴虎」,林郑「半途出家」,亦有曾荫权的前车之鉴,既已选了投诚,相信这位四代特首,只能是一个诚惶诚恐的奴才。
由董建华、曾荫权、梁振英至林郑月娥,每下愈况,令人更觉得普选特首的急切性。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转自苹果日报(2018-06-1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8期,2018年6月22日—7月5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