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丁一夫:请伸手帮一把流亡藏童——介绍藏童零结核计划

2018年04月09日

2018年3月在达兰萨拉举行的第33届心智与生命研讨会期间,我第一次听说了“藏童零结核计划”(Zero TB in Tibetan Children)。这是由达兰萨拉藏人医院Dawa Phunkyi院长、达赖喇嘛尊者的医生Tsetan Sadutshang大夫、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的Kunchok Dojee大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结核病研究中心的Richard E. Chaisson 大夫、威斯康辛大学医学和公共卫生学院的Zorba Paster大夫等组成的志愿团队成立的一个行动计划。他们发现,流亡藏童中罹患结核病的比率,是全世界最高的。他们要采取行动,消灭流亡藏童中的结核病。

西藏流亡社会的少年儿童

在经历了六十年的流亡后,如今约十三万境外流亡藏人主要居住在印度和尼泊尔,他们仍然是联合国认定的难民,其中约三万是少年儿童。

六十年前达赖喇嘛尊者出走印度,随后数万藏人携家带口追随达赖喇嘛。印度总理尼赫鲁承诺让其中的少年儿童进入印度学校,但是达赖喇嘛尊者认为,为了保存藏文明,流亡藏人的少年儿童应该在藏人的学校里接受教育。这一原则得到了尼赫鲁认同,流亡藏人的教育事业获得了印度政府的慷慨支持。流亡第二年,藏人就建立起了第一所学校。半个多世纪来,流亡藏童都在藏人自己的教育设施中得到教育。藏人的教育分属三个系统:

  1. 印度政府资助成立的藏童学校。在流亡藏人的定居点或难民村,印度政府出资成立了71所藏人中心学校(Central School for Tibetans),简称CST。这些学校由印度政府专门成立的教育管理部门领导,宗旨是保存和促进流亡藏人自己的文化和遗产。我在各地的流亡社区参观过很多此类学校,见过印度政府派来的校长,而教师大多是流亡藏人。这些学校大多都有宿舍,很多学生是寄宿生,他们来自于偏远的家庭,甚至是来自于边境地区的游牧家庭。学校负责他们的一切费用。CST现在有一万多在校生。
  2. 西藏儿童村(Tibetan Children’s villages),简称TCV。这是流亡初期为了照顾流亡藏人中的孤儿、与父母离散或父母无力照料的儿童而成立的慈善救助组织。流亡初期,很多藏人死于流亡途中或印度次大陆湿热气候的艰难生活,留下孤儿。 为了拯救这些儿童, 建立了抚育与教育一体化的TCV。TCV的幼童生活在扩大的家庭形式单位中,由专职的藏人“养父母”照顾生活。TCV根据需要设立从幼儿园到中学和技术学校的各类学校,提供藏语文教育和现代课程及实用技术课程。TCV的经费来自达赖喇嘛慈善基金会和其他慈善组织与个人的捐款。如今TCV分布于全印度的流亡社区,12,000多儿童与青少年生活其中。新从西藏境内出来的青少年和儿童,都进入TCV生活和学习。2009年,TCV成立了流亡藏人第一所自己的大学——达赖喇嘛高等教育学院。
  3. 传统西藏社会的教育和文化传承是通过佛教寺院实现的。在藏传佛教的寺院里,出家僧侣要接受从藏语文、佛教逻辑学到医药学的完整教育。藏人家庭普遍会把家里的一个或几个最聪明的孩子送往寺院。藏人家庭给寺院的供养,其实也包括提供给自家孩子的生活和教育的资源。藏人比较信任寺院和寺院所提供的教育,僧侣普遍受到民众的尊重。这一传统在流亡中得到延续。流亡藏童的第三个教育系统就是各大寺院提供给学僧的教育。这种教育中不仅包括传统的藏语文和佛教经典教育,也引入了印度政府和西藏流亡政府要求的现代教育课程。

西藏流亡社会是二十世纪世界政治流亡史上最和平、最谦卑、组织最良好、持续时间最长而受到全世界尊重的流亡群体。流亡藏童的抚养和教育,其水平超出了境内的教育水准,达到了藏民族历史上的最高状态。这些学校培养了众多人才,包括如今西藏流亡政府的领导人。

流亡藏童的结核病情况

流亡藏人的学校,CST、TCV和寺院学僧,都是住宿生。难民失去家园,在异国他乡有很多限制,半个世纪来流亡社区的生活仍然是清贫的。印度次大陆气候湿热,常有疾病流行,对于来自青藏高原的藏人,是非常不利的环境。藏童离开了父母,在学校里集体住宿,有生活和学业的压力,更容易出现健康问题。

藏童零结核团队的志愿者医生们,最近一年对5,019个藏童学生和709个教师员工进行体检,发现55个学生和十个教工罹患活动型结核病,其中包括对多重药物产生抗药性的MDR结核病;还发现900名学生和300名员工患有潜伏性结核病。这一发现令人震惊。

活动型结核病会对肺部和大脑造成严重损伤,甚至造成残疾和死亡。活动型结核病是一种传染病。对多重药物具有抗药性的MDR结核病是一种顽重结核病,治疗这样的结核病需要花费十倍的资金。潜伏性结核病是指受到了病菌感染但是处于潜伏期,他们不会传染给他人但是随时就会发作而成为活动型结核病。

在西藏流亡社会的教育系统中,还有20,000多名学生和2,000多名教职员工需要进行结核病检查。可以预料,将会发现更多的结核病人。

藏童零结核计划

藏童零结核计划是一个由医生发起的志愿者项目,要为所有已发现的结核病人提供免费治疗,对流亡藏人的所有学生和教职员工实施结核病普查。将来还计划对所有流亡藏人进行结核病普查。

他们采用最新的GeneXpert Machine,这是一种能在90分钟内诊断出结核病的先进设备,并且能够诊断出是否属于最难治的MDR结核。传统的检验方式需要4到6周才能得出结果。他们现在已经有两台这样的设备,需要再采购一台。这是一种昂贵的设备,每台价值20,000美元。每检查一个病人需要20美元的成本。

大量潜伏性病人需要得到治疗。传统的治疗方式是每日口服药物持续36个星期。现在他们将采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研究的新型长效结核病抗生素,只需每周口服一次,持续12周。

结核病人如果没有按照医嘱准时服药,不仅可能达不到疗效,还可能使体内结核菌产生抗药性而转变为更危险的MDR结核病。所以,藏童零结核计划还发展出一套利用现代技术敦促病人服药的系统,用电话提醒病人服药,甚至派医务人员上门送药。

请伸手帮助流亡藏童

根据藏童零结核计划提供的资料,治疗普通结核病的一个疗程,需要52美元;对多重药物产生抗药性的MDR结核病的一个疗程需要500美元。有一种新的安全而高效的预防性治疗,每个儿童需要36美元。藏童零结核计划估计,需要对总共5,000名儿童实行活动型或潜伏性的结核病治疗。藏童零结核计划需要筹集至少300,000美元资金,才能完成这一计划。他们呼吁外界伸出援手,帮助流亡藏童。

捐款方式:

通过约翰·霍普金斯医学团队:在你的facebook上搜索:Zero TB Kids。在Zero TB in Kids: Together We Can End TB的脸书页面上点击Donate,连接到捐款网页。你也可以email给Dr.Kunchok (kdorjee1@jhmi.edu)或者Dr.Chaisson (rchaiss@jhmi.edu)。

通过长期支持流亡藏人的Tibet Fund。请联系负责人洛桑念扎 (Lobsang Nyandak): Lnzayul@tibetfund.org 或电话 (212)213-5011。

为什么汉人更应该伸出援手

因为藏人原来是没有结核病的。由于特殊的高海拔地理环境和高寒气候,以及相对稳定而封闭的生活形态,世代生活在青藏高原上的藏人原来是没有结核病的。正由于此,藏人体质缺乏对结核病的抵御力,在他们被迫离开家园流亡到印度次大陆后,就比其他人更容易受到结核菌的感染而发病。藏人是在中共入藏并占领和改造西藏时,才被迫流亡到印度次大陆的。

请伸手帮他们一把。

——转自议报(2018-03-30)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2期,2018年3月30日—4月12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