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丁子霖:我想向大家说几句心里话

2016年10月27日

久违了,朋友们。

2015年9月27日(也即农历中秋节那一天)14时53分,我的丈夫蒋培坤突发心梗,与世长辞。这突如其来的厄运一下子将我坠入深渊。蒋的后事已严格按照2013年我俩共同拟定的遗嘱——丧事从简办理。我先走,他照办;他先走,我照办。

我不会用电脑、不会打字、不会使用电邮、微博、微信。长期以来,我与外界的联系都依靠蒋。他这一走,使我在痛失亲人的同时,也失去了这根与外界联系的重要纽带。

这20多年来,我与蒋都处在当局有关部门的严密监控之下。为了不连累他人,他走后,我取消了他生前在京、锡三地所使用的宽带,并把他心爱的电脑与IPAD都收藏和封存起来。因此这一年来,亲友们给我发来的所有邮件、微信,我都没有看到,更谈不上回复了。我只得在此恳请大家原谅与理解我的无礼与无奈,并向大家衷心道一声谢谢。

鉴于我的处境与身体的每况愈下,我在蒋离世后,不得不向天安门母亲群体的服务团队请了长假。在本人请假期间,无法参与群体的各项事务。今后,朋友们如有需要,请直接与母亲群体的服务团队联系。

在这片国土上,天安门母亲群体得以自然形成,并不畏强权的高压,能坚持到今天,除了母亲们自身的努力之外,离不开海内外友人们的关爱与相助,在此,请朋友们接受我衷心的感谢。

我虽体力不济,但头脑清楚,记忆力也尚可。只要一息尚存,就不会停止努力,就不会放弃天安门母亲群体关于公正解决六四的三项诉求以及坚持群体独立性原则。

愿我们亲人的在天之灵护佑天安门母亲群体!

丁子霖 写于2016年9月27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94期  2016年10月14日—10月27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