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二大爷:不作恶,且苟活——两个中国人的乱世抉择!(图)

2019年05月21日

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巨大落差往往是让人难以逾越的鸿沟。每一个或无法沉默、或慷慨激昂的正常人,难免都会经历这样的奚落:你总是在批评那个不会下蛋的母鸡,你下个蛋来看看?有本事你滚出鸡笼?

我们是人,不会滚,显然也无蛋可下。抛开我们左或者右的面目,在残酷而琐碎的生活里,我们不过是一个又一个为了一日三餐奔波的血肉之躯。但并不精彩甚或卑微的生活,并不是追求理想、评价正义的累赘,而是一种基础。身处的阶层也许会妨害我们获取利益的可能,但是绝不会妨害我们正确的认识这个世界。

那么,当你面对悲愤却又无力改变的局面,陷入焦灼而又不能熟视无睹的折磨,你能做的是什么?

这里我先讲一个故事。


归国前的徐璋本

徐璋本是钱学森的同学。这两个同龄人,同在美国长期留学,几乎相同的专业,又几乎同时抱着报效祖国的赤子之心海归,却有着截然不同的人生。

反右政治风暴开始之后,敏感的钱学森立马掉头,不断写交心材料,和右派知识分子们划清界限,标明驯服的心迹。在大跃进中,钱学森于1958年《中国青年报》撰文,保证合理光照可亩产40万斤粮食,为大跃进推波助澜,最终于1959年入党,成为红色知识分子标兵,荣耀无二。而徐璋本则完全不同。在1957年著名的大鸣大放“引蛇出洞”中,公开声明组建劳动党,要公开竞选国家主席。他还直言“马克思关于共产社会的理想,包含着严重矛盾,不能作为国家指导思想”,结果可想而知,徐璋本被作为“现行反革命分子”,被判无期徒刑。


徐璋本和钱学森

作为当时顶尖的量子物理学家,徐璋本是发展核武和航天技术的急欲依靠的技术力量。他入狱后,由于钱学森的力保,周恩来放话,只要检讨错误,就可以立即恢复清华大学的教职,重新投入组织的怀抱。

但徐璋本入狱后就一改敢说敢言的画风,平日缄口不言,始终不落一字。他也没有选择像张志新哪样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反抗,而是安静坐牢,随遇而安,就是死不检讨。狱方为了羞辱、恐吓他,甚至在枪毙右派的时候拉他旁观陪衬,他坦然接受;平时开认罪大会让他交代,他东拉西扯,装疯卖傻,说不出完整的话语。

1970年中国发射卫星成功,监狱方面特地叫来他训话羞辱:徐璋本!没有你,中国的卫星照样上天!你现在有何感想?徐璋本只是淡淡地说:“惭愧,惭愧”。直到1979年和所谓的国民党战犯一起被特赦出狱,这个顶尖的物理学家坐了整整22年的牢,却始终没有认罪。

1988年,徐璋本去世。相对于张志新们殉道的壮烈,他给了另一种同样坚韧的示范。我相信,历史不会忘记他。

这是苟活的故事。

我要接着讲另一个故事。不作恶的故事。


何凤山和他的“生命签证”

民国外交家何凤山先生在1938年纳粹德国吞并奥地利的时候,任民国驻奥地利总领事。

当时纳粹对犹太人的迫害正在逐步升级,大批犹太人已被送入集中营。而留下的犹太人想要离开,又苦于拿不到签证。因为在1938年的国际难民会议上,国际社会尚未认识到纳粹种族灭绝政策的恶毒,普遍拒绝接受犹太难民。在这种艰难的形势下,无论是从考虑自身安危的角度,还是从服从职业要求的角度,何凤山都可以选择当一个旁观者。

但不愿意见死不救的何凤山思虑再三,不顾上司的反对,在维也纳领事馆向数以千计的犹太人发放了前往上海的签证。一个签证就可以拯救一条人命,因此这些签证也被称为“生命签证”。根据目前已发现的档案,仅仅在1938年6月至10月之间,何凤山就向犹太人发放了1700多张“生命签证”。17岁的犹太青年艾瑞克在被五十多个领事馆拒签后,找到何凤山碰运气,结果何凤山一次性给了他整个家族二十多张签证……经他拯救的犹太人,有后来成为爱乐乐团首席小提琴演奏家的海因茨、有美国前财政部长布鲁蒙赛尔、现任犹太人组织秘书长的亿万富翁伊斯雷尔……

他的行为当然逃不过纳粹的眼睛,纳粹以维也纳领事馆是犹太人房产的理由,将领事馆没收。在民国政府拒绝出资租房的情况下,何凤山自掏腰包,租了一套小公寓继续办公,坚持发放“生命签证”,直到被民国外交部记过警告。

2000年,已经去世的何凤山被以色列政府追授最高荣誉:国际义人,并在耶路撒冷为其建纪念碑,上书:永远不能忘记的中国人。


何凤山

两个故事讲完了。事实上,我相信我们大多数人的情况,要比这两个故事中的主角在当时面临的绝境要好得多。虽然我们也难免会诚惶诚恐,会不知所措,会沉默以对。但是,我们还可以选择有限的表达,那些躲在背后的暗枪,断然不敢发射。因为,有人比我们还要恐惧。历史的长河中,辉煌会有重复,会有遗忘,但是,人性无声的坚持、良知的光辉,越是黑暗,越能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不要因为多数人跪着,就要弯下自己的膝盖;不要因为同情有危险,就要走向违背良知的方向;不要让利益遮盖我们的眼睛,不要因为无法改变而同流合污。那些怀疑光明,讥笑追求光明的声音,从古至今,多如牛毛,光明仍在,怀疑与讥笑却无一例外的消失了。

生活的理想就是为了理想的生活。如果不能山呼海啸,那我们就只需等待。用一言一行为践行正义者、为保持良知者壮胆助威,总有那么一天,貌似强大的会倒下,貌似永恒的会湮灭。你看历史饶过谁。

不作恶,且苟活。

(2011/4/14原作,2017/5/25重作)

——转自自由微信(2017-05-25)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1期,2019年5月10日—2019年5月23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