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冯正虎:杨浦区选举办不知道——冯正虎的选举日记(10月25日)

2016年10月27日

上海市区级选举的选民名单在2016年10月26日按选区张榜公布。区人大代表候选人在选民名单公布后按选区提名产生,推荐代表候选人的截止日期为公布代表候选人名单的前一天,即2016年10月30日。

今天上午9:30许,我拜访我居住所在地的五角场街道政民居委会。居委会工作人员都在忙碌地核对选民名单,准备明天张榜公布的事宜。我向居委会主任询问:候选人推荐表是否可以领取?她回答:不知道,听上面领导的安排。

我离开居委会,去拜访街道选举办公室。在五楼的选举办公室内碰到选举办的一位陈姓女领导,我问她:“取候选人推荐表的手续如何办理?”她说:“我昨天刚来管选举工作,不知道如何办。” 我告诉她:“明天选民登记公榜了,也就是到了法定的推荐候选人阶段,法律规定的推荐初步候选人的时间只有五天左右的时间,所以我现在要知道推荐表如何领取。”她问我:“你是干什么的?你怎么懂这些?”我告诉她:“我是搞法律的,学习过选举法,而这次我要竞选人大代表。”

这位女领导说要去开会,把我打发走了。我请她请示上级领导,明天我还会找她。

对于这些管选举的领导来说,或许是一个新问题,过去只有组织推荐,指定候选人,或者是借选民推荐的名义来包装一下组织指定的候选人,从未有过选民自由推荐的候选人吧?法律上有的权利,长期不用,也就废了,没有人知道如何使用。

下午2点多,我去拜访杨浦区选举委员会,选举办设立在杨浦区政府大楼的四楼,我在门卫室与选举办的工作人员电话联系后,直接上四楼410室,一大推工作人员在忙选举工作。他们问我是哪里的?有什么事?我告诉他们,是五角场街道的,来询问选民推荐候选人的推荐表如何领取?他们要我去组织组问。于是,我进入414室,询问在场的工作人员。他们回答不知道,他们只管组织推荐的,不管选民推荐的。而且,觉得很奇怪,我怎么能进入政府大楼,直接来问他们。我告诉他们,街道工作人员不知道,所以我来问你们,明天开始提名了,你们应该知道这个领取推荐表的程序吧。

他们让我等在四楼的楼道口,告诉我有一位姓名为“王怡(音读)”的人回来接待,并派一位年轻的工作人员陪我。过了一个小时,王怡还是不出现。后来,一个政府大楼的保安部门领导带着四个保安加一个门卫上了四楼,看到我们站着,客气地问我怎么进入区政府大楼的?我笑了,进楼不是很容易的吗?在门卫电话联系,然后就上楼了。我还以为来的那位是“王怡”了,亲切地拉着他的手腕,“你是王怡吗?”他说:“我不是,请你在楼下等他。”下楼后,他又让我在门卫处等王怡。等了半小时王怡还没有出现。我让门卫去问这位领导:“王怡来吗?不来我就回家了。”我讲信用,傻乎乎地等着,又过了一刻钟,我让门卫再去问这位领导,“王怡”来吗?领导不好意思答复了。

下午4点半左右,我也不等了,高高兴兴回家。即使“王怡”来了,他也是不知道的,他们还没有准备好真正落实《选举法》,还不习惯让选民自由地推荐人大代表候选人。

2016年10月25日

上海市杨浦区选举委员会
地址:上海市江浦路549号4楼401室
邮编:200082
电话:25032066转3835

(作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94期  2016年10月14日—10月27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