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管见:五四百年的思考(图)

2019年05月06日

今年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四月中旬就集体学习,四月底隆重开会纪念,姿态是做得十足,然而,却是兜售它扭曲五四精神的私货。

习近平在政治局集体学习时讲话,要求加强对五四运动的研究,讲清楚为什么五四运动能有重大而深远的影响,讲清楚为什么马克思主义能够成为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指导思想,中共能够担负"历史重任",以及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在中国落地生根。

这样的研究姿态当然很不错,不过,这位总书记的大会讲话,表明他对于五四运动,对于五四精神,缺乏基本的了解,更谈不上研究。

习近平断言,五四精神"以爱国、进步、民主、科学为主要内容","其核心是爱国主义精神"。他引用孙中山先生的话,做人最大的事情,"就是要知道怎么样爱国",他说,"一个人不爱国,甚至欺骗祖国、背叛祖国,那在自己的国家、在世界上都是很丢脸的,也是没有立足之地的。"至于最为关键的"怎么样爱国",他的回答是,"当代中国,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高度统一。"这成为他这篇讲话的主旨、核心。

人们早就知道中共鼓吹所谓"爱国",是要求"爱党",但是,中共这位总书记,如此坦率地将"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联在一起,毕竟难得。

五四运动本身,是年轻学生为捍卫年轻的共和国而发动的一次抗议运动,抗议日本侵略,抗议列强不公,抗议民国北京政府抗争不力,斥其软弱无能,甚至斥其"卖国"。这些斥责是否都合理,可以讨论、推敲,而该运动作为抗议运动,其精神的本质,则毫无疑义,是批判的、革命的。在这个意义上,五四运动的爱国,体现为进步、民主、科学,而不是闭塞、专制、愚昧。

五四抗议中,一些学生暴力攻击民国政府官员,火烧其住宅,同时,运动中对传统文化的批判也显露出极端的激进或偏激,都表现得简单、粗暴、专制、愚昧。五四运动的进步、民主、科学,不是绝对的,它在过程中也有粗暴、专制、愚昧的表现,这并不奇怪,而这正是人们对五四运动,应该具体地研究分析的重要方面。只是,这一研究分析,在习近平眼里,似乎无足轻重。

中国经历了漫长的王朝专制,民众以暴力反抗,即使推翻了王朝专制,自己也难免再建立新的王朝专制,因为在东方社会的亚细亚生产方式之上,如此循环的历史逻辑根深蒂固。市场经济匍匐于自然经济之下,尽管民间商业可以相当发达,但工商业文明受到国家官营体制的控制,难以发展起来。辛亥革命推翻帝制,一次大战中列强无暇顾及中国,于是市场经济在中国得到一次难得的发展机会。可以说,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都受到这种现实变化的影响。然而,这时的市场经济毕竟根基尚浅,尚未进入它的长期发展阶段,它还难以支持与其相适应的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这时,社会意识很容易受到激进及极端的社会思潮影响,社会运动很容易被外国所支持的政治势力所主导。

新文化运动,与当时的社会经济变化相应,传播现代文明,推动中国社会转型,原本承载着社会发展的希望。后来成为中共总书记的陈独秀,在五四运动发生之前即已认定,"只有"民主与科学"这两位先生,可以救治中国政治上道德学术上思想上一切的黑暗"。受新文化运动影响,五四运动举起"德先生"(民主)与"赛先生"(科学)的旗帜,以抗议行动主张公民社会的政治权利。学生们这样挺身而出,震动了天下。

五四运动发生之际,与先前法国巴黎公社之际类似,各种思潮、主义在社会中激荡,马克思学说只是其中一支。马克思和恩格斯,乃至于工人的第一国际,都没有宣称巴黎公社是在工人国际或马克思学说"指导"之下。但是,中国共产党对于五四运动,态度就完全不同。

五四运动有其激进甚至极端以及粗暴的一面,这本来没什么不正常。然而,它的两个变化,逐渐地在思想意识中、在现实中,都突出起来,使得它与新文化运动似乎渐行渐远。

其一,五四运动持续将近月余之际,社会各界对它的支持增强,特别是工人也发动支持,而共产党人自诩代表工人阶级,于是五四运动的所谓"与工人相结合",似乎与共产党扯上了关系。

其二,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的一些代表性人物逐渐信奉共产主义,成为共产党人。在中共的宣传中,这叫作"为中国共产党成立做了思想上干部上的准备"。

于是,对中共而言,五四运动"是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走向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转折点"。

旧民主主义革命,是民族资产阶级领导的革命。在中国,因为市场经济发展不足,资本主义发展不足,资产阶级较为软弱,这一革命,与新文化运动一样,需要长期的发展。

新民主主义革命,据说是由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先前的标准说法是,这是工人阶级(通过共产党)领导的革命,现在,中共已经不在乎把工人阶级撇在一边,它直言不讳,是它领导着新民主主义革命──当然,何时中断新民主主义,也由它说了算。

毛泽东当年没有掌握全国政权之时,还比较谨慎,他承认,"社会主义只有经过民主主义才能实现",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天经地义"。但是,一旦政权到手,而不同意中国迅速发动社会改造的斯大林不久即逝世,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毛泽东宣称,"只有社会主义可以救中国"。他断然抛弃了陈独秀所谓"只有德先生、赛先生可以救中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这样来看,习近平在五四百周年之际淡化五四运动的民主、科学精神,可以说,这是中国共产党的传统,只不过习近平表现得更为突出而已。

习近平宣称"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高度统一",很自豪,很是理直气壮,但是,美中不足的是,从1950年代到现在,中国共产党都没有能讲清楚,社会主义在中国,究竟根据何在。

胡耀邦作为中共总书记,在中共十二大报告中称,"有了一定程度发展的现代经济,有了当代最先进的阶级──工人阶级及其先锋队共产党,社会主义革命就有可能成功。"这是中国共产党人在毛泽东之后试图说明其"社会主义"依据的一次尝试,但是,这样的说明,与马克思学说,相距甚远。

依照马克思学说,其基本看法是,"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

马克思认为,"工人阶级不是要实现什么理想,而只是要解放那些在旧的正在崩溃的资产阶级社会里孕育着的新社会因素。"他很清楚,"目前'资本和地产的自然规律的自发作用'只有经过新条件的漫长发展过程才能被'自由的、联合的劳动的社会经济规律的自发作用'所代替"。

为了所谓理想,可以说,有了一定的现代经济,有了工人阶级及其政党,或者以中共更喜欢的说法,只要有中共的领导,就可以搞社会主义革命,就可以建设社会主义。

但是,社会主义的存在与否,不在于理想,而在于现实经济的发展程度,在于现实社会的发展程度。

恩格斯当年曾经承认,他们先前支持"不断革命",认为农民和小资产阶级已经团结到工人阶级周围,"存在着少数人革命变成多数人革命的前景",但是他们错了──因为"当时欧洲大陆经济发展的状况还远没有成熟到可以铲除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程度"。

当中国共产党夺取了政权的时候,它的所有理论家,包括毛泽东本人,都没有提出过证明,说当时的中国,经济发展已经"成熟到可以铲除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程度"。恰恰相反,当时的理论家,或经济学家,可以证明的是,当时的中国,经济发展已经成熟到,可以长期发展市场经济,可以建立和长期发展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程度。

没有看到,或未能证明,旧的社会里"孕育着的新社会因素",且这些因素已经足够成熟,可以将它们解放出来,建成新的社会,这一切都没有,但硬是要干,硬是要把所有不同意这样干的人都打倒在地,为自己的理想或梦想,不顾一切地展开大规模社会实验。这就是毛泽东整个后半生所做的事情。看似很蠢,但他乐此不疲。

毛泽东没有成功,现在习近平继承毛泽东的遗志,要继续做下去,看来也同样乐此不疲。美其名曰,这是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是所谓"新时代",并且基于此,要求"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高度统一"。看上去,这其实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只是,一个控制着十数亿人的大国的数千万党员的党,这样认真地践行一个笑话,却难让人笑得出来。

 

——转自新世纪(2019-05-05)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0期,2019年4月26日—2019年5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