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郭宝胜:遏制宗教政策进一步恶化是基督徒的责任

2014年07月30日

7月28日美国国务院公布2013年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由于中国政府严重侵犯宗教自由,被美国政府列为特别关注国家。同时,主管民主、人权、与劳工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汤姆¨马利诺夫斯基说:美国注意到也非常关切中国境内教堂的十字架被拆事件,人民有表达言论的权利与信仰自由,尽管美中关系复杂且广泛,美国还是会继续坚定支持这个价值观。

可见,今年以来的浙江强拆教堂和十字架事件不仅引起媒体,而且也引起西方国家政界的广泛关注和一致谴责。同时,国际社会和海内外华人基督徒,都希望中国政府能够立即停止如此暴行,但“树欲静而风不止”,浙江当局并无停止迫害的任何迹象。根据3月28日强拆行动的指导性会议“浙江省‘三改一拆’涉及宗教违法建筑处置工作实施方案电视电话会议”内容,这次行动分为三个阶段:

(一)调查摸底、制定计划阶段(2013年12月——2014年2月)

(二)全面实施整治阶段(2014年3月——2014年9月)

(三)总结验收巩固阶段(2014年10月——2014年12月)

由此看来,按照当局的计划,强拆行动要到2014年年底才会结束。所以单方面期望政府能自动停止强拆行动完全是不可能的。

一方面是地方当局的执意作恶、“按既定方针办”,另一方面是当过红卫兵的习近平继续向极左路线迈进、对内持续高压、对外寻衅滋事,一副誓与西方国家及其思想文化决战到底的派头。地方与中央的意图都说明,强拆十字架行动绝不会停止,而且也不会止于浙江省,有可能向全国蔓延。

面对急剧恶化甚至有“文革化”倾向的宗教政策,作为海内外的基督徒,绝对不应该坐以待毙,而应该奋起抗争、采用多种方法遏制宗教政策的进一步恶化。而且从以往的经验看,信徒们的抗争的确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中共当局的宗教政策。

根据赵天恩牧师《当代中国基督教发展史》一书和本人的体会,影响当局宗教政策的因素除了马列主义原教旨的宗教观、无神论;毛泽东统战理论和政治形势外,宗教政策的制定也考虑到信徒的抗拒程度。例如由于农村家庭教会信徒从改革开放以来持续地依法维权、与政权抗争,政权在一段时间内对农村家庭教会只能采取默认的态度。1990年代,城市家庭教会兴起后,由于城市家庭教会信徒依法维权、采用户外敬拜等多种抗争方式,政权在一段时间内对小规模的城市家庭教会,也采取默认的态度。根据赵牧师《当代中国基督教发展史》一书,中国基督徒在1990年代后越来越意识到抗争不抗争,都会受到逼迫;而如果抗争的话,还有胜算的可能,所以中国基督徒开始勇敢地捍卫自己的信仰权利,学习法律运用法律蔚然成风。

浙江强拆事件发生后,有基督徒说,上帝通过这件事让我们看到温州教会自己的丑陋,反思温州教会自己的罪错。但是,也许上帝还通过这件事,让信徒以行动来证明自己信仰的纯洁热忱、护教的坚贞不渝,以此逼迫来考验信徒到底爱不爱主。就像主耶稣基督在受难前问三次问彼得的问题:“彼得,你爱我吗?” 对神的忠贞不渝,就表现在面对逼迫的时候,敢不敢捍卫自己的信仰。正如后来的彼得所说的:“顺服神而不顺服人”,敢于对践踏信仰者说不;也如历代殉道者一样,对神说我宁愿死,也要捍卫真道。

如此的抗争精神,在温州这次强拆事件中已经出现,如坚守三江堂一个月的信徒,如三个留下遗书准备殉道的温州传道人,如在各教堂被拆十字架时由于拦阻暴行而惨遭毒打的众多弟兄姊妹们。当这样的殉道精神和抗争精神,大规模地在浙江乃至全国出现的时候,中国政府就要考虑强拆行为的成本。成本足够大的时候,它也许就会退缩。最近有国内家庭教会传道人谈到政府对教会的打压,他说政府对一个教会的打压——搜查、抓人、拆十字架等等,每次的行动,都要联合其他很多部门进行,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要花大量的时间,要花大量的金钱。而且政府负责人和执行者大部分心中都明白干这些事是不光彩的,他们的内心道德压力也非常巨大。尤其是这些逼迫行动被司法控告、被海外媒体乃至海外机构报道、声讨,政府逼迫者的所受压力就会更大。

就中央习近平而言,他是想做毛泽东第二,但时移境迁,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文革时的中国,市场经济、海外交流、信息技术等,都使民众的素质和维权意识比文革时的中国老百姓高很多。习近平的权威和魔力都与毛泽东无法相比,而习面临的各种政治经济外交问题,都会让他“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如同他在钓鱼岛、南海等问题上的退缩一样,他想如毛泽东那样彻底地消灭基督教、完全掌控基督教,肯定不会心想事成。他将遇到巨大的拦阻、付出巨大的成本完全是必然的。这一切正如圣经诗篇1:6:“因为耶和华知道义人的道路。恶人的道路、却必灭亡”。

以上可见,从中央到地方的逼迫者其实并不可怕,它们完全有退缩和止步的可能。而基督徒面对他们最关键要做的,就是进一步加大对逼迫者的各种压力,直至他们因为承受不了道义、物质形式等方面的压力而放弃施暴和逼迫。海内外华人基督徒,应该采取多种形式,如积极在各类媒体上发布强拆信息、集体穿抗拆文化衫、祷告会、静坐、联名信(联合三自内的同情者、基督徒名人等等)、到各级政府机关集体请愿、上访,海外温州基督徒和其他华人基督徒,可以开祷告会、研讨会、到中国政府驻外领事馆递公开信等方式表达抗议,也可以到基督教普世机构、联合国等全球性组织处进行请愿活动。通过这些活动,给逼迫者以足够大的压力,迫使他们在承受不了的时候放弃对基督教的逼迫、放弃进一步恶化宗教政策的图谋。

纵容邪恶就是罪。面对邪恶的甚嚣尘上、疯狂猖獗,作为神的儿女,绝不能消极坐等、坐以待毙。而要拿出行动的勇气和力量,与邪恶者一搏。遏制邪恶的进一步蔓延、遏制中共宗教政策的进一步恶化,是我们基督徒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使命。正如圣经 诗篇18:27-30:“困苦的百姓、你必拯救。高傲的眼目、你必使他降卑。你必点着我的灯。耶和华我的神必照明我的黑暗。我借着你冲入敌军、借着我的神跳过墙垣。至于神、他的道是完全的。耶和华的话是炼净的。凡投靠他的、他便作他们的盾牌”。

(作者为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本刊来稿照登)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36期    2014年7月25日—8月7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