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郭宝胜:香港立法会政改表决背后的黑手

2015年06月19日

历史似乎为香港人开了一个国际玩笑——政改方案竟然以28票反对、8票赞成、0票弃权遭到大比数否决,而且在投票前有33位建制派议员诡秘离场、举世惊诧。港府和建制派自诩获得最大民意支持的政改方案,却成为历史上最少赞成票的政改方案,这无疑是对港府的极大嘲弄,也严重损害了中共的脸面,北京中南海已恼羞成怒、也许开始兴师问罪了。据《明报》消息,亚视投资人王征在微信发帖称“敌人并不强大,却成国际丑闻”,他建议中央,仿效当年“撤董之举”,“长痛勿如短痛”,立即撤换梁振英及中联办主任张晓明,以示问责,以儆效尤。

港府和中联办是否应为这次投票难堪事件负责呢?从种种迹象观察,至少中联办欲操纵立法会建制派投票,却因手段拙劣、弄巧成拙。从事后民联梁君彦议员承认政改否决后到中联办约见中联办副主任来看,建制派背后的操纵者就是中联办,而中联办的背后是北京中央。

据香港《NOW新闻》:“今日的事绝对是一场意外,大结局烂尾收场。由表决钟响一刻开始,建制派三名大佬,经民联的林健锋、叶国谦和谭耀宗一直在交头接耳,长时间不在座位上,还一度离开了会议厅。折返之后,谭耀宗与田北俊说了两句,林健锋就向主席提出休会。据闻大家当时也知是想等刘皇发返来投票,但究竟想怎样操作,却只有数个人知。主席拒绝休会后,林健锋就想实行计划B拉队离场,想借着不够法定人数而再拖一会,但听闻林健锋离开时,只说了一句‘我们先出一出去’。民建联叶国谦也只是指向门口说‘建制派出去’,大部分人都不知所谓何事,只是见到三名大佬都离场,就跟着大队走”。

从以上描述可知,建制派的三位领袖一直在商讨并与外界联系,之后带领建制派议员离场。究竟三位得到了什么指示不得而知,但离场行为的确是号令一下、统一行动的。根据《明报》和其他媒体拍到的照片,建制派议员们一直通过手机互相联络,并且建制派议员似乎有一个短讯群组,由此可知离场决定提前通过手机短讯组得到共识,才集体离场。

对于为何离场,事后建制派的领袖们都说是要出去等经民联刘皇发,有人称发叔正在赶来,即将到达。其实这是非常荒唐可笑的,等人只要一两个人出去即可,为何需要33位出去等一人呢?也有建制派领袖对媒体坦言,他们离场是希望立法会因法定人数不足,而暂停会议15分钟,待身体不适的刘皇发能够赶到会议厅投票,但出现差错、有些议员没有出来,导致表决有效。这些前后矛盾的解释使他们离场的目的更加让人怀疑。

而从建制派对中央、中联办唯命是从的习惯和他们在立法会上频繁联络外界可知,他们是得到中联办授意后统一行动的。而中联办为何叫他们统一离场呢?唯一能解释得通的理由就是中联办企图使这次表决流产,继续拖延政改表决,以拖待变、徐图大计。无论如何,流产总比政改被否决好看些。

根据香港基本法的规定,任何政治改革方案必须经过香港立法会三分之二议员支持才能通过。由于泛民议员人数28位超过三分之一,又集体决定投反对票,故政改方案必不会通过。于是中联办决定采取办法阻止表决,香港立法会共有议员70人,立法会表决法定人数为35人,只要有36位议员撤离立法会,就可以阻止投票表决。

中联办做事向来缜密阴狠,提前早就通知好建制派36位议员在表决前离场,但由于联络疏忽或者36人有人抗命,致使表决前离场的只有33位。那么抗命不走的3位到底是谁呢?当时33人离场后,会场除泛民28位外,还有9位建制派议员,分别是立法会主席曾珏成,自由党田北俊、张宇人、方刚、钟国斌、易志明5名议员,还有建制派议员陈健波、林大辉、陈婉娴3人。主席曾珏成因为主持会议当然无法走,肯定不在中联办安排的36位议员名单中。自由党议员都非中共信得过的人,肯定也不在36人名单中。

那么收到集体离场通知但抗命没有离开会场的,应该是议员陈健波、林大辉、陈婉娴三人了。根据时政评论家林保华在台湾《民报》上的文章分析:“陈婉娴是土共中比较有人性的,也热情为基层服务,所以不但是透过一人一票的普选当上议员,也多次在香港政治人物的民调中夺冠”。可见陈是在建制派中较有主见者,也许她没有被组织联络到,也许她收到撤离通知后自觉不离场,留下来凑齐表决法定人数。

由于各自原因留下来的9位建制派议员,在有意无意间,的的确确维持了表决的有效性,挫败了中联办企图使表决流产、拖延生变的阴谋,而因大部分建制派议员离开会场而导致的悬殊投票比率,使中共输得很难看,使它在全世界面前丢尽面子,“输到脱裤”。这正如《圣经.诗篇57:6》:“他们为我的脚设下网罗,压制我的心;他们在我面前挖了坑,自己反掉在其中”。

总之,从这次让世人万分震惊的中联办企图以建制派议员集体离场方式中止表决事件来看,中共政权在香港的确肆无忌惮地践踏香港市民民主权利、破坏联合国所规定的地方选举权利、操纵和干扰香港正常的民主政治生活,值得地球村居民同声来谴责。而中联办完全成为凌驾于港府和立法会之上的太上皇,这完全违反《基本法》和香港法治,中联办之无法无天,早就在香港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欺世盗名的“假普选”政改方案虽遭否决,但香港市民争取“真普选”的征途才刚刚开始。国际社会关注香港的人士,除了要继续彻底查明这次诡异离奇的立法会33名议员集体离场事件外,更重要的是与香港市民“同呼吸、共命运”,与专制者及其代理人不断抗争、赢得人生而具有的天赋权利。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59期  2015年6月12日—2015年6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