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航亿苇:思想才是第一生产力,科技只能排第三(图)

2018年05月02日


航亿苇(1962-2018)

编者按: 惊闻航亿苇老师29日晨于广州寓所去世,享年56岁。航亿苇,本名季兵,曾用笔名航忆苇,1962年生人,江苏南通人,现代诗人、小说家、社会评论家。公开发表各类作品逾280万言,是东莞文学院首批签约作家。另写作有(网络)社会时政评论3000余万言,连续多年被一些网络媒体评为“年度十大网络评论家”之一。本期推送一篇航亿苇老师的旧文,以示哀悼与纪念。

知识就是力量,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这些理念,是1980年代确立的。老航也曾一度非常认同。可现在想来,并不是很准确。

诚然,如果倾举国之力,致力投资于某一两项或数项科技项目上,带来的生产力、影响力、威慑力及效益可以十分惊人。比如曾经让我们津津乐道的两弹一星,我们现在集中力量办大事办出来的高铁技术、航天技术(嫦娥工程)、超级计算机技术等,也十分明显,我们的大飞机、航母等大玩艺,也似模似样地给整出来了。

但是,美国疯狂科技运营企业家、“钢铁侠”马斯克的成功模式,却深深教育了我,原来举一企之力,完全可以比举国之力更有成效。埃隆·马斯克从特斯拉电动汽车改变世界汽车传统格局以来,更惊人的成就是他的Space X公司仅用8年时间就取得地球上许多国家做梦都难达到的成就,2010年12月8日,SpaceX的猎鹰9号火箭成功将“龙飞船”(太空舱)发射到地球轨道,2012年5月31日,“龙飞船”成功与国际空间站对接后返回地球,开启了太空运载的私人运营时代。目前,世界上掌握了航天器发射回收技术的只有四个:美国、俄罗斯、中国,还有埃隆·马斯克。2016年4月9日凌晨4时52分,SpaceX公司成功在大西洋上回收猎鹰9号一级火箭,实现人类历史上首次火箭回收壮举。

马斯克于2013年提出超级高铁(Hyperloop)概念,构想的时速达到1280公里,比目前的飞机速度还快,该项技术首次于2017年7月进行了全面的技术测试,被证明技术确实可行。规划中的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到芬兰的赫尔辛基超级高铁线,全长500公里,设计运行时长却只有28分钟,造价每公里3800万欧元,比原规划的加州高铁每公里7000万欧元,便宜近一半。

马斯克还在光伏发电(太阳能屋顶)、储能墙、三轴无人机、“半机械人”方面着力探索与研究,搞出一个又一个“黑科技”产品。他的超级隧道项目,用于完全解决高密度城市的交通拥堵问题,可将隧道挖到地下30层甚至更多。而他的盾构机,随随便便就造出来了。盾构机,中国花了十多年时间,有N多家机构进行研制,但至今关键部件,仍不能完全实现自主生产。

在美国,如此超牛的科技牛人,不止马斯克一人,除了已经去世的乔布斯外,拉里·佩奇、马克·扎克伯格、杰夫·贝佐斯、拉里·埃里森等,都在实施和组织令人讶异的现代科技计划。这些人在科技本身,并不具特别强的专业能力,但他们项目判断能力与组织研发的领导力,十分强大。微软的比尔·盖茨虽然不当CEO了,但在盖茨甩手专门当慈善家后,微软虽然比老对手苹果公司在智能手机时代沉寂了一段时间后,却又将他们的扛鼎“黑科技”拿出来亮相了。Surface Studio一体电脑、VR头盔、Microsoft Band手环、Hololens全息设备等,令人眼花缭乱。

这里面究竟包含什么意义?是证明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吗?看样子是的,实质并非如此。科技只是结果,而不是真正的原初动因。首先得有思想,有基本的方向,其次得有制度与体系配合。产生力的基础来源,是创造性。而创造性,是思想决定的,又由制度来作为保证。没有创造性,美国不可能产生那么多疯狂的科技型企业家。请注意,他们虽然有一定的科技背景,但他们还不是科学家,具体的科技研发人员。他们中的一些人,打一开始可能是进行具体科技研究的,但在某个事项获得商业成功后,他们即转为科技项目的组织者,而不是具体的科技研究者。具体的产品技术问题,可以由他们聘用的科学家、研究员来解决。而且,那些科学家、研究员,也可能在过程中脱颖而出,成为新的科技项目的组织者。

生产力因素,还包括金融(资本)运营、销售和制造等。根据老航的个人判断,是以下排序:

思想是第一生产力;
制度是第二生产力;
科技是第三生产力;
资本是第四生产力;
营销是第五生产力;
制造是第六生产力。

你必须有心念,有想法,有方向。这是第一步,必须具有创造性与可行性。第二步是制度保障,没有适应创造的制度体系,那你有好的想法也干不成。第三步是真有料,你的科技真能够出彩。然后你必须有资本支持,没有资金支持,一切免谈。美国“天使资金”,有企业界也有政府方面的资助,能够忍受重大投资失败,这很关键。但“天使资金”投资一旦成功,收益也可观,可能是当初投资的几百倍甚至上万倍。然后,你要有营销能力。在社会对你的新产品不了解的时候,你更要善于讲故事,引导消费。生产力的最后关键因素,才是制造。制造很重要,但新产品发明方可以较随意地安排设立工厂,工人、管理人员可以满世界招聘。现在的新制造特点是可以配置大量机械手、机械人,建立全自动生产流水线。一家工厂,过去在传统制造时代,可能要上万名工人,现在则可能只需要一两百名看管、维护、检验人员就能保证24小时全马力制造。

若再深想一想,又发现生产力需要文化与教育来辅助。文化是境界。只有在良好的文化体系中,你的思想的创造力才能迸发。制度、科技、资本、营销等,也需要文化来滋润。教育是人成为人才的重要一环。没有好的教育,那就没有好的思想与文化,就没有优秀的科技人才。而思想、文化、制度又直接影响教育品质的提升。

如此,我们再回过头去检视历史,便更能理解洋务运动失败的原因。洋务运动只看到科技产品带来的可怕效能,不想在思想与制度上有什么实质性改变,那到了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惨败,一切又归于零。“五四”将新文化运动的成果简化成“德先生和赛先生”,即民主与科学,但民主与科学之间的内在联系与先后顺序,并没有认真想清楚。“五四”的民主包含思想、制度问题,但简单化的思维,变成主义的激烈之争,又转化为救亡运动与革命、反革命的激烈斗争,最终,科学也在那些争讼中根本就找不到自己的位置。1978年以来,中国社会虽然发生了重大历史性变革,但将科技视作第一生产力,实际还是患有“五四”简单化思维之病,没有认真在思想与制度上进行彻底的改变,我们现在资本、营销、制造都不缺,但科技整体水平还是远远落在美欧后面。

我们曾经气愤“8亿条裤子(衬衫)换欧美一架飞机”,苹果智能手机中只能到1~2%的微利,中国产品长期在外国超市只能作廉价品,档次上不去,但是,你的技不如人,当真有资格抱怨吗?百度与Google差不多同时创建,到了15年左右后的2016年,人们发现百度陷入了“魏则西事件”、多项贴吧及过度营销危机中,而Google公司却在机器人、人工智能(AlphaGo)、手机安卓系统、高速互联网接入、智能城市等方面,有了诸多杰出或有前景的上佳表现。阿里巴巴当年成功在中国市场击败eBay,导致eBay于2006年底关闭了在中国的主站,是阿里巴巴一直津津乐道的成功故事。但10年后,阿里巴巴还是电商与传统产业的结合体,在科技创新方面没有什么作为,并因淘宝假“货集中营”名声有些狼狈,而eBay除了电商,还在机器翻译、电脑图像、引流“黑科技”及各种eBay独有的新奇科技新产品(如无绳真空吸尘器等)。

常说一国的科技实力是长期的积累,但韩国1990年代前,虽然表现还不错,却也平平,远远落在台湾后面。但1990年代以来,韩国的汽车、智能手机、液晶面板、存储卡、造船等就在国际市场十分抢眼。韩国只是5100多万人的国家,而我们有近14亿人。一些中国人非常鄙视韩国,但“韩流”的市场不仅是中国。韩国的国家故事表明,在科技的前面,有其他东西存在。韩国最明显的变化,是1990年代以卢泰愚政权终于放弃了军政体制与强权治国的思路,国家在思想、制度上有了新的面貌,那科技生产力也很自然就被激发出来了。

对思想与制度的纠缠,很多国家和我们一样,陷入了某些历史误区之中。个人认为,主要是没有表现对创造力的尊重。而创造力的前提,是解放每一个人,给予每一个人充分的平等与自由。在16世纪,瑞士钟表业的奠基人与开创者布克就因自己的入狱前后的对比发现,人只有身心愉悦,才能到达最好的工作状态。世界上所有的发明与创造,都必须拥有自由的空气,由自由精神哺育。我们要让科技生产力发挥应有的作用,就必须要有对人真正的理解与尊重,就要通过良好的法治社会,保护好每一个人应有的权益。我们总是在左右两极的圈套中出不来,被一些理念与主义框住了手脚,或者保守,或者冒进,反而忘记了善恶、是非、曲直的基本价值观判断,那就必然造成资源与人才的巨大浪费。虽能有举国之力办成一些大事,但整个社会的活力并未得到有效的激发,那我们在某些方面,就只能眼高手低了。

来源:人生茶馆

——转自新世纪(2018-04-30)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4期,2018年4月27日—5月10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