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何德普:怀念好友刘晓波(图)

2018年08月29日


刘晓波

(何德普——北京自由撰稿人,人权活动家。1979年参加西单民主墙活动,为民刊《北京青年》召集人,1989年参加八九民运;1998年参与组建中国民主党,并因发表异议文章等于2003-2011年服刑八年;出狱当年加入独立中文笔会,现任独立中文笔会理事兼自由写作和狱中作家委员会主任。)
 

我和刘晓波相识是在1999年,是贺信彤大姐(徐文立妻子,当时徐大哥正在坐牢)带我去他家的,那次刘晓波、刘霞见到贺信彤和我非常高兴,叙谈了好久。后来又在晓波家附近的茶馆里与晓波面谈过几次,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两次。

一次是在2000年初我带了几个朋友同刘晓波在茶馆里会面,在跨世纪那段时间正逢我在国内负责全国的民主党工作(1999年7月至2002年11月),20世纪末我组织撰写了《中国民主党迎接新世纪宣言》(简称宣言),见到晓波之后我把打印好的《宣言》给他,晓波边看边问,这是你们写的?我说是。那次会面大家还谈论了其他事情。

另一次会面是在2001年12月7日下午1点多到4点多,地点还是在刘晓波家附近的茶馆里(最后一次相见),这次是我们俩人单独会面,谈论所涉及的问题很多,如:西方民主国家对中国人权艰难现状所持的政策,中国知识分子的猪哲学现状,开展集体互助维权的社会活动,中国民主运动的工作,各自对坐牢所持的立场等。离开茶馆时北京天空突降大雪,那场大雪使北京的交通全面瘫痪,很多下班的市民次日凌晨3点多才到家。

以我对刘晓波了解,他实在又肯助人,行为低调又很执着,是个有思想敢担当的硬汉子。尽管我们交往不多,但我对他一直心存敬意:不畏权贵写作,为平民百姓奋笔疾书,他的文稿基本上都在海外的报刊杂志上发表,每篇文章均把问题说得透彻,阅后令人有激情、舒服、到位、文如其人的感觉。

2002年11月4日,我被北京国保警察从家中抓走,对我实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羁押期间我受尽酷刑,85天后被正式逮捕,2003年10月14日开庭受审,刘晓波于17日撰写《抗议中共审判何德普》并接受海外媒体采访。

2003年11月6日,我被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八年徒刑,妻子贾建英在旁听完宣判后,独自一人回家路上接到刘晓波电话,请她去晓波家吃饭,晚饭是刘霞做的。刘晓波和刘霞用真挚的情感表示出对政治异议人士家属的关心。

2000年初许多被判重刑的政治犯家属都得到过刘晓波的帮助,刘晓波在用笔和口践行言论自由的同时,想方设法去关心帮助政治犯家属,只是他的稿费有限,不可能每个家属都能给予帮助。

刘晓波2008年组织撰写零八宪章,中国政府认为零八宪章既是言论又是行动,其罪必须有人来扛,刘晓波大义凛然背起了这个十字架,被中国当局抓捕后判刑11年。

2009年,刘晓波被关押在看守所的时候,警察通知家属,刘晓波想要一个褥子,刘霞把褥子送进看守所后警察以尺寸不合格为由将其退回。贾建英得知这件事后,从商店里买来棉花和布匹,按照正在监狱服刑的我提供的尺码(长190厘米,宽85厘米)为刘晓波缝制了一个厚褥子,刘霞将厚褥子送进了看守所。

2010年10月8日,诺贝尔委员会将该年度的和平奖授予刘晓波。刘霞得知晓波获奖后非常高兴,邀请国内的143名同道和好友参加当年12月10日的诺奖颁奖典礼,贾建英的名字也在其中,警察为了阻止贾建英前去挪威参加颁奖典礼,将其列入禁止出境的黑名单(禁止出境一年)。

我2011年1月24日坐满了八年零85天的牢狱后,高调出狱。我出狱后得知,刘晓波在担任第一届、第二届独立中文笔会会长期间(2003年至2007年),尽力帮助过我和其他坐牢的政治犯,将我列入国际笔会救助名单,被授予独立中文笔会和瑞士法语笔会荣誉会员,向我和妻子提供生活资助。那时我正在狱中服刑,每月需要800元左右的支出,主要费用放在贿赂狱警提供方便上。因此,2008年5月我给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的公开信得以从狱中传出,在北京开幕式前夕放到了萨马兰奇在北京的办公桌上,而且中国监狱里的恶劣状况受到国际媒体的高度关注——我所在的北京市第二监狱里,许多政治犯的文稿和家书能够顺利飞越高墙,传播到互联网上。这都与刘晓波的鼎力相助分不开。

2017年6月26日,刘晓波身患肝癌晚期,从锦州监狱转移到沈阳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救治的消息传出,引发外界高度关注。同时,北京市公安警察迅速到我家楼前上岗,对我和妻子昼夜倒班实施监控,我家楼前有三组超高清晰摄像探头、警察、岗亭、警车,警察明确告知我们不准去沈阳探望刘晓波,出门必须坐警察的车。

7月11日早晨,我和贾建英趁楼前上岗的警察不注意,偷偷跑到东北去旅游,北京警察通过电话警告我,“你们一到沈阳必被抓”!7月14日,我和妻子在哈尔滨得知刘晓波前一天去世,我们制作了小白花,别在胸前,向沈阳逐渐靠近,7月19日早上我们到达沈阳,这一天是刘晓波去世的头七日,我们夫妻在沈阳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楼前佩戴白花向晓波的魂魄哀悼。根据沈阳国保警察对头七日的解释:人死后头七日,其魂魄将回到他生前呆过的地方,他的魂魄可以看到每一个悼念他的人(过了这一天刘晓波的魂魄就飞走了)。那天中午,我们在大街上被八个沈阳国保警察抓住,押送到沈阳办案中心关押了25个小时,我在关押期间被警察殴打。

刘晓波的骨灰撒进大海。每年7月13日,我们都去海边追思这位有思想敢担当的硬汉子,用我们的行动告慰英灵,刘晓波的遗愿将由我们来实现!

2018年8月16日

——转自民主中国(2018-08-19)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2期,2018年8月17日—8月30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