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何清涟:美国停止输出“颜色革命”风起何处

2017年02月03日

最近,一则消息在中国炸了锅,这则消息的标题是《川普(特朗普)终止美国颜色革命,为公知断炊》,而后又宣布这是假新闻,真真假假,都成了热闻。

这消息当然不是真的,但却并非空穴来风,有那么一点影子,但被这条消息用扭曲的官式语言过分夸大了。本文将厘清以下三个问题:一、美国对华援助中有多少用于“颜色革命”;二、国际对华援助与“颜色革命”(和平演变)之间的关系;三、美国是否会停止输出民主重任。

一、美国对华援助中有多少与“颜色革命”有关

先将《川普终止美国颜色革命》一文内容简介如下:

“日前,川普宣布即将停止向海外负责颜色革命的团伙输送资金。并明确表示,美国继续推行错误的民主之春和颜色革命,没有实际意义,奥巴马此举大肆浪费纳税人的钱,不仅是极其错误的,而且会招来全世界对美国的仇恨,将正式终止‘一切联邦财政开支的民主款项’”。

此文被冠上各种标题,比如《川普终止美国颜色革命,多少中国公知哭成一片?!》,略加改变,广为流传。这些文章给人的印象是:美国用大量金钱支持(官方语言说成“外国势力豢养”)中国公知,让这个群体专门从事瓦解中共政权的“颜色革命”。

文章所述不符合事实,完全掩盖了一个中国政府最不愿意对人说的真相:美国对华援助,其中将近90%,都由中国政府相关机构收入囊中。《美国基金会对华援助究竟花落谁家?》介绍过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助理教授安子杰(Anthony J.Spires)的一篇研究报告,专门就此做了分析。

安子杰根据美国基金会中心资料库(www.foundationcenter.org)的统计归类分析,2002年到2009年间,美国基金会对华援助约有4亿3000万美元(不含港澳台),其中捐助给学术机构(中国的学术机构都是官办)、政府部门、官方NGO的分别占44.01%、25.38%、16.62%,这三部分援助占到了总额的86.01%,而草根NGO获得的捐助只占5.61%。

这篇文章最大的亮点,是从国际对华援助极度向政府偏倚这一现象出发,说明造成这种与美国基金会所宣扬的自身使命相背离结果的原因是什么。作者在资料分析与访谈的基础上,总结出两大基本原因,一是制度约束,二是机构的“类聚效应”。

制度约束来自美中两国政府。一方面,美国基金会要满足美国国内繁琐的法律及对援助金的严格财务审计,以防诸如皮包公司的受助方存在,并防止资金滥用;如果基金会被查出未满足这些要求,将承担法律责任。另一方面,中国的NGO与美国基金会对华援助还必须满足一系列中国方面的法律法规,比如在中国成立社会团体要有3万元注册资金,要挂靠一家主管单位,这成为许多NGO注册的一大障碍,无法注册也成为它们满足美国法律“受助方从事活动与美国国内的公益事业相当”的障碍。中国在NGO管理方面法律的模糊与多变导致各种规则与潜规则纵横,也为美国基金会资助中国草根NGO铺满暗礁。

这位学者没谈到的是中国政府对这些接受外国资金的NGO严加监管。中国最早从事艾滋病人权益工作的万延海,曾在《国际政治看家们的疑虑》(VOA,2011年2月7日)一文中谈过,在国内活动的各种人权项目,事实上都受到国安部门监控。

二、国际援助之中的“颜色革命”经费

中国政府对“颜色革命”这么敏感,纯属制度性过度防范。因为在所有国际援助中,能够与“颜色革命”挂上钩的相当微小,这部分资金在2010年之后也近于断流。

在中国跃升为第二大经济体(2010年)之前,世界不少发达国家,包括联合国都向中国提供过不少援助,国际非政府组织随着这些资金大量涌入中国,比较活跃的有美国福特基金会(FF)、乐施会(香港)(Oxfam HongKong)、国际计划(Plan International)、国际行动援助(Action Aid)、世界宣明会(World Vision)、英国救助儿童会(Save the Children)、无国界卫生组织(Health Unlimited)、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等,它们在中国的发展援助领域主要集中在环境保护、反贫困、性别平等、基础教育等方面。联合国的报告显示,过去20多年来以日、欧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以及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向中国提供了总计1161亿美元的经济援助,包括低息、无息贷款和无偿赠与,其中无息和低息贷款占总援助额的绝大多数,资金主要投向教育、能源与采矿、环境、卫生保健、农村部门以及交通、供水与卫生设施等领域,为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上述款项当中,其实并没有“民主款项”这一拨款内容。如果硬要找出这类资金,资助维权律师与弘扬公民权利的可以列算进“民主款项”,因为这些项目离政治最近。但如上文所示,美国这类资金当中,流向草根NGO的仅占其援华资金总额的5.61%,估计欧盟及西方其他国家的援助的比例与之相仿,不会高出多少。中国政府之所以容忍这些草根NGO接收这些援助,是因为西方国家给政府的资金毕竟占大头,为了利益,只好勉强容忍西方国家打包附送的这些“异己力量”。

2010年,中国的GDP总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西方国家发现本国不仅不如受援的中国富有,还得指望中国担任“拯救世界经济的挪亚方舟”,于是对中国进行重新定位,国际援助慢慢减少或中止。此情此境之下,中国政府认为没必要再容忍那些外国资助的草根NGO,加上国内政治经济形势日益恶化,终于开始对外国NGO下手。2014年4月15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发表那番为国家安全重新定位的讲话之后,国安委部署摸底调查在华境外NGO,制订新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软硬齐来,最终让7000多个由外国资助的NGO在中国无法生存。

这段时期,公盟的许志永、传知行的夏霖、被指控接受多家外国机构援助的郭玉闪相继被抓。尤其是2015年709维权律师及人士被集体抓捕事件中,无论是有外国资助还是完全没有外国资助的维权律师及维权人士被北京一网打尽,自此之后,中共眼中的“颜色革命”组织荡然无存。至于国际上炒作得沸沸扬扬的维权五女事件,当局在意的根本不是她们那性少数群体的各种主张,只是她们接受海外资助这一事实。

以上事实说明,“美国等西方国家向中国输出的颜色革命”已被北京扼杀,无论美国是否坚持向中国输出“颜色革命”,所谓“颜色革命”组织在中国境内都已经无法生存。

三、美国停止输出“颜色革命”风起何处

这段时期正值全球化逆转,2016年美国大选选出了一位主张美国优先、对外放弃意识形态之争的总统川普,美国人权界一直在关心:人权在新总统的外交清单上将居何位置?由于从克林顿时期开始,美国的外交政策序列一直是经济第一、政治(地缘政治)第二、人权第三,因此,人权界担心的其实是人权第三的位置都有可能不保。

川普施政已经有十多天,政令频出,多是关于国内事务,移民政策;川普总统特有的“推特施政”会涉及经济、外交的个人想法,但无论是政令还是推特,与人权直接有关的只有一条,那就是美国之音1月17日报道的 《川普政府将审查美国援外项目》。该消息称,新总统和国务卿将仔细审查所有援外项目。在对外援助方面,新总统川普及其政府很可能优先考虑把援助提供给那些努力加强产权、法治和打击腐败的国家。该文援引了保守派智库美国传统基金会詹姆斯·罗伯茨的看法:“美国、经合组织国家等西方国家提供的援助,太多的援助最后只是帮助腐败政府继续掌权”,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对外援助当中,有不少这类项目。

上文并未提到中国,如果硬要说与中国有关,那就是在产权、法治与腐败方面,中国样样纪录都欠佳,属于产权不清、法治不倡、高度腐败的国家,对其援助应该被停止。国内网络上流行的《川普终止美国颜色革命》一文之“风”,就起于这一“青萍之末”。另一条重大消息,即英国首相特里莎·梅1月26日在美国费城演讲中提到,由于英美对世界主权国家的政治干预失败,“英美干预主权国家并试图按照自己形象改造世界的日子已经过去了”,这话其实是正式宣告英美将终止向外推广民主化的政治努力,本应引起世界关注,却被大多数英美媒体与中国政府完全忽视了。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01期,2017年1月20日—2月2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