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杰:那用良知、勇敢、智慧和生命点燃的“星火”——《星火——兰州大学“右派反革命集团案纪实”》序(图)

2016年10月04日

9302016Tan1

白发苍苍的谭蝉雪先生把这本书的目录递给了我,这是她完成了《求索》之后,又一部关于《星火》杂志的专著。她要我写本书的前言,我顿时感觉责任重大又义不容辞。我记得十一年前的2004年,第一次见到谭蝉雪时就让我有一种震动。她是《星火》的成员,也是《星火》灵魂人物张春元的未婚妻,谭蝉雪被判徒刑14年。张春元被判无期徒刑,后来在1970年“一打三反”运动中,张春元和同案的武山县委书记杜映华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当时我眼前的谭蝉雪沉默而严肃,后来我才知道她是敦煌研究院即将退休且著作等身的著名学者。

我在拍摄寻找林昭的纪录片时,知道了在大跃进饥荒最惨烈的日子里,甘肃天水地区出现了一本地下刊物叫《星火》。就是这本《星火》,把北京大学的林昭和兰州大学的张春元、顾颜、向承鉴、苗庆久、胡晓愚、杨贤勇、何之明等一批在天水地区劳改的学校右派连接在一起,也把当地的武山县委书记杜映华和县委农工部长罗守志连接在一起。

《星火》杂志是中国大跃进饥荒时期极为罕见的重要的民间地下刊物。它对大跃进饥荒的灾情和民怨有现场的记录,并对人民公社运动有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哲学的研究和思考。它对人民公社把农民变为农奴和奴隶(张春元 文)进行了活体解剖式的研究,在理论上提出了很多重要的观点。钱理群教授说:《星火》填补了中国思想史的空白。我个人认为;学术界对《星火》刊物的重要性远远没有认识,研究则还没有开始。

我在天水地区拍摄“寻找林昭”纪录片时曾十分惊奇,在那里依然传说着几十年前谭蝉雪在公审批判大会上的美丽。但对张春元,人们只记得他是大学生,和他在公审大会上被绑成的佝偻样。在我的采访拍摄中,有些人是目击者,有些人作为工作组成员甚至还保存有调查饥荒的“工作日记”,遗憾的是,他们不敢面对摄像机说出真相。而我在完成了《寻找林昭的灵魂》的纪录片时也没有找到张春元的一张照片。

2005年编辑完林昭的纪录片后,我就着手拍摄《星火》。然而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星火》这本刊物到底有多少文章,文章的详细内容是什么。如果没有这些原始文件的支撑,这个影片就不能完成。我知道,我在寻找这些资料的时候,谭蝉雪先生也在寻找。同时,我也知道有朋友在自费搭上时间、搭上求人托朋友的面子在寻找,虽然有时同事、朋友和亲人们不理解,但也会有感人至深的时候。

仅举一例:在天水,李蕴珠女士的老母亲为了帮助找一位既在狱中见过张春元又在女监看管过谭蝉雪的狱警白振杰,一大早就出了门。黄昏时分还不见老人家的身影,我们为她的安全非常着急。天黑了她才回到家。她告诉我:有人说白先生死了,也有人说他还活着。老母亲就从一个小区打听到另一个小区,她一整天都是在走,舍不得坐个三轮摩的。最后,终于找到了白先生并敲定我访问他的时间。第二天告别老人家时,她把攥在手里的一卷钱决绝地塞进我的手里。两百块钱。她说:在往后的旅途中可以宽裕一点。

2010年谭蝉雪先生告诉我她找到了《星火》杂志,还讲了那背后的感人故事。她把刊物的原件照片全部提供给了我,她完成了《求索》,也使我完成了纪录片《星火》。

当年因涉“星火”案共判了44人,除了参与的学生和教师数十人外,还有同情学生娃娃的农民们,他们或被判处强制劳动或劳教或判刑3年、5年、7年。这些农民遭遇更惨,有的死在劳教农场,有的出狱后即被批斗打死。现在他们大多数都不在人世了。那用良知、勇敢、智慧和生命点燃的一粒“星火”,瞬间就被掐灭。不要说读书人,就是史学家们也对它知之甚少。目前,仅活在世间的“星火”成员们,又有一些人,出于各种原因和考虑,不愿意讲述当年的事情。这不禁让人感叹马丁路德金的一句话:“历史将记取的社会转变的最大悲剧不是坏人的喧嚣而是好人的沉默”。

谭蝉雪先生的这部《炼狱英魂》,无疑是对《星火》研究的重要贡献。它展示一个生命从1949年前的工人、到入朝作战的革命军人、到兰州大学历史系被打成学生右派、到磨砺为一个思想者,最后,被极权统治判处死刑的整个生命轨迹和思想细节。作为一个晚辈,我也期待还健在的“星火”成员有著述问世,保留下你们黑夜中的理想和经历,为下一代保留下那段亲历的历史。

(按:胡杰简历:1958年生于山东济南市,1977年参加解放军空军,在军队15年,任空军上尉,1992年军队转业。1993年在北京圆明园画家村从事绘画创作。1995年开始独立拍摄纪录片,到2015年已经20年,拍摄独立纪录片31部。《寻找林昭的灵魂》获2011年第一届阳光华语纪录片奖长篇组金像奖;《星火》获2014年台湾国际纪录片展华人纪录片评审团特别奖和亚洲竞赛单元优秀奖,后来《星火》又获北京独立影展独立精神奖。)

9302016Tan2
谭蝉雪女士

作者简介:

1934年出生于广东开平,56年考入兰州大学中文系,57年被错划为右派。

1960——1973年底,因林昭同案入冤狱14年,80年平反后在酒泉师范学校任教。1982年调敦煌研究院文献研究所任副研究员,主攻敦煌民俗,先后出版过7部专著,含婚俗、丧俗、服饰及生活信仰习俗等。2008年国家文物局批准为“当代文博专家”。

1998年退休后,定居上海。撰写了《求索——兰州大学“右派反革命集团案纪实”》以及《炼狱英魂》。

在“反右”运动60周年之际,合集为《星火——兰州大学“右派反革命集团案纪实”》出版。

内容简介:

这是“兰大右派反革命集团案”幸存者、耄耋之年谭蝉雪女士的心血之作。

在一九六○年大饥荒最惨烈的年代,兰州大学一批有思想有勇气的大学生联合北京大学的林昭,决定出版地下刊物《星火》,唤醒党内外的良知,揭露中共暴政。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一份《星火》,被列为全国“第四大案”,定性“反革命集团案”,四十三人被捕。六八年林昭遇害;七○年兰大学生右派张春元、武山县委书记杜映华同时殉难。同案向承鉴坐牢十八年;顾雁十七年;苗庆久二十年……

谭蝉雪女士晚年历经十二寒暑,数赴兰州、天水各地搜集资料,终于为《星火》、为兰大学生右派留下一本自己编著的《星火》,一本为历史作证的史料。

钱理群先生评价:如果没有他们,这段历史就只剩下了卑劣的屈辱和沉默,我们将无法向祖先向后代交代。在这个意义上,林昭和她的《星火》战友们是拯救了我们民族的灵魂,他们才是鲁迅所说的中国的“筋骨和脊梁”。

凤凰涅盘,精神不死!林昭、张春元、杜映华的名字将镌刻在历史上、镌刻在人们心上!

《星火》不熄,将永远照亮天地!

——转自《明镜新闻》网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93期  2016年9月30日—10月13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