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平:特朗普为何在美朝峰会上避谈人权问题

2018年06月14日

举世瞩目的美朝峰会落幕。我们遗憾地发现,在这次美朝峰会上,人权问题被忽视。

特朗普透露,他向金正恩提到过人权问题。美国之音记者问:“您今天把人权问题摆到了桌面上,他是如何回应的?”特朗普答:“非常好。我的意思是,我们很显然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用于讨论去核化的问题。但是我们也谈及许多其它事情,包括也提及了人权问题,让美军士兵遗骸回归故里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实际上我们将这一问题写入了文件,我们能将其在文件中得到落实。”

原来,特朗普总统说的人权问题是美国人的人权问题(美军士兵遗骸回归故里);朝鲜的人权问题则未曾提及。

有记者继续尖锐提问:“你一月份说过,地球上没有任何政权像朝鲜政权那样残酷地欺压人民。你还相信这个判断吗?”特朗普答:“我认为差不多是那样,不过不只是朝鲜是那样。”

这明显是回避。诚然,这次美朝峰会的重点是朝鲜的无核化问题,朝鲜的人权问题暂且放一放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特朗普上面的回答很容易给人一种印象,即,像朝鲜那样践踏人权的国家又不止一个,我们美国管不过来。联系到特朗普一再夸奖金正恩“很聪明,热爱他的人民,热爱他的国家”,这固然是特朗普特有的乱戴高帽子,但其中多少也流露出他对于别国的人权问题确实不够重视。

特朗普对人权问题不重视,也表现在他对中国政府的态度上。不错,美国国务院《2017年度各国人权报告》点名批评了中国,他的两任国务卿蒂勒森和蓬佩奥在去年的六四和今年的六四都发表了声明;但是特朗普总统本人在中国的人权问题上却几乎没说过一句话。他在美中贸易巨额逆差和盗窃知识产权等问题上对中国政府不假辞色,说明他并不害怕得罪中国政府;由此也可推论,他在中国人权问题上的低调乃至沉默,是因为他对中国的人权问题真的不重视。

特朗普不重视别国的人权问题,或许是出自他的“美国优先”原则。在他看来,别国的事,如果损害到美国的利益,那必须严肃对待;至于别国的人权则是别国自己的事,美国管不着也管不了。

这种看法大有问题。就以美中贸易冲突为例。美国之所以在和中国的贸易往来中吃了亏,其实就和中国的恶劣的人权状况大有关联。因为所谓中国奇迹,在很大程度上靠的就是“低人权优势”(中国学者秦晖语)。正是凭着低人权优势,中国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血汗工厂,一方面形成了福利国家和自由国家都难以匹敌的竞争力,好资本主义比不过坏资本主义。另一方面又使得中国的广大劳工沦为弱势群体,中国劳工的集体谈判能力之低,连很多非洲国家都比不上,故而无法从整体经济的发展中得到自己应该得到的利益,最终导致中国的崛起成为暴政的崛起及对世界的威胁。

因此,即便从打贸易战的角度出发,美国也应该重视中国的人权问题。本来,美中之间打贸易战,美国手里的牌更多,但中国的承受力更强。因为中国是专制国家,政府可以把内部的不满与异议强力打压下去;而美国是民主国家,只要特朗普的若干措施在短期内不能见效还招致一些群体的利益受损,美国人就可以用这种那种方式投下反对票,使得这些措施半途而废,难以为继。因此,美国打贸易战,未必能打出预期的规模和预期的效果,但要是打出人权牌,情况就不一样了。

打出人权牌还有一个好处。如果你只打贸易战,中共当局很容易给美国扣上“亡我之心不死”、“损害中国人民利益”的罪名,在国内煽动起所谓爱国主义和反美情绪帮自己解困。如果你还打出人权牌,突显出也是为了促进中国人的权利、尤其是为了中国的劳工和底层民众的利益,中共当局就很难这样做文章了。

回到朝鲜的问题上来。假如朝鲜真的去核化,从而集中精力发展经济,那当然是件好事。但假如朝鲜选择了中国模式的发展道路,而美国却像当初一味地支持中国经济发展那样一味地支持朝鲜发展经济而回避人权问题,以至于到头来,帮助朝鲜成为一个小号的中国,那对世界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最后,再谈谈中国崛起的问题。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4倍多。这就是说,只要中国的人均GDP达到美国的四分之一,中国的经济总量就超过美国了。因此,以中国的巨大规模,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顺理成章,本不足为奇。但问题是,如果崛起的中国仍然是践踏人权、否定民主,那势必会对自由国家和整个世界构成空前严峻的挑战和威胁。因此,美国以及所有的民主国家,都绝不能对中国和朝鲜这样的国家的人权议题掉以轻心。
 

——转自BBC中文网(2018-06-13)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7期,2018年6月8日—6月21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