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少江:两个无耻至极国际大会(图)

2017年12月22日

中国执政党在一周内召集了两个规模盛大的国际会议,一个是中共中央外联部操办的“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另一个是由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政府操办的“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后者真正的举办者是中共中央宣传部,它是国家网信办的上级单位。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亲自出席了政党高层对话会并发表主旨演讲,也给世界互联网大会发去贺信;负责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则分别参加了两个会议。

中国执政党举办这两个国际会议的目的,显然是为了展示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对世界政治发展的话语权,也是为了营造中国领导人的国际领导者形象。利用国家的财力从事意识形态方面的装饰工程一向是现代所有集权政党的长项,也是中国执政党的长项。问题是,这次中国人居然敢于在“政党对话”和“互联网发展”这两个领域为自己打造形象,并且毫不忌讳这个举动可能给人们在视觉、听觉和感觉上带来的极具讽刺色彩的违和感,这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众所周知,中国是个一党制国家,除了几个打著“民主党派”招牌的政治花瓶之外,中国不允许任何独立的政党存在,那些企图在中国建立政党的自由民主人士无一不遭到中共的恐吓、迫害、抓捕;同时,中国也是一个对互联网进行严格控制的国家,那些试图在互联网上为普通网民开放自由言论空间的网站全部被关闭,那些拒绝网络控制的运营商全部被拒之于国门之外。此外,中国政府还设立了网络防火墙,严格禁止中国的普通网民自由地获取所有境外的信息。

一方面严禁任何独立政党存在并且无情地扼杀网络自由,另一方面又公开地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代表到中国进行“政党对话”,并且大谈“网络开放”,这究竟出于当事者的无知,还是当事者的无耻?说它无知,或许是它真以为天下人的智商全部为零,能够全盘接受他们的谎言;说它无耻,或许他们对当众撒谎已经习以为常。最令人恐惧的是,一旦一个人或者一个政党铁了心要“将谎话进行到底”的时候,常常也就意味著在谎话后面是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的恶行。

其实,中国执政党并非不知道人们是不信任他们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要公然地在光天化日之下谎言连篇,这恐怕不单纯是出于无知,甚至也不仅仅是由于无耻,更重要的是,它是出于一种不可救药的邪恶!他们是要对那些被打压的中国政治反对者、被封锁的中国网民、对全世界谴责他们的独裁统治的正义人士公然显示他们的无所忌惮。他们收买那些无良的政客和商人到北京和义乌去为他们捧场,也是要借此向全世界炫耀他们手中金钱的神通。

至于参加会议的所谓国外来客们,他们无外乎有两类人:一类是那些在本国无所事事,用中国政府提供的机票飞到中国去混吃、混喝、混礼品的所谓世界政党代表们;另一类是那些希冀用自己软骨膝盖去敲开中国互联网市场大门的唯利是图的西方商人。除此之外,也不乏那些已经习惯忍受中国执政党的胯下之辱的中国互联网大商人。这些精明的商人已经主动或者被迫地将自己的灵魂抵押给魔鬼,成为中国执政党压制持不同政见者和钳制互联网自由的帮凶。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7-12-08)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25期,2017年12月22日—2018年1月4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