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少江:美中贸易战很有可能转变成一场终结习近平权力的“政治战”(图)

2018年06月29日

(上)

在数月的谈判破裂之后,美国和中国之间贸易战开始走进由「口水战」向「实战」转变的关键阶段:上周五,美国正式公布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清单,对总值500亿美元的1102种中国进口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在美国宣布该决定的第二天,中国政府立即公布了对美国产品征收等额关税的报复措施。

本周一,特朗普再次宣布,如果中国对美国进行报复,美国将对额外的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隔天,中国商务部发言人回应,「如果美方失去理性、出台清单,中方将不得不采取数量型和质量型相结合的综合措施,做出强有力反制。」

不难看出,双方在第一个回合似乎表现得势均力敌,都是向对方5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25%的关税。但是在第二个回合中,美国政府提出了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而中国的回应则非常模糊,更像是没有底气的虚晃一枪。只是表示将要出台的反制措施是一种「数量型和质量型相结合的综合措施」。

目前我们还不知道中国政府所言的「综合措施」究竟是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中国肯定无法在已经提出的500亿进口商品清单的基础上,再提出一个2000亿美元商品的征税报复清单,原因很简单,因为即使是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全部商品也没有达到这个规模。

根据美国的贸易统计数据,美国在二零一七年从中国进口了5054亿美元的商品;而向中国出口了1299亿美元的商品;美国对华的商品贸易逆差为3755亿美元。根据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说法,在获取美国知识产权和技术方面,「中国长期以来采取了一些严重不公的做法,损害了美国的经济和国家安全,加剧了美国早已严重失衡的贸易逆差。」

美国对中国采取的措施具有十分清楚的针对性,特朗普直接将贸易战的重点方向指向「中国制造2025战略」。美国认为中国大肆宣传的这个战略大量使用国家补贴等措施,违反了世贸组织规则,损害了美国及其他国家的利益,如果不采取措施,它将导致美国的科技和知识产权在不公平的贸易政策下继续流失。

明眼人一看便知,这场贸易战是一场结果无悬念的战争。无疑,双方当然都会为这场贸易战付出高昂的经济和政治成本;但是最终输得更惨的一定是中国,而不是美国。这背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双方出口在本国经济中的相对重要性不同,对美出口在中国出口和整个经济中的比重大大高于对华出口在美国出口和整个经济中的比重,因此贸易战对中国的影响一定会更广泛。

更重要的是,美中之间的贸易结构也决定了中国将成为受损更严重的一方。对美国而言,中国商品的可替代性非常强;而对中国而言,美国商品多属高技术商品,很难找到替代品,这些商品在中国有很长的下游产业链,对中国的经济技术发展至关重要。例如,美国政府对中兴公司的处罚立即在中国各界引起的普遍恐慌,由此可见美国和中国贸易数量和质量上强烈的不对称。

受这场贸易战影响的不仅仅是两国的经济,对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而言,美中之间的贸易战完全有可能终结他的政治生命,或者成为他政治生命走向终结的一个开端。习近平现在已经进退维谷,在他的一系列左倾盲动路线的纵容和推动下,国内官方媒体主导的反美、反西方宣传调门很高,叫停贸易战将被看作是习近平政治软弱的表现,成为他失去政治势头和失去左派支持的一个开始。

但是在没有胜算的情况下贸然迎战,也将对习近平的政治生涯产生致命冲击。在许多人看来,美国对中国开启贸易战,是西方世界对习近平上台以来全面左转的国内政策、更是对他改变邓小平韬光养晦外交政策的一个强硬回应。美国对中国在贸易上的制裁,一定会造成中国国内经济的困难,这个困难与其他因素交织,很容易引发多年来人们对鲁莽从事的习近平不满的总爆发。

(下)

但凡对美中两国经济稍有了解的人都不难理解,倘若美国和中国真正开打贸易战,中国遭受的损失一定比美国严重。不仅如此,这场贸易战对习近平政治生命和它代表的那个体制也将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与特朗普不断在公开场合指责中国贸易政策的做法相反,习近平始终保持缄默,而且不断放风表示要通过谈判解决问题。他绕过总理李克强,直接指派他最信得过的副总理刘鹤负责此事,这表明他对这场冲突的利害关系心领神会,不愿意让潜在的政敌有机会对自己不利。

对于中国而言,损失最小的方法是对美进行妥协。邓小平和江泽民在以往的对美交往中曾经多次这样做过。可能现在的习近平并非不想这样做,但是他似乎已经没有这样做的余地了。因为习近平已经被他自己和那些谄媚而又无能的喽罗在中国公众面前设计成了一个无往不胜的伟大导师、一个世界级的英明领袖、一个为全世界的政治经济难题提供解决方案的高超舵手。一旦退让,纵使国家可能会减少损失,但是习近平本人却会因此遭受国内政治上的重大挫折。

这场以贸易战为前哨战的美、中之间的全面对抗,从根本上来说是习近平改变邓小平内外政策的必然结果。平心静气而论,只要美国和中国各自坚持自己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这种对抗迟早会到来。表面上看,特朗普「美国优先」的选举承诺和他鲁莽的个性直接扣动了这场对抗的扳机,但是从本质上看,习近平日益向左转的国内政策和日益冒进的外交政策,不仅使得这场冲突无法避免,也使得冲突的日程大大提前。

以美国为首的民主力量一直期待经济发展帮助中国形成一个开放的公民社会,中国也将因此而融入全球的经济和价值体系。但是,习近平更加严厉地镇压国内一切社会民主力量;利用国家资本主义的体制玩弄世界规则;并且狂妄地鼓吹「中国共产党对世界问题的解决方案」。习近平在意识形态上表现出来的顽固性和进攻性让西方认识到对中国民主化和法治化的良好愿望只不过一种幼稚的幻想,共产党中国已经成为威胁民主制度和世界现有秩序的主要敌人。

无论是从贸易结构、整体经济发展水平、还是技术和军事实力上看,中国现在都不具备与美国和整个民主社会进行全面对抗的实力,但是鲁莽的习近平却执意把中国过去三十多年来通过非意识形态化和对外开放所累积的经济力量,当成了捍卫和输出极权制度的赌注。他对人类发展方向的误判、在国家治理和经济发展知识上的浅薄、对个人权力和虚荣的固执追求、在外交和军事政策上的鲁莽轻率不仅将中国带入了困境,更将自己带入了困境。

习近平的极权中国在世界上有着利益针锋相对的敌人,却没有真正的盟友。特朗普的独断独行让西方国家的领导人十分头痛,但是让这些民主国家与中国结盟来对付美国则是天方夜谭。对西方世界的领袖而言,特朗普对中国的指责正中下怀,在对中国采取强硬的贸易政策问题上,他们与特朗普完全一致。那些说中国好话的穷亲戚则是各怀鬼胎,不断通过满足习近平的虚荣向中国索取高额报酬。至于中国的周边国家,则都暗自希望依靠美国来削弱中国。

习近平在中国国内也没有盟友。毛泽东有在长期战争中带出来的核心队伍,也有用极左意识形态凝聚起来的一帮有能量的真心追随者,例如民国时期的左派知识分子和文革期间的造反派;到了文革之后的邓小平和江泽民时代,有自上而下的利益一致的官僚体制的维护者、被物质利益收买的知识分子、和代表经济发展力量的各层各界的企业家们作为自己的政治基础。习近平生活在一个理想和道德被完全摧毁了的时代,既没有说服力的意识形态凝聚力,却又想全面恢复毛泽东的思想和政治统治力。

习近平通过选择性的反腐瓦解了作为极权制度政治基础的官僚系统,他想通过社会的政治和意识形态化来延续极权制度的生命,大力镇压知识分子和持不同政见的专业人士,在经济领域压制市场力量,这些做法使他站在了政治、经济和社会精英的对立面。他的刚愎自用和任人唯亲的组织路线更是造成统治集团的核心成员离心离德。正因为如此,面对美中贸易战和背后的全面对峙,无论是战还是和,对习近平都是难题,因为他的周围几乎全部是期待他犯错误和追究他领导责任的政治敌人。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8-06-22,29)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8期,2018年6月22日—7月5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