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少江:中国大力挤压意识形态的中间地带(图)

2019年04月17日

日前,微博管理部门宣布,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要求”,对50个头部账号采取了禁言、关闭账号等处置措施,而且声称今后将每周都公布对所谓“时政有害账号”的处置情况。提供微博服务的网站本来是一个企业,现在却代表政府的有关部门来出面处理明显与政治和意识形态相关的微博用户,据说这样做是为了遵照中国政府提出的所谓“落实企业主体责任”,这是中国政府日益加紧对意识形态控制的一个环节,这样的做法也体现了中国控制意识形态的新动向。

从此次遭到禁言和关闭账号处理的50个微博大V的情况看,中国政府的舆论钳制行为正在向持中间温和立场的人群方向延伸。不难看到,在这些被禁的微博账户中,相当一部分的立场并不激进,其中不少博主曾经长期在官方媒体甚至是中央媒体担任编辑记者,他们离开体制后也是尽可能小心翼翼地不去直接触碰那些敏感的政治话题,甚至专注于去“读金庸”和“读唐诗”。还有的博主至今仍然是体制内编制,需要接受单位内部的党组织和行政组织的管理和控制。

我正好熟悉一位此次被禁言的大V,他长期关注中国底层民众的生存状况,虽然常常为那些被剥夺了基本权利的劳苦大众发声,但是绝对不是一个主张激进革命变革的人物。他对现行体制仍然寄予希望,希望这个体制能够了解下情,关注底层,并实现社会的和平转型。几年前我们在日本的一次学术会议上相遇,他和另一位来自国内的改革学者明显对中国执政党抱有期待,并且真诚地希望能够为中国的渐进温和改革做些事情,我还曾经因此认为他们太过天真。

很清楚,中国执政党最初的镇压矛头是针对在街头公开抗议的学生和市民,随后是针对那些依法为这些学生和市民进行辩护的律师,还有那些批评现行体制、要求自由民主的政治异议人士。在实现这个目标之后,他们现在又开始向中间地带推进,要挤压那些本来态度温和并且愿意与现行体制共存的知识分子的言论甚至生活空间,这些人包括不愿意完全按照政府的口径一味大唱赞歌的大学教授、还有在舆论边缘地带行走,只是对社会上的不合理现状提出温和批评的人士。

千方百计地挤压和消灭意识形态的中间地带是现代历史上所有极权制度的一个共同特点。这个体制的本质特征是“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她绝对不能容忍任何反对一党专制、主张思想自由、反对神话领袖的主张。在遭遇到国际和国内政治危机的时候,他们可能会暂时地容忍意识形态中间地带的存在,容忍温和批评者的存在,但这仅仅是他们谋图政治生存的权宜之计。一旦时机成熟,他们一定会挤压这种政治和意识形态的中间地带。

中国共产党在夺取政权之前曾经千方百计地拉拢政治上的中间力量,在执政之后,当他们的政治和经济根基没有牢固之前也曾经采取措施笼络和稳住民族资产阶级和知识分子,但是当他们觉得自己的根基牢固之后便毫不留情地挤压这些中间人物的政治和经济空间,习近平正在重复这套政治把戏。他们害怕中间地带,因为中间地带的存在会暴露他们极权意识形态的荒谬性,可能产生民众支持拥戴的意见领袖,会形成一个他们无法控制的讲坛。他们所不明白的是,挤压了中间地带,只会引起民众的进一步反感,甚至招致更为激进的反抗。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9-04-12)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9期,2019年4月12日—2019年4月25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