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姜福祯:曹顺利:中国人权之光

2014年03月17日

2014年3月14日下午,维权女杰曹顺利含恨离开了这个世界。从2013年9月14日失踪、被捕到瘐死狱中,前后仅仅半年。

曾经有一个耳熟能详的说法:“被四人帮迫害致死”——文革时期,因为政治立场不同被关押、被迫害致死者很多。往事历历在目,常令人不寒而栗。迫害是一种慢性折磨,是虐杀。

时隔几十年,以种种借口为由关押迫害维权人士和民运人士的政治态势再次呈现,从力虹、李旺阳、薛锦波到曹顺利,于今尤烈。正如陈云飞所言:“北京警方在13亿眼皮底下活生生地夺走了曹顺利女士的生命!这个体弱多病、伤痕累累的女人,用生命呵护人权之光。”

维权者

曹顺利,1961年出生,曾经在北京大学法学院就读研究生,获得法学硕士学历。此后就职于劳动人事部。曹顺利不甘屈居于权力淫威之下做一个唯唯诺诺的“单位人”,在个人权利问题上她锱铢必较,据理力争,因揭露单位分房中的腐败现象得罪领导,遭受打击报复,最终被解除公职,并由此走上艰难的维权之路。

在维权过程中,她目睹访民种种冤屈,深为触动,也看清了中国人权状况的制度性弊端,从此常为访民书写诉状,提供法律帮助。她以自己娴熟的专业知识,以自己对人权和公民权利的高度敏感,成为维权者群体的佼佼者。

2006年她开始调查上访人员的生存状况,并发起“北京维权之旅”,收集了上千份个案;提交“人权行动计划书”。近年,她曾带领访民前往国务院新闻办示威,要求给予访民合法上访的权利,抨击非法截访。她曾强烈抗议当局假北大教授孙东东之手磨刀霍霍、企图以“访民多是精神病患者”为由打压千百万访民。曹顺利以少有的睿智、果敢、大胆前行,为弱势群体拓展权利空间,让肆意妄为的人权迫害者心慌,让包藏祸心的不良专家现形,也让一切犬儒者汗颜!一个勇敢的人权活动家,必然立在危墙之下。2009年当局对曹顺利的迫害开始了,先是寻隙判处她劳教1年;2010年4月,在释放16天后,又因世博会在中国召开,对她管控;4月29日,警方居然又以“毁坏财物”为由将曹顺利再次处以劳教1年零3个月。

行动者

在维权运动中,理论认知和实际行动合一、忧患天下、不计个人得失、披荆斩棘奋然前行的勇士并不多见,曹顺利就是其中的一位卓越者。她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残酷性、虚伪性、欺骗性有前所未有的洞见,同时她敢于“吃螃蟹”。

曹顺利奋力争取撰写《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参与权,期望把中国人权状况客观真实地展示给国际社会。 2013年6月19日曹顺利开始她的行动,率50多位维权者静坐在外交部门口,掀开了反欺骗、反谎言的“人权之旅”。

曹顺利正义凛然,企图打破坚冰,重拾公民本应拥有却被剥夺很久的参与权和话语权。6月的北京骄阳似火,曹顺利等人却始终在外交部门口24小时静坐。他们的行动不仅是正义的,也是理性的和合法的,当局一时手足无措,居然砍掉他们借以乘凉的大树枝子,企图逼散他们,可是曹顺利的维权团队坚韧不拔,依旧坚守。7月1日上午,当局终于开始清场,静坐者被架到大巴车上,带到了北京工人体育场,此外围观的200余名外地访民也被驱散,曹顺利本人被一辆警车押走。备受国内外关注的“外交部静坐事件”被迫画了句号。虽然如此,但这一项英勇之举,是“六四”之后人权运动一束耀目的强光。

失踪者

2013年9月14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会议召开之前,曹顺利应邀准备赴日内瓦参加一个为非政府组织所举办的关于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培训会议时,当局再次显出狰狞,在首都机场,她被北京警方带走。失踪近一个月后,外界才得知她已经于当天被送进朝阳区看守所羁押,涉嫌罪名是“非法集会”。

同年10月21日,曹顺利被检方正式批捕,涉嫌罪名被变更为“寻衅滋事”。近年“寻衅滋事”已经成为一项迫害维权人士和异见者的“口袋罪”。“六四”之后不讲是非,不讲法律,只讲“稳定压倒一切”,致使中国的人权状况持续恶化。“被喝茶、被站岗、被旅游、被绑架、被封口、被失踪、被死亡”已成为“维稳”的7种常规武器。

曹顺利是为国家的人权状况与国际接轨而奔走,曹顺利的“失踪”不是一个人的失踪。显而易见,这是一个极权大国与人类主流价值观的战争。正是基于这一点,曹顺利的个人遭遇也广为国际社会关注。

瘐死者

瘐死,古代指囚犯在狱中因饥寒而死,后来也泛指在狱中病死;也作“瘐毙”。《汉书∙宣帝纪》:“今系者或以掠辜,若饥寒,瘐死狱中,何用心逆人道也!”

曹顺利被羁押在朝阳区看守所期间,健康状况急剧恶化,患有双肺结核、肝腹水、子宫肌瘤及囊肿。其间,其家属和律师多次申请曹顺利保外就医,但均被拒,同时当局也不让曹顺利及时治疗。这是一个制度的冷血,一次蓄意的迫害。

2014年2月20日,曹顺利病情危急,挣扎在死亡线上,警方将重度昏迷的曹顺利送入999急救中心抢救,后转入北京309医院急救。奄奄一息的曹顺利多次被医院宣告病危,当局为推卸责任,强行为曹顺利办理了“取保候审”。

曹顺利的弟弟曹云立看到姐姐的遗体后回答记者时说:“她的脸和皮肤很多地方都变得黑黑的了,皮肤很松,都脱相了,皮肤就像鱼鳞那样,一看皮肤就知道她太缺营养了,特别的虚弱。太惨了!太惨了!太惨了!”曹云立三个“太惨了”让我们无比悲愤。

瘐死,逆人道,这是封建帝王都具有的意识;如若因故意虐待和迫害而瘐死,岂止逆人道,简直就是蓄意谋杀。

曹顺利去世后,苏雨桐、温云超等人发出联署呼吁,要求中国政府“查明并向公众交代曹顺利女士自2013年9月14日被警方带走直到去世的详细经过;查明并向公众交代曹顺利女士具体死亡原因及准确时间”,并愤怒谴责道:“我们认为,曹顺利女士属被迫害致死,死于中国政府的蓄意谋杀。”也有人提出:敦请联合国责成中国政府交出曹顺利的所有病历。

美国政府发表声明,欧盟和英国也都表示关注,这是令人欣慰的。人权高于主权,人权超越国家、区域、政党,曹顺利被迫害致死理应引起国际社会关注。

曹顺利去世后,海内外人士表示极大的关注,签名联署抗议者很快就达到数百人。各民运团体一致谴责中国政府对曹顺利的迫害。从李旺阳到曹顺利的死,我们看到“维稳”与“维权”对峙的刀光剑影中前行的勇士,我们看到中国人权事业开拓者的足迹。有两条微评,我抄录如下:

@caichu88: 在一个绝对专制和皇权崇拜混合的时代中,曹顺利带领的人权小组,拓展了维权的定义和深度。她的离世,令人痛惜!

@Suyutong:在国内时,一位友人说:有人在一线,趟雷,被炸死;有人在二线,有余雷,如果小心就不会被炸;但更多的人在三线及以外。那么多入狱的,被迫害致死的当然是在一线,当他们被迫害致死时,这些血都激不起我们的人性吗?如果我们都与他们站在一线,就不会有他们的死了。想到这里,悲愤,惭愧!

曹顺利是一位个性坚定、热爱生活的人,她把对生活的热爱和对未来中国人幸福的期许寄托在自己的不懈追求之中。曹顺利走了,她为了普通的中国人能圆一个“人权梦”而付出了惨痛的生命代价;曹顺利走了,她深夜种下希望,一定会在梦中发芽。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27期  2014年3月21日—4月3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