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京圣:逼迁:另一种人权迫害

2017年06月12日

709大抓捕案发生后,当局牵连家属,连老人、妇孺都不放过,比如对王全璋父母、妻子持续进行逼迁,非但明目张胆,而且肆无忌惮,所谓“首善之区”的北京变成了名副其实的“首恶之区”。

实际上,北京国保逼迁由来已久。去年,我听了外媒专访秦永敏前妻李金芳女士的采访录音——我是流着泪听完的。之前,在2013年我从网络上得知秦永敏的女儿从小上学就被监控。二十年前,李金芳被国保逼迁,她抱着几个月大的女儿,在大冬天的寒风中找房子,一天之内搬3次家,且路途遥远,最后还是靠朋友的帮助才有了住处。

联想起我2013年被逼迁的经历,还有今年春节期间北京宋庄的王藏以及叶海燕被逼迁、停水、停电,国保要挟房东逼迫他们搬家。

我的逼迁纪录:一天四次

我的最高纪录是一天被逼迁4次。2013年8月30日,我第一次在北京出狱取保。出狱后,我在房山区窦店镇的七里店村看好一处房子,然后把行李搬过去,但房东接到一个电话后对我说“对不起,明天有个亲戚要来住”,于是房子不租给我了,要我马上走。找到第二家,房东很爽快,答应把房子租给我。我很高兴,待把行李搬过去后,房东却说这房子已经租出去了,不能租给我,怎么沟通都无效。当时已经下午三点半了,我只好继续在村里找房子。

找到第三家,房东先是同意,让我搬过来时打个电话。但我打她电话时,却怎么也打不通,我就决定搬过去再说。房东回来后说,我没按照要求先打她电话,别人已经比我先一步租了此房,且付了订金,坚决要求我搬走。我没办法,只好赶快又去找房子。

当我找到第四家时,天色已经渐黑,大概六点多了。房东是个年纪约60多岁的大姐,等我把所有行李搬进房子,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了,我累得不行,但我还是庆幸终于安顿下来了。

我在北京的10多年来,先每年至少搬3-4次家;但参与维权运动后,我至少每个月搬一次家,每年搬12次家。

应对维稳:硬碰硬

2014年1月7日,我第二次从北京房山看守所出狱,房东催我搬家,我说“好的,给我一周时间”。我跨区从房山到昌平区去找房子。

我七里店村搬走前,曾遇到了村主任、村治保和两位维稳人员,他们以查身份证为名,要求我搬出七里店村;不搬,他们就把我的行李扔到路上。我说:你们没有这个权力,你敢动我的行李,我就和你拼命!你们对我耍横就像一群地痞流氓,我练过武术,要动手你们一起来吧。你们对房山国保的话吓得像奴才,言听计从,我在你们村吃住消费过,是给你们村民提供经济利益。我杀人放火了吗?没有。我强奸你老婆你女儿了吗?没有吧。偷盗了吗?也没有吧。你能拿出让我搬出村的法律依据吗?拿不出吧。他们说不过我,就给房东打电话;房东怕得很,马上回来,要求我当天一定要搬走。

我搬出房山区,住进昌平区马池口镇小营村。这家房东是我来北京十多年最好的房东。我在他家度过2014年春节。他送我两大碗自己做的牛羊肉,因为用的是柴火铁锅炖煮的,很香,正月初一陈兆志教授和李学惠老兄来拜年,房东又送来一碗,他们也吃到了。春节,我在房东家过年。十多年来,也只有这唯一的一次。遇到这么好的房东,但就是这个好房东,也被迫让我搬家,因为当时许志永、丁家喜、西单四君子案正在陆续开庭,我被昌平区维稳人员上了岗,每班3人,一天3班轮流转,3人住在东院的一间房内。村里逼迫房东让我搬走,房东和我说了,我答应搬家。于是我又去找房子,之后连续4个月,我一个月搬一次家。

逼迁源头是北京国保

在逼迁的问题上,源头是北京国保,他们有维稳的任务,然后分派指挥辖区派出所民警执行。片警和村里说,村里给房东压力,以各种借口,如:村里不安全、村里治安无法评优、维稳压力大、此人是村里的安全隐患等等。

房东一般在我住了一段时间后,就知道我是“敏感人物”,因为房东被民警叫到派出所训话,警方给房东下命令,不允许把房子租给“敏感人员”和访民等。房东迫于压力,只好答应,撕毁租房合同,赶走租户,有的房东甚至对租户威胁恐吓。作为租户,我很理解房东,租房无非是为了挣钱,但有警方的逼迫,他们也是无奈。其实,房东也是受害者,赶走租户,房子一时就空下来,他们也有损失。

我每次搬家,房东都说我人很好,他们是被迫的,希望我理解他们的苦衷。有的房东因为内疚,甚至减免我的水电费,有的还减免了我的网费,等等。

房东和房客都是受害者,而国保也是受害者。国保是受到上面的指令,威胁房东,逼迫维稳对象搬家,如果完不成任务,就会扣奖金、工资,影响晋升等等。但国保心里也很清楚,这是在作恶,是违法的。总之,逼迁是专制体制所致,国保是专制体制的暴力机器,是被利用的执行工具。

应对逼迁的策略:搬、诉、拖、好

由于警方常年的迫害、上门骚扰,如被监控、被上岗、被逼迁、被谈话等等,我考虑再三,最终决定,放弃在高校教授的4门课程,搬出北京,逃出北京的地界,专心写作。

搬到河北燕郊后,我的处境比北京好多了,国保虽然也上门,但次数少多了。

我应对逼迁的办法就是搬家,和国保打游击战,打一仗,换一个地方。俗话说得好,树挪死,人移活。换个环境,或许更有利,不同地方的人是不一样的,不同地方执行维稳政策宽松的力度也是不一样的。

应对逼迁的具体办法是:

1、诉:即起诉房东。签订了租房合同,房东违反协议,租户要求赔偿。租户可以威胁说要打官司、起诉房东,房东明知理亏,一般会采取赔钱了事。租户没有起诉,房东会主动提出退回押金、补偿费用等。

2、拖:打官司拖时间。因为房东的后面是警方,因此租户即使拿着租房合同打官司也赢不了。对租户来说,打官司只是拖延时间,虽然结果也是搬家,但总能赢得点儿找房子的时间。

3、好:处理好与房东的关系。租户要尽量处理好与房东的关系。房东是由于租户被国保警察逼迫而间接受害的,房东因此遭受经济损失和警方逼迫,所以,租户一定要站在房东的角度考虑问题,否则,只会把关系搞僵,两败俱伤。房东如果是正直的人,就会同情租户,帮助租户说话,虽然最终也顶不住警方的压力,但也不会站在国保的一边助纣为虐;房东能人性化处理与租户的租赁关系,看在和房客长时间的感情上,站在正义一边,就不会和国保合作。

2017.6.5修改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11期,2017年6月9日—6月22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