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老蝎:对今年总统大选历史背景及意义的一些看法

2016年09月26日

今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是自1980年里根革命以来最具历史意义的一次,它是对美国在冷战胜利后迄今的1/4世纪里领导的全球化潮流的一次公投,其结果将决定全球化潮流在今后十年内的轨迹,以及美国在全球影响力的伸缩,和世界政治版图的重组。

自1989年柏林墙倒塌、1990年海湾战争中美国全胜、1991年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后,美国登上唯一超强的全球领袖地位,也终结了自一战以来西方文明近一个世纪的内战,确立了以美国为代表的民主政体和市场经济作为人类社会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真理与发展方向。世界绝大部分地区都覆盖在美国的经济军事文化科技等硬、软实力之下,成为美帝国不同程度上的藩属。在哥伦布为欧洲人发现美洲500年后,人类文明的全球化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几乎与美国化同义。而运输技术的进步,计算机互联网带来的IT革命更加速了大生产供应链的全球化进程。稳坐在全球供应链顶端的美国跨国企业、科技产业与金融业,还有中上层收入的消费者无疑都是极大的受惠者。当然,这个供应链上所有的加盟者都是受惠者,最大的当属中国。显而易见,美国的政经精英集团,无论驴象,对这场如火如荼的经济、文化的全球化融合都充满了信心和喜悦。

然而,任何事物都有阴阳两面。全球化进程在冷战结束后遭遇的第一个高调反对声音来自阿拉伯穆斯林保守派,特别是基本教义派。冷战时期,他们曾是与美国并肩对抗苏联的盟友。冷战之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俗文化席卷全球,在落后于西方至少两个世纪的阿拉伯世界保守主义人群中造成强烈的文化生存危机感;同时,美军借第一次海湾战争大规模重返中东,也为那些在80年代阿富汗抗苏战争中锤炼出来的伊斯兰圣战分子们提供了新的攻击目标。这股仇美情绪在行动上的巅峰成果是基地组织在2001年9-11对美国发动的大规模劫机自杀性攻击,造成美国巨大的人员与财产损失和全民的心理创伤。然而9-11攻击非但没有减缓美国领导的全球化的步伐,反而招来更大规模的美军进驻中东,在阿富汗与伊拉克重拳出击,剿杀宗教与世俗的反美势力。当然,彻底铲除伊斯兰恐怖主义在近期内是不可能的,因为它植根于文化落后的穆斯林地区中的保守与反动势力对于先进文化与外来者的仇视。但无论他们如何顽强地抵抗,落后早晚会败给先进。

时至今日,真正能够有效阻挡全球化步伐的力量反而是来自欧美地区自身,因为物流与人流的全球化在欧美国家给中下层人民带来不少负面后果。首先,产业链的全球化造成低端产业工作外流,造成中下层蓝领工人高失业与低收入。政治精英们起初的应对方法是一面提高社会福利,一面鼓励金融机构发放房贷以维持表面的繁荣。但好景不长,07-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宣告房贷泡沫破灭,表面的繁荣褪去,露出真实的萧条。接下来以希腊为代表的南欧国债危机宣告福利主义在南欧无以为继,人民必须接受紧缩裤腰带的现实。这是欧美蓝领人民对经济全球化的仇恨源泉。其政治后果在欧洲表现为人民对欧元的信心降低,在美国表现为驴象两党的基层选民都反对TPP。

另一方面,人流的全球化造成大批第三世界的下层人民为追求更好的生活而涌入欧美。在欧洲是北非阿拉伯世界的穆斯林,在美国是从墨西哥边境偷渡的拉丁裔非法移民。由于他们人数众多,又将故乡的语言文化宗教习俗带到欧美,造成当地不同程度的变色,将欧洲绿化、美国墨化,于是激起本土白人居民的反感。可以说,越是文化教育程度低的民众,对本土文化的依赖感、认同感越强,越排外。全世界都一样。欧洲人民排外、恐外情绪高涨,直接推升了右翼与极右翼政治势力的选情,也表现在对待叙利亚难民的排斥。在美国则表现为吹牛大王、花花公子地产商创普的异军突起。

在此次共和党总统初选中,口无遮拦的政治新人、狂人创普之所以能够横扫所有对手,包括好几位资历完整、政绩出色、辩才无碍的州长、参议员,就是因为他摸准了共和党基层选民的思想情绪,成功地推翻了共和党精英集团在党内的话语权和意识形态主导权。小布什执政的八年期间,共和党执行的是“有同情心的保守主义”政策路线,一边继续推动自由贸易,一边对少数族裔、外来移民、以及外来宗教文化采取怀柔包容的姿态。小布什在第二任初期大力推动给美国境内的非法移民合法身份,遭到党内强烈抵制,功败垂成,只得含泪作罢。奥巴马执政期间,共和党精英在对待非法移民的处理态度上游移不定,内部分裂;在贸易问题上依然坚持传统的自由主义立场。显然,在移民与贸易这两个问题上,共和党高层都与基层选民的思想感情脱节,所以才会在初选中一败涂地。

共和党基层选民在过去二十年经历了全球化带来的多方面挤压:经济上的工作外流,文化上的移民涌入,反西方的伊斯兰恐怖袭击,意识形态上民主党左翼推行的、旨在照顾少数群体的多元文化与“政治正确”(PC)话语和政策,还有第一位黑人总统的当选,等等。所有这些挫折汇聚在一起,造成基层选民心中强烈的愤怒。他们需要一个爆发的渠道。而那些传统式的、四平八稳的共和党当政客们,有的如JEB拥抱非法移民,有的仍然坚持自由贸易,还有许多人向“政治正确”的话语限制低头,所有这些职业政客在愤怒的共和党基层选民眼里都不合格。反而是那个敢于挑战共和党传统路线、说话只图痛快、不计后果、反自由贸易、反非法移民、反PC语言、反奥巴马的媒体明星创普真正道出了他们的心声,哪怕他那些不顾事实、不顾底线的胡言乱语,听起来也酣畅淋漓地痛快。这就是将创普推上共和党顶峰的基层力量。其中主要因素是对全球化潮流的反弹。

民主党选民方面也有反全球化的声音,但主要是针对经济上的自由贸易,这也是桑德斯在初选走红的原因。所以希拉里也不得不从原本大赞TPP的立场上转变,向桑德斯靠拢,宣布不支持目前版本的TPP(给以后再改口留下余地)。国会方面,原来支持TPP的共和党领袖们也都按兵不动,宣布不在今年讨论TPP, 剩下奥巴马孤军无援,只能收兵。但如果希拉里在大选中获胜,美国在全球贸易和安全的领导地位上至少会维持现状。而如果创普获胜,他的“美国第一”主义将导致美国在贸易上成为麻烦制造者,可能引发全球经济混乱;在安全方面,美国将从世界领导地位上后撤,把中东交给欧洲和伊朗,把东欧交给欧洲与俄罗斯,把东亚交给中国与日本、南韩,把南海交给中国与东盟,从而导致各自为战的混乱局面。至于拉丁裔非法移民问题,创普暗示他会拖后解决,并非如同参选时讲的统统遣返。而对待源于中东的伊斯兰恐怖活动,他并没有任何有效的办法。

更重要的是,如果创普赢得这次大选,那将是劣币驱逐良币的胜利,是情绪战胜理智的结果。或许我们可以说希拉里也不算良币,她也有种种劣迹。但希拉里的问题,无论是贪欲上的、诚信上的,创普都有,而且都更严重许多。如果说希拉里对待自己的错误与劣迹的态度是躲躲闪闪,那么创普就是飞扬跋扈、理直气壮:我就是要把假的说成真的,你能拿我怎么样?我就是不向人民公布税表,你拿我怎么样?创普非但不对自己的经济与诚信问题拒不认错,反而常常倒打一耙,攻击那些追问他、揭露他的媒体与记者。作为候选人已经如此,如果当上总统,掌握公权力的创普必然竭尽所能地打击媒体对白宫的监督,严重侵蚀美国民主政体基石之一的新闻自由,为后世树立恶劣的样板。这在我看来是绝不可以接受的。所以,无论我对民主的主流路线有多少异议反感,这次我都会选希拉里。

从长远来看,全球化的潮流是无可阻挡的。挡得住一时,挡不住一世。所有的国家都不得不接受这个挑战。闭关自守绝不是长远之计。

——转自共舞台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92期  2016年9月16日—9月29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