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平:公民广场俨如梁振英的天安门广场(图)

2017年05月02日

http://static.apple.nextmedia.com/images/apple-photos/apple/20170427/large/15900313.jpg
梁振英拒绝重开公民广场。数据图片

重开「公民广场」已得到众多民主派、建制派议员支持,候任特首林郑月娥也抱正面态度,但行将卸任的特首梁振英就唱反调,以安全理由重申暂时不适宜开放。其实,不是公民广场不能开放,而是梁振英的天安门广场情结解不开。从谴责中共六四天安门广场屠杀,到声称邓小平应获颁诺贝尔和平奖,从参选特首前恐吓以催泪弹防暴队对付示威者,到主政后施放87枚催泪弹、镇压雨伞运动,公民广场俨然成了梁振英心中的天安门广场,只能严密戒备,岂能开放给民众举办活动甚或示威?

梁振英声称,不适宜开放政府总部东翼前地(即公民广场),是因为做过安全评估,「考虑到香港情况,以及外国最近发生袭击事件」,当局在开放政总让市民请愿表达意见的同时,要顾及安全,尤其是在政府总部工作的公务员及访客的安全。公民广场已封闭两年,梁振英竟以外国最近发生袭击事件为推搪借口,何不干脆明言,要效法北京天安门广场长期处于严密戒备状态,禁止一切抗议、示威活动?只不过,军装便装公安武警多过游客的天安门广场,仍曾发生抗议人士自焚、驾车撞栏等事件,这类事件危害最大的不是公务员和游客的安全,而是政府的面子、领导人的面子。

恐吓加强权 加剧撕裂

公民广场不容有失,之所以对梁振英如此重要,实在无法不让人联想到他对天安门广场的态度。1989年,北京天安门广场六四屠杀后,不少港人登报谴责,梁振英也作出三点声明:「深切哀悼所有壮烈成仁的北京爱国同胞」、「强烈谴责中共当权者血腥屠杀中国人民」、「向文汇报全体员工致崇高敬意」。

不过,紧跟中共路线的梁振英其后对六四的评论不断改变。最讽刺的是,2010年11月,时任行政会议召集人、盛传有意参选特首的梁振英,到中文大学发表题为〈确立愿景,收窄分歧,凝聚共识──政治领袖的责任〉的演讲,被问及对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看法时,竟声称应该攞诺贝尔和平奖的中国人系邓小平。从谴责六四屠杀,到推举下令屠杀的邓小平应获颁和平奖,梁振英以华丽的转身展示了他走向特首宝座的「政治智慧」。

在竞逐特首的泥浆战中,唐英年踢爆梁振英曾在行政会议中宣称要用催泪弹和防暴队对付示威者,揭下了狼英的面具。梁振英出任特首后,果然如愿所偿,在2014年施放87枚催泪弹对付示威者,镇压雨伞运动后,又狂攻港独,尽显中共板荡家臣本色,虽在ABC怒吼中被弃选,不能角逐连任,而获奖赏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头衔。

梁振英在特首任上多次被问到天安门广场事件,他多响应无补充、不评论,直至去年挑起反港独风浪后才改口指香港市民「应该关心内地发生的一些重大事情」,与内地人民一起促进政治、社会和经济发展方面共同进步。如今,贵为国家领导人的梁振英又将如何表述其六四立场呢?
梁振英为反对重开公民广场,把立法会外垃圾桶纵火案与国外恐怖袭击相提并论,与其夸大港独以横加打击是同一政治逻辑,与中共把天安门广场变成示威禁区是同一政治逻辑。同样,梁振英对立法会非亲共议员的打击不遗余力,藉全国人大释法褫夺两名议员资格、对另四名议员资格提出司法复核后,还要以非法集结罪检控、拘捕当时还是议员的游蕙祯、梁颂恒,堪比中国警察把辩护律师强行拖出法庭,不准他们替委托人辩护。这种恐吓加强权的统治思维,只会加剧香港的撕裂,何来和解?

——转自苹果日报(2017-04-27)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08期,2017年4月28日—5月11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