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平:林郑自我削权 改变香港自治定位

2017年11月09日

林郑月娥的首份施政报告洋洋洒洒近5万字,竟然没有「港独」一词,也没有「民主」一词,无论是对《基本法》23条立法还是对重启政改推动普选,都是避实就虚,摆出既不得罪北京、也不得罪市民的姿态,实质上是摆正香港特区政府只是等同中国省级政府的地位,施政报告不会触及民主选举、不会触及与中央政府的关系。林郑如此避谈民主避谈政治、只重经济民生,固然与梁振英的政治挂帅相反,但同样是自我削权,逐步改变香港的自治地位。

帮闲文人宣传民生是最大政治

林郑的施政报告第一次列出「特首的使命和领导」章节,本应让市民看到特首维护香港核心价值、维护港人治港原则的决心和愿景,让市民看到风雨飘摇中的一国两制恢复生机的希望。但是,林郑只表示将亲自领导或出席行政长官创新及策略发展顾问团、创新及科技督导委员会、行政长官高峰会、税务新方向高峰会,这就是林郑对特首的使命的认知和定位?这岂不是等同中国的省市长,岂不是要默认由梁振英带动的香港自治地位的降级?

中国的省长、市长、自治区主席在政府工作中从来不会妄议民主选举,更不会妄议地方与中央政府的关系。以广东省长马兴瑞今年1月向省人大发表的政府工作报告为例,2.1万字的报告同样大谈经济民生及支持一带一路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但只有一处提及「要加强民主法治建设」、接受政协的「民主监督」,有两处出现「中央」字眼,都是宣示决心执行中央指示、团结在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

与梁振英引入中共斗争政治、好勇斗狠而民怨沸腾相比,林郑不谈民主不谈港独、只谈经济只谈民生的策略更具欺骗性。她在交通津贴、利得税分级、市民安居置业及医疗、教育等大洒公帑,宣称这是「无微不至的照顾」,并因此有机会中断施政报告的致谢议案自2008年至2017年连续10年被否决的历史。

不可不察的是,所谓民生是最大政治只是中共帮闲文人所宣传的一套统治策略,连中共领导人也未敢如此自欺欺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去年在中纪委六次全会上的提法是「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总理李克强今年3月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的是「民生是为政之要,必须时刻放在心头、扛在肩上」。

牺牲入境权司法权岂能得尊重

民心,追求的不只是经济增长和个人物质生活的富足,更有个人的民主、自由权利,更有社会的公平、正义。林郑也懂得说:「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就要千方百计去满足市民的要求。」然而,其施政报告只求满足市民对经济、民生的要求,完全忽视市民的政治权利、政治要求,不只把施政报告降级为财政报告,也让香港的地位降至与内地省市等量齐观。

香港如果失去政治上的自治特色和权利、失去民主自由法治的核心价值,还有特区的地位和价值吗?一国两制还能不走样变形吗?出入境事务本属于香港自治范围,但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Benedict Rogers入境香港被拒,林郑就以事涉外交、「外交是中央事务」为由,把出入境管理权贡献出去,犹如在高铁一地两检问题上,以主动割地方式去贡献特区的司法管辖权。

林郑用以衡量重启政改气氛的标准,是她能「平静进入立法会,得到立法会议员,整体立法会议员最基本的尊重」。显而易见的是,林郑如果能维护香港的自治地位、如果能为香港争取真普选,岂会得不到立法会尊重?如果她不惜自我削权、降低香港自治地位,不惜牺牲香港出入境管制权、司法权以献媚中共,又岂能得到立法会尊重?

——转自苹果日报(2017-10-13)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22期,2017年11月10日—11月23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