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怡:最卑微的要求

2017年01月25日

大概一百年前吧,法国一家报纸向公众提出了一个设有奖金的问题:“假如罗浮宫博物馆失火了,情况紧急,只允许抢救出一幅画,你会抢救哪一幅?”

罗浮宫藏画之多、之精、之有名,不用多说。读者提供最多的答案,是抢救达文西的《蒙娜莉萨》,大卫的《拿破仑一世加冕大典》……。不过,在成千上万的回答中,获奖的答案是:“我抢救离出口最近的那幅画。”是什么画?不用说。它的价值或不及《蒙娜莉萨》等作品,但既能收进罗浮宫,就肯定艺术价值不低。这个答案的最重要启示是:你的目标不是最有价值的那一个,而是最有可能实现的那一个。

主权转移前的香港,可以说是中国人社会的罗浮宫。主权转移后,特别这四年多,专制政权在这个香港宫放火,不断烧毁有核心价值的宝物。现在期望有人可以救出所有具价值的东西,显然是不可能的任务,因为继续不断有人淋火水,香港宫正在毁灭中。因此我们不是挽救香港一切固有价值,我们只祈求有人能够阻止继续向香港宫淋火水,以推迟它的毁灭。甚至只是在火灾造成的人群纷扰、冲突、对抗中,以温和、包容的态度让人们稳定下来,减少相互践踏。也许你觉得这个要求太卑微,但目标从来不是最有价值的那一个,而是最有可能实现的那一个。

你若要林郑、叶刘承诺上任后会反8∙31框架,反功能组别,反分组点票,或扩大功能组别的选民基础,这几乎是妄想。若她们承诺,而你竟然又信,那就不是她们的问题,而是你的问题了。

曾钰成昨天的文章指林郑、曾俊华回避问题,“以无法取得妥协为理由搁置政改,并不能换来长治久安”,“去年的政改失败,其实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下届特首必须有决心和智慧重推政改,“迎难而上,唯此为大”。这个说法当然不错。但对于一个北京充分信任的人来说,尤其是政改失败的多种因素正是包含当时落力推动者这个因素,要她有决心、有智慧去重启政改,几近缘木求鱼。对于一个尚未被北京充分认可的参选者来说,提出反8∙31框架,那等于是政治自杀。

重推政改的确是解决特区政府认受性和长治久安的根本议题。但在小圈子特首选举中,不能追求最有价值的目标,而只能寻求可能实现的目标。

现时香港,我们不敢期望有一个像奥巴马那样在唐人街餐馆排队买饭盒的领导人,但实在很难接受一个因为不知道哪里可以提供厕纸而要返回已搬离官邸的领导人;我们也不敢期望有一个每天上推特的领导人,但很难接受连fb都不敢设立的领导人。现实一点看,一个比较柔软、包容、有幽默感、愿意沟通和聆听不同意见的领导人,能够稳住火灾中人们的躁动,已是没有选择的特首参选者中,较好的选择了。这是在沉沦的城市中,市民最卑微的要求。那些提出追求最有价值目标的人,若非天真,会不会有他们的政治意图?

——转自苹果日报(2017年1月24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01期,2017年1月20日—2月2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