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梁京:谁会是文明冲突的最大赢家?(图)

2018年04月04日

美中贸易战的爆发,标志着亨廷顿在冷战结束后预见到的文明冲突,在一战百年的今天,正进入高潮。如果说,二十世纪人类冲突的核心内容,是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或马克思列宁主义)两大意识形态的对抗,那么,二十一世纪人类冲突的核心内容,则是几大文明不同世界秩序观之间的对抗与竞争。人类不同的理念在全球范围的大规模对抗,是主导现代世界秩序演变的基本动力,这一点已经非常清楚。同样清楚的是,这种全球性的理念对抗和竞争,给整个人类文明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会,同时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自我毁灭的风险。

假定文明冲突导致核大战,文明冲突将没有赢家,正因如此,许多人不相信或不愿相信核战争会真的爆发。那么,如果是这样,哪个文明将更有机会成为文明冲突的最大赢家?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或许有助于让一些头脑发热的中国权力和文化精英变得冷静一些。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邓小平“不出头”的策略,就是基于这一古老智慧。而习近平放弃韬光养晦,固然是他本人不智,但也有这样一个客观因素,那就是中国作为冷战最大的受益者,其全球地位已很难让权力和文化精英保持头脑清醒,因而无法抵御炫耀实力和权力的诱惑。

文明冲突的一大来源,就是人口规模占压倒优势的非西方文明,大大缩小了与西方文明在经济、技术和军事实力方面的差距,却没有足够的文化和社会资源,建立稳定的现代政治和法律秩序。非西方文明的政治野心家在内部权力博弈中要出头,就要玩“身份政治”游戏。这是因为,非西方文明的政治野心家在玩弄“身份政治”方面,既有国家之间博弈的某种“优势”,还有在西方国家内部的政治博弈中的某种“优势”。这是许多人过去很难想到的。

导致这种双重优势的原因,一方面是西方无力把自己的制度通过武力强加于非西方文明国家,这已由美国对伊拉克战争的失败所证明。值得引起高度重视的就是,在现代技术条件下,非西方文明有机会通过移民、网络技术在西方社会内部开辟“身份政治”的战场,这就令西方文明处于腹背受敌的局面。

在这一格局下,印度文明看来处于最为有利的位势,从而最有可能成为文明冲突的最大赢家。这是因为,印度在建立现代法律和政治制度方面,已经有了稳固的基础,无需投入大量资源与西方进行军事对抗,而在经济方面,印度经济与西方经济,尤其与美国经济存在长期的互补性。这就意味着,在文明冲突中,印度无论在身份政治的国际战场,还是在西方内部的身份博弈战场,都必然是西方文明最可靠的盟友。

目前中国在与西方文明对抗中的一大优势,就是其巨大的出口和进口能力,印度的经济规模尚不能替代这种能力,与中国争锋。但随着时间推移,印度如能保持很高的增长力,中国在全球经济的地位就会相对下降,更重要的是,世界将越来越不在乎中国经济崩盘的冲击。而在西方内部的“身份政治”中,印度移民与中国、穆斯林移民之间的竞争也拥有文化和政治信任的优势。

因此,我认为西方不会对中国和伊斯兰文明采取急于打击的方针,而是会避免发生全面对抗,让这两个文明的自伐倾向一面削弱其实力,一面促使其醒悟。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8-04-03)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2期,2018年3月30日—4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