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廖天琪:德国人为什么关心中国的人权?(图、视频)

2018年09月24日


德国人权活动家赫尔穆特·斯特克尔(Helmut Steckel)本身的职业是教师,但是他四十年来如一日,一直从事义务性的人权工作。图/廖天琪提供

人权是个普世价值,不分文化、地域和宗教,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天生就拥有这种“天赋人权”,不是任何其他个人、集体或国家可以剥夺或践踏的。对于这种认知,在西方有很悠久的历史,希腊的文化传统里就已经融入了这种尊重人的思想。到了近代从法国大革命和美国独立宣言以来,人权的定义就更为明晰了,“有权力者”如君主、政治家、军阀、财团在面对“无权力”的小众和个人,他们的对比差异虽大,但是彼此在“权利”的天平上,依然是平等不分高下的。也就是说,无权力的人,却具有做人的“权利”,做人的权利包括这个人的生命、自由、财产、尊严不得受到侵犯。这种观念在西方如今已经根深蒂固,深入人心。可惜在许多专制独裁的国家,人们的人权,特别是异议份子的人权,经常受到侵犯。加上在东方传统文化中,“个人”往往被压在君臣、家族、礼法的重重大山之下,人的基本权利被剥夺压制而不自知,实属悲哀。

德国人在二十世纪亲历了纳粹的独裁和共产主义专制政权的荼毒,到了世纪末竟然两德统一在自由民主的旗帜之下,因此德国人从自身的耻辱和痛苦中汲取了教训,痛定思痛。德国的“基本法”等同于宪法,开头一句话就是“人的尊严不可侵犯”,这句话几乎每个德国人都挂在嘴边,放在心上,因此对于其他还在遭受人权受到侵犯的人们,特别具有同情心,愿意伸出援手。这就是为什么德国的人权组织从数量和质量上来看,都走在世界前沿。

这次接受采访的一位德国人权活动家赫尔穆特·斯特克尔(Helmut Steckel)就是个典型的例子。斯特克尔先生本身的职业是教师,但是他四十年来如一日,一直从事义务性的人权工作,他甚至将全职的教师工作减少时数和工资,为了更好地投身于对西藏和中国的人权关注。这些年来,他主持举办了无数的声援西藏的活动,包括摄影和文件展览、音乐会、演讲和讨论会、六四的纪念活动等等。有藏人或汉人异议份子被拘捕判刑,他都会给德国政府写信,要求政府关注,进行救援。

这种不求名利的无私奉献在德国社会中相当普遍,像国际大赦组织、援助家暴妇女组织、声援国际受胁迫民族组织、难民保护组织等等,里面的成员从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到事业有成、有社会地位的中年人,到退休的职员、专家、家庭妇女,各种行业、不同社会阶层、男女老少全都有。一个社会这种公益组织越普遍,参与做义工的人数越多,表示这个社会的文化底蕴深厚,人文精神普及,政治民主宽容,是个富而好礼、稳定的国家,其思想境界接近儒家文化的“大同世界”。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这位谦和长者斯特克尔先生如何阐述他的人权心历路程:

 

——转自民报(2018-09-20)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4期,2018年9月14日—9月27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