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林傲霜:司法被当局玩弄于股掌之间——评王伟案及《炎黄春秋》案

2016年08月02日

今年7月17日,安徽省芜湖联大学生王伟用手机在“Facebook”上下载一张讽刺漫画,并转发到微博上。该漫画的标题是“最高指示: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此语出自 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注:该漫画的作者是变态辣椒: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63726
漫画的内容是:一位戴红领章的伟大领袖,挥着手,同时牵着两条吐着红舌头的狗。

该漫画转发微博后,很快就被删除,同时安徽省临泉县公安局以

“丑化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造成恶劣影响”的罪名将王伟抓捕,

处罚行政拘留十天(7月22日至7月31日);处罚的根据是,《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第二项的规定“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

在当今文明世界,如此处罚荒诞可笑至极,纯属以言治罪。首先,这只是一幅漫画,并未标明那位伟大领袖就是习近平。警方凭什么断定画的就是习近平呢?就算貌似相像,但相像并不等于就是。法律讲究严谨,将“相像”等同于“就是”违背法律。再说,就算是讽刺习近平,在现代政治中,民众或媒体以漫画的形式讽刺大亨、政客、国家领导、公共人物甚至宗教领袖司空见惯,乃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况且,王伟并不是该漫画的作者,只是转发了一下。以此治罪,只能证明中共当局之脆弱,草木皆兵,封杀言论。类似的事情,在江、胡时代,当局尚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予追究,而进入习时代,却以之治罪,这更加有力地说明了,自习上台后,中国政治大幅度倒退,对国人的思想、言论的控制更加严厉。

再者,就算遵循中共自定的法律,此对王伟的处罚也是违法的。中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对“侮辱罪”的定义是:“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对“诽谤罪”的定义是:“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足以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漫画是一种艺术形式,艺术本身是虚构,不具有真实性,不可以当作“事实”。将漫画作为“诽谤”“丑化”他人的事实,荒诞无稽,毛时代类似的冤案不计其数。莫非习要回到毛时代?!

还有,有关“诽谤”、“侮辱”罪,按中国《刑法》的规定更属于“自诉案件”,即受害人告诉才处理的案件。《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二百五十七条、二百六十条、二百七十条分别明文规定,告诉才处理的案件是指构成以下五种罪名的案件:侮辱罪(第二百四十六条);诽谤罪(第二百四十六条);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第二百四十七条);虐待罪(第二百六十条);侵占罪(第二百七十条)。临泉警方指控王伟“侮辱行为成立”,但《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侮辱罪”属于“自诉案件”,只有受害人“告诉才处理”。那么请问王伟案中,“受害人”是谁?又有谁对王伟提出了控告?难道是“受害人”习近平提出告诉了吗?如果没有,临泉警方为何急于越俎代庖呢?是爱多管“闲事”,还是“媚上”邀功心切?乃至为此,公然执法违法,践踏法律,粗暴侵犯公民王伟的人权,实在粗暴可鄙!

此案说明,习当局在日益加强对媒体的控制,更严厉地打压民间的言论自由,收紧公共舆论的空间。如果将此案与最近发生的《炎黄春秋》案联系起来看,就更加清楚。本月大陆著名的、敢于披露真相、

实事求是发声的杂志《炎黄春秋》遭当局“灭门”,先是当局强行撤换其领导层;紧接着便派人闯入该社,进行占领。这伙人形同打家劫舍的强盗,闯入该社后,强占了该社的办公室、财务室,窃取并修改了该社官方网站的密码。《炎黄春秋》创刊二十多年,自营创造的价值数百万元的合法资产,也被这伙人霸占据为己有。如此明火执仗式的抢劫,有司当局竟然不出面制止,显然这是官方有意而为。

为维护《炎黄春秋》的权益,该社领导委托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向北京朝阳区法院提出诉讼。此案让海内外舆论哗然。然而北京市朝阳区法院,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违背法理与法律,裁定“对该案不予受理”。谁都清楚,该法院敢如此裁决,乃是当局的指令。习上台后为什么一再强调“党”要领导司法,紧握刀把子?这就是最好的明证。如果真让司法独立,如果朝阳区法院真是按照法律公正裁决,那么中共当局所导演的这出抢占《炎黄春秋》的丑剧岂不破产?那伙强盗岂不要入狱?幕后操纵者“党”岂不也要被揪出,被带到法庭审判?因此,“党”必须领导司法,法院、法官、法规、法律统统都要

服从“党”,“党”要怎样就怎样。

十八大后,当局一方面加强控制,强化维稳,一方面继续高唱“依法治国”。然而,短短一个月内所发生的王伟、《炎黄春秋》两案充分说明,前者为真,后者为假;前者货真价实,后者是迷惑人的烟雾。

青年大学生王伟在自己的微博上转发了幅漫画,仅仅因为有悖官家钦定的“意识形态”,就被“法治”了。秉笔直书的《炎黄春秋》因为忠实于历史,就被入室抢夺,非法霸占;其委托律师对之正式提出控告,当局的司法部门竟然枉法悖理不予受理,司法被当局玩弄于股掌之间。对于“党”,法律如同废纸一张,想用则不惜滥用;不想用则视之为无——左右都是为了维持其政权,怎样合适即怎样操作。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89期 2016年8月5日—8月18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