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林忌:誓词照妖镜 爱国还是爱政权

2016年10月26日

青政小小誓词风波,演变为香港宪政危机,由行政机关向司法机关申请复核,要求推翻立法机关的决定,更由特首亲自申请,“开创”香港历史的先河,成件事情最荒诞的,就是特首竟然质疑立法会主席容许二人再次宣誓的决定,更离谱地曲解青政的二人拒绝宣誓,幸而被“守得住”的法院拒绝。

10月12日当日,不是青政的两位议员拒绝再宣誓,而是监誓的立法会秘书长陈维安竟以二人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横幅,拒绝监誓;至于有关议员把China读成支那,则是事后书面解释才写出,令人质疑,并有滥用权力之嫌!而陈维安的监誓绝不认真,没有发现黄定光竟在誓词说漏了香港,前后不一的态度,严重破坏立法会秘书长政治中立的角色。

长期反对拉布或流会的保皇党,如今竟为了两位议员的誓词,反过来发动流会,阻止两位议员再宣誓,说明青政击痛了中共要害,令中共丧失理智判断基础,才令港共代表自打嘴巴;共产党不断把问题拉扯到“辱华”,甚至拉去什么“全球华人”,完全经不起证据的考验——当日青政二人侮辱的 People's Refxxking of Chi-na,是在骂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不是中国,更不是中国人,难道骂苏联等如侮辱俄罗斯,然后又等如侮辱全球俄罗斯人?“中共国”几时代表了“全球华人”?

自1732年的日本儒家林春胜、林信笃所撰写的《华夷变态》指出“中国”早随满清入关而灭亡:“大抵元氏虽入帝中国,天下犹未剃发,今则四海之内,皆是胡服,中华文物荡然无余……鞑虏横行中原,是华变于夷之态也”,自始日本认为“华变了夷”,而以小中华自居,而视满清为夷狄,以音译为支那,而不认为这是“中华”或“中国”;孙中山创立的兴中会,成员必须对天宣誓:“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即吸收了日本的《华夷变态》的想法,认为满清根本不是中国。

日本的观点是保留了中华文化的日本才是“中国”,而那个民不聊生遍地贪污与贫穷的,只能称之为“支那”;“中共国”若被称为“支那”,就是否定“中共国”僭称中国的合理性,和大陆那些开明的知识分子,称呼“中共国”为“黄俄”或者“西朝鲜”,本质相同;而14间香港大专学生会联署:“三权分立,毁于北狄”,其北狄称呼,就和“华夷变态”的夷狄看法一致。

立会秘书长否定全港选民

另一方面,议员在宣誓时作出抗议并非香港独有,英国下议院长期都面对要求改变政体的共和派,以至爱尔兰独立及统一运动的当选人的抗议举动;例如著名的工党Dennis Skinner,每次宣誓都加料:“我会效忠英女皇,如果她支付自己的入息税”,而反对北爱留在英国的新芬党,胜选议员也因拒绝宣誓效忠英女皇而不能出席议会,也不获议员薪酬,但仍可申领议员助理等开支,名义上仍是议员。反观香港理应“政治中立”的立法会秘书长,竟拒绝监誓,借此想否定全港选民,用民主选举投票选出的议员,这种手法绝不能接受!

八十年代的立法局,其誓词已改为简单的“本人必定维护香港法律,并且必定以立法局议员身份,忠诚而确实为香港市民效力,此誓。”;香港市民应该质问,为何97前的议会要宣誓为香港市民效力,如今却不需要?是香港市民大,还是什么“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大?

——转自苹果日报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94期  2016年10月14日—10月27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