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刘娜:不当沉默的羔羊

2018年08月13日

01

9年前,在湖北巴东小镇,有个21岁的宾馆女服务员,把尖刀刺向纠缠骚扰她的乡镇干部,也刺穿中国某些腐败官员的糜烂生活。

之前,那个清瘦普通农家女孩,最大的梦想不过是攒些钱在镇上开个服装店,然后再挣些钱找个靠谱的人过日子。

她没有像某些小镇女孩那样,忍气吞声地陪堕落腐化的乡镇干部玩乐,然后将其视为“胳膊拗不过大腿”的无奈,也没有像个别小镇女孩那样,用身体和青春为自己铺路,借此攀上高枝。

她觉得,自己虽然是一名底层宾馆服务员,但自己的身体不容侵犯,尊严不容践踏,人格并不比那些花天酒地的干部低贱。

所以,面对“异性洗浴”的要求,面对“脱掉衣服”的羞辱,面对“推坐沙发”的骚扰,她忍无可忍之下从包里掏出水果刀,将两名乡镇干部刺伤(其中一人经抢救无效死亡,一人轻伤),然后主动报警投案。

在舆论的曝光和支持下,她从杀人犯变身为贞烈女,被免除刑罚,恢复自由身。

随后,她的名字被写进最高法的《年度报告》白皮书,她的案件不仅掀起剑指官场堕落的反腐风暴,而且撼动禁锢中国女性的奴化思维:

女人并不是男人和政治的玩物,女人是她自己身体和意志的主人。

她的名字,叫邓玉娇

02

同在9年前,有位来自河南商丘的小伙子,在中国最现代最繁华的上海滩,绝望地砍下自己的左手小指,用流淌的鲜血撕开潜伏中国执法界多年的潜规则。

这位原本就古道热肠的小伙,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仅仅搭救了一个衣衫单薄、自称“很冷,打不到车,求求送一程”的同龄小伙子,按请求把搭乘者送到1.5公里外的目的地,突然就被上海浦东新区执法人员稳稳地戴上了“非法营运”的帽子。

在拒绝伏法、报警无果的情况下,他恼羞成怒,砍下左手小指,也引发媒体聚焦和舆论热议。

随后,以诱捕方式潜伏中国执法队伍多年的“钓鱼执法”,及其背后食物链被曝光。

民众群情激奋,公权低下头颅,国法严惩知法犯法者。

而那个以自残方式自证清白的年轻人,让更多民众明白:

公民不是匍匐在政府脚下的臣民,而是一个拥有同样平等权利的主体。

他的名字叫孙中界。

03

10年前,江苏徐州有位普通的儿科医生,以文字和博客为刀,以质疑和真相为剑,在孤军奋战和险象环生中,曝光了当时如日中天的三鹿奶粉,也挽救了数以万计的中国宝宝。

事发原因,是当年7月,短短一个月,这位医生就接触到18名“结石宝宝”(大部分都是底层百姓的孩子)。

问诊溯源,分类疏离,取样化验,他发现所有患结石的孩子,都喝过三鹿奶粉。

他向上级领导汇报,向国家质检总局举报,利用博客撰文陈述,把三鹿——三聚氰胺——结石宝宝这一条异常隐秘又事关重大的黑幕拉到太阳之下。

事后,有记者采访他:

当你决定公开时,是否考虑到自己的对手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利益集团?

他回答:

不能再沉默了,总要有人站出来,既然,我是最接近真相的那个人,那就让我来吧。

这是一名有底线有良知的医生之选择,也是一位有家人有孩子的“受害者”之反击。

他用奋力站起来的姿态,提醒所有接近真相的人们:

在强权和弱势、在名利和良知之间,要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他的名字,叫冯东川

04

一年前,一场大火夺走了一个杭州男人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也一度夺走他绝望而悲伤的灵魂。

从去年6月到今年6月的每一天,他都像“神经病”一样,在微博上絮絮叨叨地和妻儿说话,事无巨细地回顾过往,温柔回忆里写满刺骨哀情。

他要求公权信息公开,追问消防公布真相,状告小区失职失责,义正言辞中透着苍凉悲痛。

他终于活过来,和好友一起以逝去儿女的名字,发起“潼臻一生”公益基金,提高高层住宅防火减灾水平,促进完善家政服务行业。

就在刚刚过去的6月,杀害他妻儿的保姆被二审判处死刑。

他在微博上写道:

已经宣判的那个,罪有应得。尚未审判的那些,也在路上。

很多人称他的死磕与坚强,让灾难没有掩埋真相,让众生看到劫后余生的模样:

私仇报出正义和公平的热望,公判才不仅仅是转瞬即逝的家殇。

他的名字,叫林生斌。

05

半年前,一名其貌不扬的广东医生,巧用错别字,发了一篇《中国神药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网贴,阐述铺天盖地的广告中那款包治百病的神药,会对老人造成的伤害。

从他最初发帖到舆论关注,这篇网贴的点击量不过2000多人次。

但神药企业,却状告他的恶意抹黑造成140万的经济损失,调动警方来场跨省抓捕。

媒体曝光,网友声援,他得以取保候审。

在接受采访时,他坦言,自己也有父母,他们年龄已大,身体不好,难免为了健康迷信某些保健神品。他只是想让自己的父母还有更多老人看清:所谓神药,不过毒药。

尽管后来,采访视频被下架,他为避免牢狱之灾发了道歉声明,但他曾经的勇敢和坚持,还是让我们看清了魔幻的世相:

比毒药更可怕的,是资本控制人间。比跨省抓捕更可笑的,是法律成了儿戏。

他的名字叫谭秦东。

06

这个7月,吉林长春长生生物疫苗案,在举国讨伐和群体愤怒中刷了屏。

伴随高热的舆论,越来越多的真相被扒拉而出:

国家药监局之所以发现长春长生冻干人用狂犬疫苗存在生产造假记录,那是因为内部员工的举报。

而举报的这名(或这些)员工,之所以选择举报,是因为相关的薪酬待遇没有落实。

所以,这次举报,并非我们想象中的职能部门的监管到位,也不是无名英雄为救天下苍生的揭竿而起,而是药企员工为追讨薪资的公报私仇。

于是,就有人发出这样的论调:

举报者也不是啥高尚的人,如果他按时拿到了薪酬,他还会举报么?

说这话的人,怕不需要薪资养家糊口。否则,他们怎么就忘记了:

一个敢于为自利争取的人,才有可能为公平奔走。

多少人被拖欠工资,被不公对待,被玩弄于股掌之间,却不敢说半个字。

而一些人为个人权益,冒着生命的危险去戳穿一个行业的黑幕,去对抗一个强大的对手,进而避免更多的不幸,这不值得提倡和赞扬么?

这个时代不缺指手画脚的圣人,但急缺有血有勇的汉子。

我们不知道举报者是谁,但依然向他致敬。

07

雪崩发生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瘟疫到来时,没有一个活人是幸运的。

一个连自己利益都不敢争取的受害者,是不可能直面强大公权,拥有稳固公心,秉持高尚公德的。

比假疫苗更糟糕的是,那些在收了人家黑心钱、吃了人家高价饭的疾控部门和相关人员,为稳定局面和控制舆论,睁着眼睛说瞎话:

不必惊慌,我省从来没有采购过问题疫苗。

话音一落,就被所在省份百姓的防疫本,狠狠扇了一记耳光。

比毒疫苗更糟糕的是,那些深受不良药企戕害、洞悉行业内部的受害人和知情者,继续保持沉默,仍旧助纣为虐,制造虚假希望:

事儿不大,我们没有必要揪着疫苗这个问题不放。

话说不及,就被另一起发生的疫苗事件,突然浇了一盆冷水。

政府的公信力和人间的真善美,就是这帮打着爱国旗号光干坑人之事的孙子给毁的。

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我们要感谢那些没有保持沉默的受害者,是他们让我们明白:

这片土地上的任何一场不公,都和你有关。

这片天空下的任何一滴眼泪,都和你有联。

那些关于活着和逝去、空气和土地、生命和尊严、法律与正义的事件,发生在别人身上,也可能发生在我身上,发生在我的兄弟姊妹和父老乡亲身上。

当你为自利向强权开战,你值得得到舆论和大众的声援。

因为,你不全为自己呼唤,也在为别人呐喊。你不仅为自己争取,也在为公平而战。

向你致敬!

勇敢而无畏的受害人。

——结束,是另一种开始——

——转自新世纪(2018-08-1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1期,2018年8月3日—8月16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