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刘青:训化无赖不能寄望流氓(图)

2018年04月11日

刘青
刘青(Photo: RFA)

网络上流传的大量实景图片,证实在全世界通过制裁,迫使朝鲜金三胖口头弃核的关键时刻,中共正通过中朝边境鸭绿江大桥,将大量物质源源不断运入朝鲜。金三胖口头弃核不可信,因为这完全是在国际制裁压力下,朝鲜经济连日常生活也混不下去了,千不愿万不甘的权宜表示。朝鲜想拥有核武器并迫使世界接受,是金家王朝梦寐以求的宿愿,这是经济难以发展到富裕的朝鲜,可以勒索世界和维持金家王朝的不二法门。所以金三胖所谓的朝鲜弃核,只是说给国际社会听听的,对内既没有一字表示要弃核,更有拍摄的卫星图片显示,制取核材料可能依然进行中。毫无疑问中共提供的大量援助物质,对金三胖继续核试及核勒索,就是没有起死回生也是功效显著的强心剂。

中共之所以突然大量物质援助朝鲜,是因为金三胖前往北京会见习近平,这抢在了原定五月川金会谈之前,一时成了国际媒体和舆论焦点。而在这次习金会之前,中朝间就差兵戎相见已经势同水火了。中共在国际尤其是美国压力下,对朝鲜进行了严厉的禁运,包括不可或缺的汽油等军民物资。朝鲜则对中共破口大骂,将北京称为叛徒背信弃义,而且大翻历史老账说是千年宿敌,其咬牙切齿的程度远甚于对美国。正是因为连中共也加入了严厉制裁,早就贫困不堪饿死人的朝鲜再也撑不住了,才有了金正恩借道韩国冬季奥运会,表示愿意弃核并与美国总统川普会谈。

这下中共习近平再也坐不住了,必定给了金三胖极其大的好处,即让金三胖政权在国际严惩下,经济将死局面得以喘息的机会,来换取金三胖上台之后始终不应允的访中。习近平从骨子里其实不待见金三胖,但是这次不得不向其示好输诚了,因为第一川金会将让中共影响边缘化,在此国际极其关注的问题显得无足轻重,这是习近平世界领袖野心接受不了的。第二中共忽悠的大国强国地位,掀起了类似义和团的疯狂爱国心态,如果川金会出现将让习氏牛皮吹破,大陆义和团意识反向暴发,也是习近平深为恐惧难以承受的。

朝鲜半岛无核化是一个长期的老大难问题,因为金家王朝视拥有核武器为生命线,发誓赌咒绝不做利比亚第二。不在国际压力下放弃核试验,因为没有核武器的利比亚,瞬间被推翻而卡扎菲横死街头,朝鲜金家绝不允许这暴毙发生在自家。俄国普京形容朝鲜拥核的决心是,就是百姓全饿死朝鲜政权也绝不会放弃核武。金正日所发誓言也可佐证,朝鲜金家是将人类生存与王朝存灭绑架在一起,他说没有金家政权地球就没有存在价值。正因为金家王朝视核武器为政权保障,所以朝鲜以弃核谈判为筹码,反反复复骗取国际社会巨大财物援助,一旦拿到手很快变脸继续核试。今日终于被制裁的愿意弃核谈判了,但是中共习近平对金三胖濒溃输血,使金三胖弃核大增变数和难度,甚至很可能功亏一篑。

其实金三胖拥核对大陆也多有不利,因为朝鲜像越南一样对中共极度防范。越南修的防线是沿中越边界面对北方,中共侵入越南的越战也证明确有先见之明。而朝鲜宣传千年宿敌早已深入民心了,所以朝鲜真要进行核战争,头一颗原子弹是否落在大陆谁也不敢说。朝鲜平时核试对大陆的危害,中共虽然遮掩真相但朝鲜边界常有的核测试及防范,那已经不是能够遮掩和欺骗的了。何况朝鲜进行核讹诈时六亲不认,中共被其捎带上或是利益相左并不罕见,一个拥核的朝鲜并不是一个唯老大马首是瞻的黑帮小弟。既然朝鲜拥核并不一定对中共完全有利无害,那么为何在全世界制裁很有成效的关键时刻,习近平突然出手援救从而令半岛禁核大有危殆。

对川金会的妒嫉、不甘和惧怕,其实只是习近平出手援朝的起因和表面现象,并不是主要原因和真正动力,因为制裁施压迫使朝鲜弃核,并非习近平所愿而是川普压力的结果。朝鲜与中共在政治上,是同属共党文化的血脉关系,从骨子里都敌视普世价值,彼此间有共同语言和价值观,即使相互打得不共戴天,还是认可一丘之貉的血脉关系。这就是习近平面对破灭的苏联狠狠的骂,无人捍卫的苏联没有一人是男儿。况且对于朝鲜以核武为无赖讹诈的手段,中共绝无反感倒有亲切感,因为那也是中共浸淫终身的绝活。而且习近平对世界领袖跃跃欲试,这需要在世界上打一手好牌,但能够为其所用的兵卒太有限了,像朝鲜这样拥有关注的马前卒,可以说独一无二绝不能弃之不顾。所以从根本利益来说,中共习近平不会完全置朝鲜于不顾,世界想驯化朝鲜的无赖行径,绝不能寄望于中共流氓政权会真心参与。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8-04-09)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2期,2018年3月30日—4月12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