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刘晓波: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遗作)

2019年05月20日

六四十五周年的祭日又快到了。

在人大代表齐聚大会堂的时刻,SARS危机中挺身而出的真话英雄蒋彦永先生,再次公开说出了被压抑了十五年的真话:建议中共当局为六四学生爱国运动正名。

在八九年那个血雨腥风的时刻,蒋大夫以301医院的抢救小组负责人的身份,加入到拯救生命的行列中。在手术台前,他见证了罪恶屠杀所制造的伤口、鲜血、残疾和死亡。这种亲历刺痛着他的灵魂。在人人过关的大清查中,面对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他始终坚持自己的看法:“镇压学生运动是错误的。”

从这封公开信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在“用高压手段使全国人民变得有口难张”的恐怖威慑之下,蒋先生的灵魂一直受到六四亡灵的拷问,他也曾通过自己的方式做过不懈的努力:“1998年曾和部份同志以一批老共产党员的名义,给国家领导人和人大、政协代表写信,建议重新评定六四。”他还把自己的六四亲历及其看法当面告诉了中共元老杨尚昆。而且,六四后的经历也告诉他:中国人决不会忘记六四,所谓“淡化”,只是恐怖威慑和利益收买的暂时效应。而凡是亲历或知道这件大事的人们,都在以各自的方式记忆着、评价着。他也知道:很多人,包括普通百姓、社会名流和中共高官……与他持有相同或相近看法,只是绝大多数人慑于恐怖高压而不愿公开说真话,大都在私下里谈论六四。

然而,在涉及到大是大非的公共事件上,私下说真话,毕竟只是小圈子行为,虽不失为良知未泯,但至多是暂时的个人良心的安顿,良心亏欠和人格压抑仍然难以逃避。私人耳语之于只有公开讨论才能辨别是非善恶的公共事件来说,并不比沉默更有价值,久而久之,还很容易堕入口是心非、言行不一的犬儒人格。

如果在SARS危机中,了解真相的蒋大夫沉默了,只是私下里告诫亲朋好友同事,其防治作用只惠及极为有限的私人圈子,而对全国性世界性的公共卫生危机的解决则毫无意义。但是,蒋大夫打破沉默说出真相,导致中国抗炎形势的转折,对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抗炎也颇有助益,既拯救了国人的生命健康,也挽回了民族的信誉,使政府应对公共危机的方式有所进步。

六四,无疑是中国历史上的重大公共事件,事关无辜者的冤魂和正义的伸张、民族的历史真相和未来前途,中国人和中国政府不可能永远沉默下去,必须对此有一个公开交代,交代来得越早越好。六四亡灵得不到安顿,不仅使个人良心蒙羞,更让国家在世界上蒙耻,在历史的审判席前抬不起头来。

长期隐瞒历史真相、压抑自己的亲历和想说的真话,之于个人,会憋出心理疾病和人格分裂症;之于国家或民族,会在罪恶感中越陷越深,由此而来的恐惧症也会愈演愈烈,甚至变成灵魂癌症。所以,当官方还不肯公开面对六四之时,民间就必须推动见证历史和寻求正义的维权运动。公开说出真相,让自己的良知在阳光下闪耀,才是对生命和正义的敬畏、对个人良知的善待,也才是对历史和民族的负责。

在涉及到重大社会公益的案件的司法审判中,司法权力的行使必须是公开的,因为看得见的正义才是正义;在事关个人良知的安顿和社会公德的提升的道德审判中,参与公共舆论的个人表达也应该公开的,因为看得见的良知才是良知。

特别是在仍然黑幕重重的恐怖秩序之下,唯有良知的公开表达,才具有揭穿黑幕、对抗强权和战胜恐惧的力量,才能见证真相和伸张正义,才会对那些良知未泯的公众人物构成道义压力,对沉默的大多数产生感召,对社会正气的形成有所贡献。而且,越是在恐怖政治无孔不入的严酷环境下诞生的真话英雄,就越能够赢得民间社会的尊敬。是在SARS危机中,国人和国际社会第一次看到真话英雄蒋彦永大夫的公开良知,蒋先生也因此在国内外赢得了崇高声誉;现在,人们又在六四十五周年前夕,再次看到蒋先生那阳光般闪烁的良知。值得庆幸的是,我们也得到互联网时代的恩惠,藉助于无远弗界的网络技术来突破中共的信息封锁,使真话英雄的名人效应得以最大化,形成极具感召力的良知示范。

关于六四,国人已经沉默了十五年,压抑了十五年,现在,蒋彦永先生做出了勇敢的示范,凡是亲历者都会有自己的真实记忆,所有良知未泯的人都会有不同于官方的评价,那么,就请公开说出你的亲历和你的心里话——哪怕只是一个细节的真相和一句真话!

公开你的良知:

让亡灵得到爱的温暖!
因为不能公开的祭奠无法给亡灵以真正的安慰。
让难属们得到道义的激励!
因为偷偷摸摸的同情不会产生真正的力量。
让全世界看到国人的良知!
因为十五年的沉默已经使中华民族蒙受太不堪的羞辱。
让独裁者感到民间的勇气!
因为刽子手从不怕私人饭局上的诅咒。

2004年3月9日于北京家中

《北京之春》04年4月号(总第131期)

——转自刘晓波刘霞网站(2004-03-09)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1期,2019年5月10日—2019年5月23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