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陆大春:罗玉瑛“三跨三分离”上访案(图)

2016年09月27日

四川省南部县信访联席会议办公室,就罗玉瑛为其独生子汪小燚在95964部队被违规除名遣返回原籍成为黑人一事而一直申诉上访未果,于2016年5月24日,向市联席办作了题为“南信联办[2016]89号 关于协调处理罗玉瑛‘三跨三分离’信访案件的请示”。

请示将该案逐级上报中省联席办,由中央或省联席办向户籍地南部县和事发地空15军44师再次发函在事发地尽快协调解决,南部县将及时成立由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牵头组成的工作组赴事发地协调解决。但是,至今已经过去三月多了,尚无解决问题的半点音讯!

根据军地和罗玉瑛三方的材料显示,汪小燚在95964部队于2001年6月28日因请三日丧假未获批准,发牢骚挨了几个耳光后,欲向上级反映部队黑暗情况,进而被打致残、被除名遣返回原籍,地方武装部和政府也以部队“严重违规”为由,而一直拒不接人和档案的事实来看:一是部队确实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二是由于此事长期不果,在地方上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也是越来越恶劣;三是根据军地双方以往的往来函件和未经核实的消息以及罗玉瑛的说法显示,军地双方每年为此都要付出巨大代价,但就是没为汪小燚解决任何实际具体问题,汪小燚如今的现状如下:

一是由于一直未能得到正规有效的医治,左肾已经坏死、右肾又有严重问题、精神严重失常。其在南部租住房里病情复发时,就会严重影响楼上楼下左邻右舍及其周围很多群众的正常生活,因此连他父母都很难租到住房,所以只能将他送到医院精神障碍重症监护室,即使保守维持,每月至少需要一万多元钱,每到欠费太多时就被迫出院,离开精神障碍重症监护室,回到南部县城去;

二是没有“退伍证、伤残证、身份证、户口簿、医保证、所有普通困难公民所能享受的一切待遇”等等;

三是其父因此受尽人间摧残折磨和侮辱,留下严重脑震荡后遗症,因长期无钱医治,精神已接近完全崩溃状态;

四是其母因为他不断逐级申诉上访,无数次险丧性命,期间被拘留和被劳教的时间总合至少已是六年多了,不但双目已经接近完全失明(已被鉴定评为二级残废),而且精神也已接近完全崩溃状态;

五是其父母为了给他治伤病和申诉上访,15年以来,早已用尽了积蓄、扺押了房屋、欠下了巨额债务;

六是其家庭为他不但早已无家可归了,吃了上顿无下顿,仅靠知情人和好心人时有时无的接济艰难度日,而且据未经核实的消息说,就这政府有时给他们家一点零星急救款也被他人给冒领了!

南部县信访联席会议办公室,虽于2016年5月24日,向市联席办作了题为“南信联办[2016]89号 关于协调处理罗玉瑛‘三跨三分离’信访案件的请示”,但是何时能够让他们一家人见到曙光呢?!为此,特建议党中央对此类案件,必须以解决问题化解矛盾赢取民心维护稳定为目的,千万不要让其最终成为“震惊中外”的特殊名案为妥。

建议妥否,仅供参考。

陆大春

2016年9月26日

附件一:

南信联办[2016]89号

南部县信访联席会议办公室

关于协调处理罗玉瑛“三跨三分离”信访案件的请示文

市联席办:

罗玉瑛信访案属典型的“三跨三分离”信访案件,其户籍地虽属我县,但事发为95964部队。自罗玉瑛信访以来,我县已采取多种措施救助帮扶,穷尽一切手段实施疏导稳控,但是难以从根本上解决其问题,如部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其问题,我县实在难以稳控。按照中央信访联席办“关于跨区域、跨部门、人事分离、信访问题,且问题未得到解决的,由事发地负责解决问题”的规定,该问题应由部队解决。为此,特向你办请示将该案逐级上报中省联席办,由中央或省联席办向户籍地南部县和事发地空15军44师再次发函在事发地尽快协调解决,我县将及时成立由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牵头组成的工作组赴事发地协调解决。

妥否,请批示!

南部县处理信访突出问题及
群体性事件联席会议办公室

2016年5月24日

附件二:

南部县处理信访突出问题及群体性事件联席会议办公室的影印件

ࣜŜ

 

(作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92期  2016年9月16日—9月29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