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卖炭翁:重庆打黑与司法改革

2010年02月25日

重庆这场轰轰烈烈的运动已经进入审判阶段,被告人被一个个押往法庭,接受审判。人们感到困惑的是,这场大规模清剿犯罪的运动,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重庆市委书记的多次讲话中,反复提到这场打黑的重要性。自重庆出现出租车集体罢工事件之后,市司法部门就开始调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活动。该书记的表述,当时收缴的枪支和刀具堆积如山;面对严峻的犯罪,政府不得不打黑。既然如此,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在共产党领导下,重庆会出现如此大规模的黑社会犯罪活动呢?

自从重庆成为直辖市之后,其党政要员都来自中央,多位政治局委员都曾先后在重庆任过市委书记。重庆市出现大规模的犯罪活动,难道这些党政要员都没有责任吗?

可能是重庆这场打黑影响太大,惊动了某些中央高层。所以,重庆市委书记在讲话中,一再强调前任的历史功绩,试图以此来做“止损点”。但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重庆黑社会犯罪活动并非一朝一夕,出现如此严重的犯罪案件,要么是历任市委书记玩忽职守,姑息养奸,要么是其深陷其中,充当保护伞。这样一场举世震惊的打黑行动,先是让重庆百姓拍手称快,但冷静后就不能不感到后怕,这些犯罪分子长期盘踞在山城,他们一边犯罪,一边升官。这究竟是什么社会呢?

黑社会犯罪与其它犯罪活动不同,其为团伙,欺行霸市,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从此次打黑的审判案件来看,相当一部分犯罪分子利用特殊手段,长期垄断某个行业,坐收利润。不仅如此,辩护律师还披露,部分犯罪分子手中还有政府官员的批文。换句话说,这些犯罪分子之所以能够由小到大,形成势力,主要原因是当地政府官员成了他们的保护伞。现在,重庆前司法局局长文强已经被绳之以法,那么那些已经退休或者即将退休的政府高官,是不是就可以逍遥法外呢?

正如媒体所报道的那样,打击黑社会犯罪活动的过程,其实也是一个反腐败的过程。但是,当腐败深入到体制内部,触及到执政者切身利益的时候,这场打黑就很可能会不了了之。曾经有一些新闻记者呼吁全国各地效仿重庆,但是从重庆打黑的负面效果来看,中央一定会提醒全国各地方要采取更加稳妥的方式。中央高层对其并非满意。

此次重庆打黑,暴露出许多值得思考的深层次问题。共产党执政60年,既掌握着规则的制定权,也掌握着规则的执行权,还掌握着规则的解释权。共产党是不是不讲道理?什么都占着。现代政治的特点在于,政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约束之下从事活动。在我国,宪法虽然规定共产党是执政党,却未允许其凌驾于国家权力机关之上操纵政府,也没有规定党可以随意支配国家财政收入。换句话说,即使我们承认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也并不意味着它可以攫取国家权力,挥霍国家财产。可现实是,在国家机构之外,还有凌驾于其上的党组织操纵政府、司法、公共财产。此次,重庆党委书记领导打黑充分体现了中国体制的弊端——党大于国,党委书记领导打黑意味着政府、司法均是虚设,是党权支配的木偶,纯是以党治国。

作为普通百姓,他们欢迎打黑,但是在打黑中,背后有个不受法律约束的超强巨无霸——党,其逾越宪法,另立权力,理直气壮地控制国家各级政府。在这样的体制下,人们如何相信打黑呢?人们不禁要问,重庆党委书记反黑打黑,但是假如其它地区的党委书记喜黑保黑,那么将如何呢?目前这种打黑,虽然打击了黑社会,但因为大权操在执政党的手中,不知道哪一天,打黑的铁拳也会砸在人民的头上。

2002年,胡锦涛接任总书记,曾指出:全党务必要学会依法办事,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内依法执政。现在看来,共产党仍然没有学会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执政。国务院颁有社团登记条例,可是作为中国最大的社团组织,中国的执政党既没有办理社团登记,同时也没有依照宪法执政。到底谁是中国最大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重庆市一些贫苦司机,从一些贪官污吏手中获取批文(这些收贿卖批文的官员该当何罪),自行组建了经济团体,垄断当地的经营,特别是他们竟然敢于集体罢工、抗拒政府,于是被称为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其主要负责人被绳之以法。加之,在这场打黑中,主政者专横跋扈,玩弄法律,翻云覆雨,人们不免担心,普通百姓会不会有一天也会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指控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绳之以法”呢?

这场重庆打黑中所暴露的深层问题,让人们更加深切地意识到,假如当局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以制度来约束党,即使是“行义”也会恰得其反。我们希望重庆市这场打黑运动成为中国司法改革的转折点,也成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转折点。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