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麦钟仁:“大哥”出手,“消失”捣乱的律师——律师和警察之间不得不说的事

2015年12月11日

 

十几个律师和他们的助理人员被一帮警察掳走已经四个多月了。他们的亲人和律师都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仅只那帮警察在需要的时候才会让他们在央视露个脸,似乎在昭告天下:人在我们手里,他们都已认罪伏法,你们也放老实点!

这次警察强掳律师事件是警察和律师之间矛盾的总爆发。

警察和律师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首先源于法律的设置。法律给了警察追剿罪犯的权利,给了律师为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提出无罪或罪轻辩护的权利。现实中,警察眼中所有人都是罪犯,必全部缉拿之而后快;律师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两者或都内心以为自己在维护公平正义,两者对公平正义的理解或也有很大区别,矛盾势所难免。

美剧中常常看到某人被警察抓了之后,首先拼命喊着要见律师,律师来了,正在询问的警察无可奈何地退出,然后很快就看到律师将自己的当事人领出;警察虽对律师表示憎恨,却也无计可施。但这毕竟是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法治,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大大地不同。

有些外国人就是不理解“中国特色”,所以总是不理解那些被警察掳走的人见不到他们的律师、得不到法律帮助的原因。

“中国特色”的“依法治国”,警察和律师之间的矛盾也深具“中国特色”。

在对复杂问题进行简单分析之前,首先要排除三点可能影响分析的因素,虽然这三点因素存在,甚或在某些情况下发挥重要作用。

第一是长官意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核心观点就是坚持党的领导。现实中,党不是抽象的群体,也不是散兵游勇,而是各级由党委书记为代表的活生生的、有血有肉、充满爱恨情仇的人,当其对律师感觉不爽的时候,随时可以命令手下兄弟收拾他们。

第二是邀功请赏的心理。官场上暗藏刀光剑影,充满喋血竞争。小弟早看出老大对律师感觉不爽,自己何不找个理由先下手为强,既解决了老大心腹之患,又让老大看到了自己的忠心和手段,为自己将来获得提携、升官封爵铺平道路。

第三是树敌的需要。这里“妄议”的嫌疑,我点到为止。中国这样一个党天下的体制,为了转移矛盾,维护其内在的团结,总是需要不断在外部树立敌人。而现在,律师群体就是他们的一个敌人。到此,我经常想起《乌合之众》对这种现象的心理分析,也会想起《1984》中“老大哥”的作为。

警察对律师的打击源于一个“恨”字。警察对律师的恨不是阶级恨,而是类似于“小偷会武术,警察弄不住”的恨。

据我所知,有一帮北京律师——包括被掳走的几个律师,每周只在北京过过周末,一到星期天晚上或周一一早,就背着书包、拉着箱子奔赴祖国各地去捣乱。在那些地方,他们代理当地律师不敢或不愿代理的强拆、法轮功、异议人士或黑社会案件,和当地公检法形成直接对抗。律师懂法律,加之一些律师个性执着,依据法律,和地方公检法据理力争、寸步不让,搞得他们既恨又怕,无可奈何中只好层层上报,让他们的老大去处理解决。

在一些警察看来,警察做着枯燥繁琐的工作,被人恨遭人骂还时时有生命危险,纪律严格,收入低下;而律师自由自在,动动嘴皮子就收到那么多钱,凭什么啊!所以有些时候他们不敢动手打律师,但会私下里挑拨当事人和律师的关系,当他们之间发生冲突时,警察会心中窃喜,袖手旁观。

虽然恨,但毕竟“依法治国”了,警察不能像从前一样明目张胆地搞“黑头套、黑帮绑架”那一套了,总要有些新意。

这两年,警方招收了些懂法的人,努力推动《刑事诉讼法》向有利于扩充警察权力的方向发展,比如指定监视居住和三类需批准才得见律师的条款的规定。案例:此次警察强掳律师,又不让他们会见自己的律师,并使之披上了似乎合法的外衣。在此番警察和律师的较量中,警方借以国家权力,修法以备;律师们则百般无奈,以致一些律师至今下落不明。

互联网得以让人们沟通联络,维权律师的势力也由此不断发展壮大。以前依靠司法局注销或吊销律师执照的办法已经落伍,而抓个别律师定点清除的手段也起不到震慑作用了,于是有人献计献策“将这些律师当成反党集团,一定效果显著”。我们当然不知道是谁出此妙计,不能否认体制内也有高人。

用“反党集团”“异己分子”名义进行打压,是该党建立以来屡试不爽的有效手段,特别是执政之后,更是惯常的杀手锏。著名的案例有“高饶反党集团”、“彭罗陆杨反党集团”、“习贾刘反党集团”和“林彪、四人帮反党集团”等等。纵观党史,其“伟、光、正”真不是白来的,而是建立在对那些“反党分子”坚定打压的基础之上。

时代不同了,再用“反党集团”收拾那些律师有些不合时宜,聪明的警察于是依据刑法给他们定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个实质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犯罪团伙。

“庆安事件”或许是让警察对律师痛下杀手的导火索。在警察看来,庆安那么一个小地方,警察开枪打死一个访民,芝麻大点的事情就被几个律师和公民搞得举世皆知,警察疲于应付,声誉再次降低,再不收拾这帮律师,警察的日子也没法过了。

领头“大哥”感觉到了手下兄弟们不满的情绪,终于决定为小弟们出头了!

领头大哥既要出头,一定会谋划全局。

列出名单——哪些律师要抓,哪些律师要限制出境,哪些律师要约谈敲打。全国各地警察严密监控这些律师,提前布局,一旦出手,全国一盘棋!

操纵媒体——包括纸媒、网媒和央视。警察手中有提前准备好的素材,抓人之后立刻制作认罪视频,喂给几个擅长制作此类文章和报道的记者。央视滚动播出,新闻联播连续报道,党领导下的纸媒和网媒全面转载相关文字报道。

封锁边境——限制律师出境,以防他们和境外敌对势力相勾结,对大哥实施的打压行为说三到四;对于这些律师,下次想抓的时候可以随时抓到。

控制网络——加强网络封锁。早知道这帮律师运用网络秘密联系,于是在抓捕之时,指令网络部队运用高科技,堵塞网络通道,避免、阻止律师通过网络串通联系。

调用“水军”——指挥“五毛”在网上发帖,对律师抹黑,而把反对、质疑的声音统统抹掉、删掉。

司法局、律协配合——“大哥”收拾这些律师,也是为你们的官位着想,你们要好好配合,做好其他律师的安抚工作,在接受采访时要多说这些被打压律师的不是。

在此一系列的谋划下:

7月9日凌晨,王宇丈夫包龙军送儿子包卓轩去机场,天津警方悄然入京,在包龙军和包卓轩安检时,将二人抓捕;同时断了王宇家中的电,撬门抓捕了王宇。

7月10日一早,再兵分两路,一路在宾馆抓捕周世峰;一路查抄锋锐律师事务所,对助理和行政人员实施抓捕。

警察们一定觉得这些律师太好抓了,没有一点警惕心,个个束手待擒。警察们干得漂亮,心中满了成功的喜悦。

领头“大哥”出手,“消失”了捣乱的律师,既安抚了警察兄弟们,也让检察院法院的兄弟们舒了一口气,总之:跟着“大哥”干,“大哥”会罩着你们!

反对的声音没有了,质疑的声音也小多了,好一派海澄天阔云飞散!“依法治国”在警察的推动下顺利实施,“和谐盛世”就在眼下。

律师和警察之间的事似乎完了,但似乎还没有完。不知以后类似于纽伦堡审判之类的审判还用不用得到律师?

                                 2015年11月16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2期  2015年12月11日—2015年12月24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