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闵良臣:令人唏嘘的“毛迷信”——评“毛粉”祭奠毛逝世四十周年

2016年09月15日

毛泽东,离开他依靠专制独裁统治的国家已四十年了,是纪念还是欢呼,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据媒体报道,9月9日全国各地“毛粉”

以各种形式祭奠毛,场面很是“热烈”。若用中国民间的说法,可说是毛至今“阴魂不散”。凡从韶山回来的人都会告诉你,那个地方整天烟雾缭绕,弄得像几百年前人们赶庙会,烧香拜佛;而凡是去那儿朝拜的毛粉,根本没有把毛泽东当成人,而是把他奉为一尊神,而这种情形,正好被知识界“毛粉”拿来做毛泽东“伟大”、为“人民爱戴”的理论根据。

说起来是大笑话。中共一向宣称他们是“彻底的唯物主义”,然而毛泽东生前非但不反对人民对他的崇拜,而且有意神化自己。据《炎黄春秋》披露的史料,1949年首届“国庆”所拟的口号,最后那句“毛主席万岁”,正是毛在审阅时自己添上去的。1970年,毛和斯诺谈话中曾说:“需要一点个人崇拜”,“总要有人崇拜嘛!”

正是毛纵容,“万岁”发展到了“万寿无疆”。对毛的“造神”在文革期间达到登峰造极,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万岁”声震天响;人们半夜走上街头,敲锣打鼓,欢呼新的“最高指示”;全国人民“早请示,晚汇报”,大跳“忠字舞”,甚至在吃饭前还要先背诵一段毛语录。著名画家陈丹青在他的回忆文章《幸亏年轻》中配了一幅当年所拍摄的照片:1967年,众乘客在辽宁营口火车站停车时全体下车,在一个大空场子上集体跳“忠字舞”。估计这是人类史上史无前例的“荒诞剧”。

所以说,唯物主义的共产党和毛泽东其实是最迷信的人。毛活着时,宣称自己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人民的勤务员”,“舍得一身刮,敢把皇帝拉下马”;然而他统治的27年却将全中国人训练成日日对他高呼“万寿无疆”,“早请示、晚汇报”的愚昧的“迷信民族”,乃至这种毛迷信延续至今——当今,韶山成千上万人崇毛拜毛的闹剧,乃是文革“造神”运动的延续。这有多反讽,多幽默!

诗人蔡楚先生曾在一篇文章的按语中这样说道:“如果不高扬人权的价值观,不对文革及各种政治运动进行反思,并在未来立法对毛泽东及帮凶的反人类罪行进行追查,就对不起无辜死亡的亿万中国人;如果不分清文明和野蛮的界限,中国的和平发展也不会顺利。”毛死了四十年,中共为了强调和维护其“合法性”,明知毛罪恶累累,却仍然把毛当招牌,否则就否定了中共,否定了“新中国”,这是他们万万不肯接受的。这是“四个坚持”,且“一百年不动摇”的本意,习近平上台仍然是一再强调“要永远高举毛泽东旗帜”。

所以说,时至今日,只要有什么人哪怕像变魔术一般又制造出一个“伟大领袖”或是自己装扮成“伟大领袖”,我也有理由相信,那些经过一再洗脑早已愚昧不堪的百姓们肯定还会顶礼膜拜。一位学者认为:当被统治者顺从并习惯于统治者的头脑思考,两者在客观上就成为了“同谋”。我很认同这个观点。我们这个社会出现过的许多悲剧,在很大程度上都是这种“同谋”的产物。

好在现已进入信息时代,很多中国人已了解到更多真相,因此不论是顶层集体瞻仰毛的遗体也好,还是在纪念周年大会上号召要永远高举毛旗帜也罢,很大一部分中国民众已经觉醒,不再吃那一套了。一切愚弄人民、反人性的行径都将为中国觉醒的人们彻底抛弃。两年多前,著名歌手韦唯由于在大赛中选唱《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结果90%的观众用票选将其送回家。有湖南网友调侃:“不要以为湖南人都是毛粉。”本人就是在这起事件中看到了中国的希望,而中共看到的又是什么,不得而知。

民心正常,社会必正常;民心进步,社会必进步。面对中国民众思想的进步,无论用什么样的赞美词汇都不过分。虽然当下中国仍能看到“崇毛”闹剧,但在普通民众中,有很多人“拥毛”是出于不满当下的政府,他们借毛的“革命精神”抗议政府的专制和腐败。在“四个坚持”的制度中,毛的旗号有保护作用——中共容不得批评、反对,但是毛说要“打到党内资产阶级”,我们宣扬毛的思想,总不能为此将我们抓进牢中吧?毛旗号犹如《红楼梦》中的“护身符”。只要打出“拥毛”的旗号,批评政府就有了合理性,即使上街游行,警察也只能是“维持秩序”,绝不能向“六四”那样真枪真炮地镇压。这也是中国民众反抗运动中的一个特色。

2016/9/12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92期  2016年9月16日—9月29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