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莫之许:任期制取消堪比皇族内阁(图)

2018年02月26日

https://www.twreporter.org/images/20180226175401-872aece9f5705b3750122a57421692ee-mobile.jpg

2月26日,中国新华社授权发布了《中共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其中第14条内容为:宪法第79条第3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修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 在2017年11月的中共19大上,政治局新常委中并没有出现类似当初胡锦涛、习近平这样的潜在接班人人选,人们已经普遍预测,习近平五年后将继续掌权。悬念仅仅在于,是沿袭邓小平的故伎,以军委主席乃至总书记身份(两者均无任期限制)掌握实权,还是会修改《宪法》的任期限制,以便延任国家主席?

然而,不过是靴子的最终落下(指最后决策决定),却引发了巨大的心理冲击,在昨天的微信朋友圈里,可以随处感受到一种绝望的气氛,「移民」这一词汇的搜索趋势,在短时间内也发生了惊人的爆发趋势,网友纷纷讨论该移民到哪个国家。

这一心理冲击的形成,具有很多复杂的成因,究其根本还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现行的1982年《宪法》中,中国国家领导人任期不得连续超过两届的规定,并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条文,其承前启后,实际上构成了邓小平时代的经济和政治的心理底盘,而其取消,意味着从心理而言一个新时代的开启。

1982年《宪法》中的此项规定,首先是中共领导层在文革后痛定思痛的产物:一个拥有终身权力的最高统治者,有充足的时间将自己的权力抬升到其他人必须仰视膜拜的高度,并拥有对其他人生杀予夺的绝对权力。为此付出代价最大的,无疑是那些曾经位居权力高层的人士。废除终身制,代之以任期制,就可以很好地避免出现毛泽东式的人物,这首先是权力中人自我保护的考虑。

在实践中,此项规定却发挥出了更大的作用:通过任期制和集体领导制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约束最高权力。以此为杠杆,配合以中共工作重心转向全面的经济建设,使得中共政权在仍维持专政统治的情况下,在治理上呈现出一种实用主义乃至理性的面相。这一面向,在美国的中国专家黎安友和沈大伟等政治学家看来,这显示出中共体制的「韧性」,不仅促使民众形成了对于中国发展的相对乐观预期,也保障了外国资本对于中共体制的基本信任,可谓是中国经济几十年来高速发展的心理底盘。而在中国的自由化话语中,此项规定更被看作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政治改革举措,显示了中共具有自我革新的能力。

长期以来,中国新兴中产阶级持有某种求变怕乱的心态,既不满足于专政体制而盼望有所变化,同时又受益于既有格局而反对激进变革,这一利益需求主导了其心理取向,促使其在理性上更多选择渐进改良的主张。在很大程度上,经济和社会高速发展和变化的同时,中国政治却维持了相当稳定的局面,除了所谓「绩效合法性」的赎买之外,中共具有自我更新能力的渐进改良路线被广泛接受,构成了中国政治稳定的心理底盘。

随风而逝的渐进改良

因此,任期制的废除,固然首先威胁到的是权力中人,但在很大程度上,却是从经济到政治心理底盘的全面被击穿:几年来习近平权力的迅速膨胀,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民众对中共体制理性面向的认可,任期限制的取消,更是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随着最高权力重回不受任何约束的轨道,中共政权一度呈现的实用主义理性面向也随之荡然无存。

https://www.twreporter.org/images/20180226175651-ad3261ac2b508610d061dee7a97cfea9-desktop.jpg百度网站搜寻「移民」关键词人次。(网络截图)

「移民」搜索趋势的爆发,正是这一个人预期心理底盘被击穿的最直观反映。 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已让中共具有自我更新能力的论点受到严厉的挑战,更多只能依靠1980年代的改革经验寻求支持,而82《宪法》所做出的国家领导人任期制度规定,俨然成为了其最核心的论据。

习近平上台以来,加强对社会的控制和打压,已经使得渐进改良主张乏人问津;而任期制的取消,则彻底抽掉了中共具有自我更新能力这一论点的基础,也让所有建立在这一论点之上的渐进改良主张,沦为了不折不扣的笑话,不啻是渐进改良的死刑判决书,其效力堪比当年的皇族内阁。

此前几年,对习近平现行路线不满的许多人士,或是把希望寄托在虚拟权力斗争导致「包子露馅」(意指习近平在力斗争中落败)上,或是无奈地等待着2022年习近平交出权力;然而,19大上习近平对权力的巩固,已经使得前者破灭。此次任期限制的取消,更让后者化为了泡影,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心理底盘的全面击穿。

习近平的权力和现行路线,不仅可见将无限期地推行下去,更为重要的是,无论是个人的未来预期,还是渐进改良的图景本身也都随风而逝,经济和政治心理底盘已经被彻底击穿,改变却一时看不到任何前景,这也就不难理解,何以本来不出预料的举措,却引发了如此大范围的哀叹。

摄影 AFP Photo/GREG BAKER

——转自报道者网(2018-02-25)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29期,2018年2月16日—3月1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