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牟传珩、姜福祯、张霄旭、姜春元等:提请人大审查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建议书

2016年08月05日

关于《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建议书》开放征集签名说明

中国现行的“工龄归零”政策,野蛮剥夺了劳动者工龄权益,非法侵吞了公民合法财产,已致使大量被劳改、被开除、辞退、自行离职(包括出国离职人员),晚年因无法享受劳动积累养老金与医保待遇而陷于哭诉无门绝境;特别是对当今中国那些仅仅因行使表达思想、言论等合法权利而被单位除名或刑事处罚的,更构成了终生侵害,导致其无法安度晚年,形成了一个被断后路的“‘工龄归零’受害群体”。

我们这些仅仅因行驶了宪法赋予的言论表达权而被以言治罪的“异见人士”已被逼上绝路,不得不挺身维权。有人认为,在如此“以党治国”的现实中与他们讲法律没有意义。而我们强调的是,在“权力任性”的蹂躏之下,沉默还是发声两者之间必须选择。选择沉默,则等同任人宰割的羊羔;选择发声,就是捍卫公民精神。因此我们选择发声!正因为公权力不讲法,所以我们必须讲法。不与非法者合作,正是公民精神的体现。让我们以实际行动来推动中国的法治进程与公民社会的生成!

以下《建议书》由青岛异见人士发起,率先赢得了山东等各地朋友的回应,今后将持续向国内外朋友开放征集签名。无论您是否“工龄归零”受害者,只要您的亲人、朋友、同事、同仁、同学也有同样的遭遇,或者您仅仅就是一位主张公道、公正的“无利害关系”仁人志士,都请您能伸出援手,签下您的名字,共同捍卫公民精神。

提请人大审查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建议书

全国人大常委会:

中国大陆65年来,在不同时期,不同历史条件下制定的政策五花八门,眼花缭乱。特别是中共建制初期,在无产专政与计划经济背景下政府的一些批示、指令甚至信件,至今还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被利益部门利用。最为典型的就是1959年6月19日内务部([59]内人事福第740号复函)。此复函答复,对“受过开除处分或者刑事处分的,应当从重新参加工作之日起计算工作年限”,即“工龄归零”政策,一直在秘密执行,从不公开说明。这种未有任何依据、未经任何授权、未有任何程序,就由一个民政部门(早已不存在)的临时性答复信件,就剥夺了劳动者的劳动收益权利,做出如此违宪非法、野蛮、不人道的财产处罚,本来就是中国大陆在最荒唐的年代,产生的最荒唐的“信件法规”,却在1995年劳动部办公厅对《“关于除名职工重新参加工作后工龄计算有关问题的请示”的复函》(劳办发1995年104号)中,再次以信件的非规范性答复确认,至今还在改革开放30多年后的中国,在“依法治国”口号下,心安理得地推行。

我国刑法从未附加剥夺犯罪人的工龄处罚;国家更未授权任何部门可以自行立法,行使剥夺犯罪人工龄的处罚权力。如今的人社部门推行的“工龄归零”执法依据何在?劳动者基于工龄的长短领取退休金养老,本是计划经济条件下,国家对国有企业劳保制度的设计。当年中国,实行统一就业分配、“低工资、高积累”的劳资制度,职工劳动收益多被以国家名义截流,由政府承诺其中的一部分用于职工退休福利。因此,政府对所有在计划经济年代为国家工作的劳动者,负有义不容辞的养老责任。现行《宪法》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国家保护公民的合法收入、储蓄、房屋和其他合法财产的所有权。”职工工龄是已经完成的劳动贡献,是无可否定的事实,其积累的养老金,属于宪法规定的“公民的合法收入”部分。因此任何政府职能部门都无权剥夺。既然今天政府高调提出“依法治国”,“法无授权不可为”,政府就不能用行政手段否定劳动者已然的劳动贡献事实,剥夺相关者的合法财产权利,强行实施野蛮的“工龄归零”处罚。

“工龄归零”处罚,野蛮剥夺了劳动者工龄权益,非法侵吞了公民合法财产,已致使大量被劳改、被开除、辞退、自行离职(包括出国离职人员),晚年因无法享受劳动积累养老金与医保待遇而陷于哭诉无门绝境;特别是对当今中国那些仅仅因行使表达思想、言论等合法权利的异见人士、维权人士、宗教人士而被单位除名或刑事处罚的,更构成了终生侵害,导致其无法安度晚年。反观如今那些够级别的贪腐官员,出狱后的晚年生活大都由政府包养,而全国成千上万弱势群体中的“工龄归零”者,却因被剥夺劳动积累晚年陷于绝境,形成了一个被断后路的“‘工龄归零’受害群体”。世界上最伤天害理的事莫过于断人后路,无法安生。在我中华民族这个立于现代文明之林的国度,如今却偏在“依法治国”名义下推行如此违宪非法,伤天害理,断人后路的“工龄归零”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三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任何公民都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条规定:“劳动者享有平等就业和选择职业的权利,取得劳动报酬的权利,享受社会保险和福利的权利。”即使曾经的罪犯,被处罚过后,依然是一个公民,应享有与其他社会成员同样享有的权益,不应再承担其他不利后果。《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二章第十三条规定:“国有企业、事业单位职工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前,视同缴费年限期间应当缴纳的基本养老保险费由政府承担”。《老年法》第四条规定,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行政处罚法》第三条规定,没有法定依据或者不遵守法定程序的,行政处罚无效。

鉴于新法优于旧法、上位法优于下位法原则,和《立法法》第八十三条关于新旧法之间的适用原则,在应当选择新法时执法者选择了旧法就构成适用法律错误,以及《立法法》关于“法律的效力高于部门规章”的规定,事实上已经构成了对(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复函的明确否定。

《立法法》第九十七条第2款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撤销同宪法和法律相抵触的行政法规;第九十九条第2款规定,公民认为行政法规同宪法或法律相抵触的,可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书面提出审查的建议。为此,我们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特借助媒体依法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开致函,提请审查被视为行政法规执行的[59]内人事福第740号信函的非法违宪性质,并依程序予以撤销的建议。

 

附:参考判例与文章

如今,辽宁省已出台新文件,明确除消被刑事处罚人员的“工龄归零”政策,其他省市如宁波也有不同做法;人民网·天津视窗已刊《出狱后刑前工龄遭减除,法院判决应予恢复》判例;山东省有两起同样判例,《山东法制报》还为此特别发表了记者杜海英述评:《刑满释放人员,养老保险缴费年限应接续计算》文章;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刊发《不作“工龄计算”属于行政处罚》,检察日报刊发《社保视同缴费年限认定存在区别对待引发诸多争议》,上海法治报刊发《以人为本、依法创新处理连续工龄认定问题》等反思文章。2014年2月11日伊春市法官梁艳杰、郭良富发表《刑满释放人员养老保险行政诉讼的司法保护问题探析》获黑龙江省优秀法学研究论文一等奖。这些判例与文章,网上均可查到,充分佐证了“工龄归零” 政策的违法性。

2016年8月1日

签名信箱:yuanhelun@sina.com

签名微信:qdjfz2014

首批签名人

山东:

青岛:王钦德、牟孝柏、陈增祥、卢树义、史晓东、张海、张本先、朱继金、董群兴

济南:孙文广、秦志刚、车宏年、邵凌才、巩磊、张世军、郭全方、于新永、韩卫生

烟台:张忠顺、张恩广、张恩民、王江峰、历广强

潍坊:刘济维、

临朐:张铭山

临沂:王金波

北京:何德普、建国、高洪明、李海、刘京生、陈斌

重庆:王明、庹克忠、胡成、刘亚旋

贵州:吴玉琴 、廖双元 、申有连

湖北:沙洋、王新红

浙江:吴高兴、吕亚锋

海宁:鲁滨

深圳:李华刚

杭州:吴苦禅

未注明地区:陈新浩

美国:滕彪

法国:任畹町、薛超清

澳洲:孙宝强

发起人:

牟传珩、电话13698698102 信箱yuanhelun@sina.com

姜福祯、电话13573820148 微信:qdjfz2014

张霄旭、电话1 8661637606

姜春元、电话13854272875

 

(作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89期  2016年8月5日—8月18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