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牟传珩:中共最严党纪 剑指“妄议中央”

2015年10月30日

日前,中共中央出台新版《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被称为史上“最严党纪”,其中规定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的,可按情节轻重不同予以处罚;党员领导干部违反有关规定组织、参加自发成立的老乡会、校友会、战友会等,情节严重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或者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此两条最严“帮规”,引发舆论恶评如潮。

邓江胡三代压制党内不同意见

邓小平时代在强调政治纪律时,就使用了“在政治上同(党)中央保持一致”这个概念。由此以来,“政治纪律”、“保持一致”就成为中南海权力顶端奴役、压制、排斥、打击党内不同意见的法宝。中共各级党委多年来习惯了在“一言堂”的状态下思考和工作,不习惯在七嘴八舌、众说纷纭的环境下按照民主程序处理问题,党首们均以“讲效率”、“集中制”为由,排斥不同意见。

江泽民当政时首提党组织和党员必须遵循“六个决不允许”禁令,即“决不允许在群众中散布违背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意见;决不允许公开发表与中央的决定相违背的言论;决不允许对中央的决策部署阳奉阴为;决不允许编造传播政治谣言及丑化党和国家形象的言论;决不允许以任何形式泄露党和国家的秘密;决不允许参与各种非法组织和非法活动。”

胡锦涛在十七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再次强调“六个决不允许”, 

2011年5月25日中共《人民日报》更发表了署名“中纪闻”(即中纪委谐音)的《坚决维护党的政治纪律》的文章,火药味十足地重申“六个决不允许”令,杀气腾腾地称,少数党员在一些涉及党的重大政治问题上“说三道四、我行我素”,要严肃处理。

对党员权利的剥夺步步升级

2011年5月31日,新华社又发出2000多字的长篇报道《中共为什么重申坚决维护党的政治纪律》,该文声称,党员有义务“维护党的团结和统一,对党忠诚老实,言行一致,坚决反对一切派别组织和小集团活动,反对阳奉阴违的两面派行为和一切阴谋诡计”。文章特别引用苏联、东欧共产党丧失政权的“前车之鉴”,以及当前国际上的一些动乱作为“警示”。

习近平上台初时就忧患“苏共教训”,不仅强调“党内纪律”,更高悬“党内规矩”。去年10月25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属下的“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官方微博披露:“习近平(近期)对意识形态工作再发重要指示:要在重大问题上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绝不允许与党中央唱反调,绝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要高度重视苗头性、倾向性问题,打好主动仗,防患于未然。”近两年来,习近平当局就一直禁止一切非议中央言论,现在又发展到出台“最严党纪”,剑指“妄议中央”。

议论本党政策主张是否正确,本应是一个党员的最基本权利;老乡会、校友会、战友会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然而,中南海却杯弓蛇影,生怕党员自行聚集、议论党魁,竟要用“帮规”定“罪”处罚。

中南海这种从“与中央保持一致”到“六不允许”,再到严惩“妄议中央”的史上“最严党纪”,可见其对党员权利的剥夺步步升级,充分体现了从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到习近平,对苏东波“和平演变”的一贯恐惧心态,也充分力证了中共统治集团权威面临党内舆论台下冲击的严峻现实。

一个毫无希望的政党

面对如此政治生态,中共党内一份问卷调查证明,有54%的人认为目前在党内生活中讲真话、讲心里话“比较难”,有21.8%的人认为“很难”,两项相加,超过四分之三的调查对象认为目前在党内难讲真话。

判断一个政党是否民主,是否有生机,是否有希望,就是要看它的代表是否可以公开发表自己的反对意见。在民主国家,一个执政党的决策,要首先体现党内民主,这是底线。例如,新西兰工党在党的政策出台前,先在党内进行广泛、激烈的辩论,然后以意见书的形式提交给党的政策会议。法国社会党2002年参加总统和立法选举受挫后,在党内组织了约5000场各种形式的座谈会、辩论会,动员各级领导和基层广大党员深入反思,发表不同意见,以图表达、代表和协调立场,才能最终达成党内共识。西方党团内部多有辩论制度、表决制度,对不同意见成员的保护制度等等。无论成员间观点如何矛盾冲突,辩论如何激烈,但都按规则行事。

一个有希望的政党,党内政治生态一定是开放与宽容的。2004年,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尚提出,要“营造党内不同意见平等讨论的环境,鼓励和保护党员讲真话、讲心里话。”而如今的习近平出台“最严党纪”,剑指“妄议中央”,实乃是出尔反尔。如此“最严党纪”,是根本摆不到桌面上的。习近平治下的“妄议中央”这种提法,实质是中国皇权时代“妄议朝廷”的再现,是极其荒唐的逆时代潮流的倒退,从根本上封杀了党内的思想交锋与政策辩论,以及自我批判与反思的可能性。而一个没有异议、不会自我批判与自我反思的政党,就是一个毫无希望的政党。

大陆舆论地动山摇

当此“最严党纪”剑指“妄议中央”踢爆舆论之时,《北京青年报》本月22日在其头版习近平访问英国的大图片新闻上面,竟出现粗黑醒目的大标题为《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应解散》的文章。此文立即引爆了民间舆论炸弹,各种评论跟帖一哄而上。江苏常州某企业的策划总监调侃说:“这标题,岂止是妄议,简直就是忤逆。”一位媒体从业人士则直言:“把解散党组织的大标题和习近平的大幅彩照放在一起,是要暗示什么吗?”更多的人则嘲讽道:妄议国家大事,是否要开除国籍?更有网友说:“直接全解散就解决问题了。”“党解散论”引发的民间“妄议”大爆炸,导致大陆舆论大有地动山摇之感。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69期  2015年10月30日—2015年11月12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